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 9.1分
读书笔记 七
猫斯拉
打碎国家机器丝毫也不会危及中央集权制。官僚政治不过是中央集权制还受其对立物即封建制度累赘时的低级和粗糙形态。现代社会所需要的国家中央集权制,只能在和封建制度斗争中锻炼出来的军事官僚政府机器的废墟上建立起来。

现在的各种监管变化实质上就是官僚政治与带有封建领主性质的权贵之间的斗争。可是很难想像没有军事官僚政府机器的中央集权制是啥样,历史上似乎也没有过这种状态。唯一有点接近的是斯特劳斯讲的南比克瓦拉族土著的酋长制,仅靠酋长的个人能力和声望来维系族群、维持集权制,犯了错误随时有可能被群众抛弃,族群也随时有可能散开,类似卡里斯玛权威,但本质上是群众自治。

思考了一下也许就是人民公社的形式。但是历史上存在过的大规模人民公社全都失败了,只有零星的区域性的公社还运行良好。说明了两点,第一,无产阶级公社可能只能实现相对小规模的群众自治;第二,其规模可能是与生产力水平成正比,当这个中央集权的国家机器发展水平不够的时候,大规模人民公社难以维系(类似于南比克瓦拉族的族群大小与酋长能力成正比,当酋长能力不足以保证全族人安全生存的时候,族人就会解散并寻找别的组织),所以现在所经历的发展过程其本质仍然是为了让这个官僚政府机器更加有力和成熟。

0
《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