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理论(第四版)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8页
火鸟六
文学理论的研究范围必须从文学理论与其他学科的关系之中去圈定。按照惯例,学科分类有三个层次:一是从人类知识体系的总体构成去区分,可分为人文学科、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二是从具体的学科科目去区分,有哲学、美学、社会学心理学文化学、语言学等,文艺学也是并列其中的学科之一;三是从同一学科中不同的专业性质去区分,例如文艺学可分为文学理论、文学批评、文学史个分支。关于文学理论与文学批评、文学史的关系,以上已经作了辨析和论证,因此这里对于文学理论的研究范围的界定主要在前两个层次上进行。
现在一般将人类知识体系分为人文学科(也称人文科学)、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三块,自然科学主要研究自然现象,社会科学主要研究社会现象,人文学科则既涉及自然现象,又涉及社会现象。自然科学面对的是客观自然世界,旨在探求真理;社会科学面对的是客观社会生话,它也探求真理,但它所探求的并非自然之真,而是社会之真;人文学科面对的是整个世界,但其旨主要不在于探求真理,而在于确认价值。英国美学家E.H. 贡布里希指出:“如果人文科学想要求得自身的生存,它们就必须关心价值。这种关心是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的最明显的区别。”因此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建基于人与对象的认知关系,而人文学科建基于人与对象的价值关系。它们都对对象作出判断,但判断方式迥然有异,自然科学、社会科学诉诸认知判断,而人文学科则诉诸价值判断。以上区别决定了这三大学科在研究方法上的殊异,自然科学追求共相,重视一般性和普遍性,它要为自然世界建立普遍法则; 人文学科追求殊相,重视个别性和特殊性,它在确认客观世界的价值时总是表现出强烈的主观性,表现出主体的个性。德国学者H. 李凯尔特指出,自然科学采用普遍化的方法,人文学科( 李凯尔特称为“历史科学”)采用个别化的方法。他说得非常形象,自然科学只缝制一套对保罗和彼德都同样合适的现成的衣服,因为这套衣服并不是按照这两人的体形裁制的,而人文学科则不想缝制一套对保罗和彼德都同样合适的标准服装。因此自然科学所做的工作是证明,它必须保持客观性、无我性的立场,其最终研究结果是确定的明确的可以量化的; 人文学科所做的工作是评价,因而不能避免主观性,其最终研究结果总是包含着不确定、不明确、无法量化的因素。社会科学则处于自然科学和人文学科之间,它采用自然科学的普遍化方法去研究社会现象,揭示社会生活的一般本质和规律,为社会生活建立普遍的规则和秩序。但既然如此,也就与人与人的行为方式、与人的精神生活和观念意识有着比较切近的联系,而研究本身也不能完全消除价值判断的成分。因此在社会科学与人文学科之间往往不能划出一条非常清晰的界线。按照惯例,经济学、政治学、法学、社会学、人类学、地理学等划归社会科学、哲学、历史学、语言学、心理学、文化学、文艺学、美学文学史、艺术史等划归人文学科。
由此可见,文学理论作为文艺学的一个分支,通常被划归于人文学科。当然这归根结底还是由其学科特点决定的。文学理论以文学作为研究对象,其主旨在于把握文学的价值,它所感兴趣的是文学的特殊性,而研究者对于文学的特殊性的把握不能缺少其个人的体验、感悟和领会。虽然文学理论也谈论文学的“本质”“规律”“原则”之类话题,但是有人认为:“没有任何的普遍法则可以用来达到文学研究的目的:越是普遍就越抽象,也就越显得大而无当、空空如也;那不为我们所理解的具体艺术作品也就越多。”另一方面,文学理论也可以运用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例如运用数学、系统论、统计学的某些模式来对文学进行量化分析。但这终究不是文学研究本真的方法,试问对于哈姆莱特犹像彷徨的原因如何定量?对于林黛玉多愁善感的性格特征如何统计? 在这里人文学科自身长期形成的经验方法,那种建立在经验基础上的感悟、体会、玩味仍然是有效的。因此,如果说文学理论所探讨的文学的“本质”“规律”“原则”等是一种普遍性的话,那么它也只是一种人与人相沟通的普遍人类价值。韦勒克、沃伦说得好:“就像一个人一样,每一文学作品都具备独有的特性;但它又与其他艺术作品有相通之处,如同每个人都具有与人类、与同性别,与同民族、同阶级、同职业等的人群共同的性质。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可以就艺术作品、伊丽莎白时期的戏剧、所有戏剧、所有文学、所有艺术等进行概括,寻找它们的一般性。”说到底,这种一般性还是对于人类与文学之间的普遍价值联系的概括。

0
《文学理论(第四版)》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