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想II 8.3分
读书笔记 侯导,孝贤
饭 bean bean
这时不知谁在唱《港都夜雨》,这场景让我想起《悲情城市》的开头,朱天文的剧本是这样写的: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天皇广播宣布无条件投降。嗓音沙哑的广播在台湾半岛偷偷流传开来。大哥林焕雄外面的女人为他生下一个儿子的时候,基隆市整个晚上停电,烛光中人影幢幢,女人壮烈产下一子,突然来电了,屋里大放光明。婴儿嘹亮的哭声盖过了沙哑和杂音的广播。雨雾里都是煤烟的港口,悲情城市。
1949年,“旧社会”、“旧语言”、“旧情义”都随国民党政府从大陆退守到了台湾,出生在“新社会”的我,此刻为什么会被“悲情”这样一个陌生的词打动?就像看到侯导的名字,“孝贤”二字总让我联想起县城那些衰败院落门匾上,诸如“耕读之家”、“温良恭俭”的古人题字。我隐约觉得在侯孝贤身上,在他的电影里一定还保留着繁体字般的魅力。

0
《贾想II》的全部笔记 6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