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宋西夏金代通史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宗教风俗卷 第五章 天地山川鬼神崇拜和祠庙
谷芷君

(四)山水之神

P129-130

万水千山,皆有其神。山神 的代表是五岳之神,在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南岳衡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各立有岳神庙,分为五方,统辖了全国。五岳中以泰山神最尊贵,因其地势独特,又位于东方,古人认为有生长哺育的意义,是生命之神。其他四岳大都是在本境内立庙祭祀,唯东岳庙遍布各地,为一方祈福之所。

对五岳的崇拜,上古已有,但到宋代达到高峰。韩琦说:“若其视祭之品,则三代以降皆以公,有唐以王。我朝抚有天下,驯致太平,真宗皇帝绍祖宗之隆,以建皇极,封泰山,祀后土,旷绝之礼,无所不讲。由是尊五岳而帝之。”“故庙宫之制,崇饬宏大”。宋朝对五岳神封以帝号,谓之“帝神”,祭祀之礼,皆由官方举行,一年一次。一般由当 地县令兼庙令,县尉兼庙丞,专主日常祀事,庙宇也由官方修建。宋哲宗时,京东路地方政府修东岳庙,用钱六千八百余万,建庙室七百九十余间,颇费财力。上古祭祀五岳,只是设坛或仅在京师“望祀”而已,不立庙。汉武帝时开始立庙祭祀,将岳神进一步偶像化,使之更具体可信,更有威慑力。岳神社会属性增强了,从而能为统治者承担政治任务。宋政府大修岳庙,崇以帝号,正是为了这一目的。

水神的代表是四渎神庙,即与五岳对称的长江神、黄河神、淮河神、济河神。汉宣帝神爵元年正式以四渎河神为代表,制定了专祀制度。渎神的地位,唐以前是侯爵,唐朝晋为公爵,宋仁宗康定元年封为王,并且将四渎神固定地点立庙,固定时间祭祀:立春日祀淮渎庙于唐州,立夏日祀江渎庙于成都府,立秋日祀河渎庙于河中府,立冬日祀济渎庙于孟州。其中以长江神最为尊贵。逢旱涝之灾,皇帝颁诏祈请祝文,都是将四渎与五岳并称的。沿岸居民和船夫、商旅,更有事无事都要拜谒祭祀,以保平安。

有了四渎,必须配上四海之神。远古的先民认为,中国四境有海环绕,“四海”一词泛指天下。《礼记·祭义》明确为东海、西海、南 海、北海,也只是对举罗列,没有具体域。后人由此望文生义,进一步走向荒唐。东海、南海是确有的海域,北海也可以牵强命名,而西海只好凭空想象了,但由此生出的海神,地位却不断提高。宋代时已被封为王爵,并且规定了固定的地点进行祭祀:东海祀于莱州,南海祀于广州,西海望祀于河中府,北海望祀于孟州。西、北之地无海,只有象征性地望祀,尽心而已。

---------

(二)祖先神

P133

民间家庙之设在宋代逐渐形成。宋仁宗时,曾两次议定其制,但没有定制,原因在于“本朝士大夫无袭爵,故不建家庙”,对祖先神祭祀多是“四时祭于屋室”。后来开始出现,有两类:一是朝廷赐建的,仅限于极少数权贵。据南宋晚期罗大经统计,两宋皇帝赐大臣家庙者仅有文彦博、蔡京、童贯、秦桧、杨存中、史弥远等14人。事实上,家庙尚多,但是否是皇帝所赐,则不易确定。如北宋名臣富弼致仕后,“每早作”,“瞻礼家庙”。宋神宗“皇后侄向子骞妻周氏”对“世间禳会事又素所不信,但默祷家庙求祐“。此类祖庙,政治意义大于宗教意义,多属于荣誉性的,因而也会随着权贵们的失势而消失。另一类祖庙是自己建立的,如宋哲宗时,王存”尝悼近世学士贵为公卿,而祭祀其先,但循庶人之制。及归老筑居,首营家庙”。同时,司马光、程颐等人对祭祖之制作了改造,在其倡导下,社会上多设影堂,即悬挂祖先遗像的家庙。如江西抚州陆九渊家,“累世义居,一人最长者为家长,一家之事听命焉“。“每晨兴,家长率众子弟致恭于祖庙祠堂,聚揖于厅,妇女道万福于堂。暮,安置亦如此。”像皇权与天神统一一样,这是族权=与祖先神的统一,即通过供奉祖先来强化族权。

广大平民百姓既不许立庙,实际上也没有能力立庙,于是便祀于家中室内。

P134

上至帝王下至平民,都严格遵循“敬祖”、“敬宗”的基本信条。由此可以看到,历代王朝实际上是族群与政权合一。“宗庙社稷”的并称及其总是王朝的代称,正说明了3这一问题。

---------

(三)圣贤之神

P134

圣贤神即历代圣帝明王、忠臣烈士等贤能有功德而祠者。一般说有五种人可立祠:“施与民,一也;以死勤事,二也;以劳定国,三也;能捍大患,四也;能御大灾,五也。五有一于此,则载入祀典。所立之祠以当代已故人物为主。其中分为官方所立和民间所立,各有意图。

民间自立之祠,与官方的标准和用意不尽相同。河北名相韩琦曾任河北定 州(治今河北定州市)长官,深受人民尊敬爱戴,数州百姓曾赴诣阙击登闻鼓,请求为韩琦立生祠。在没有得到批准的情况下,便私自祀韩琦画像于佛寺,逢其生日,“士女焚香于堂,小民献技于庭者,终日不绝!”及韩琦死后,竞相立庙祭祀,并得到朝廷的认可,可载入祀典。人民以此表达了对清关的爱戴。

立忠义贤哲祠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树立典型,启示、鼓励人们相仿,起着劝诫作用。“于是,民益知夫大贤之忠于国者,虽死于不幸,后世必载祀典,严庙貌,奉事尊仰之。日此,皆思勉而为善。自一邑而推一郡,由一郡而推诸四方,则其为劝也岂小补哉!”乃是一种政治手段。南宋高宗、孝宗两朝是历史上的一个造神高潮,所奉赠之神,多是对金战争中的忠臣烈士,正是为了强化、深化忠君爱国思想,以巩固政权,保卫国土。

----------

(五)护海女神

P137

妈祖出生于北宋福建莆田县湄洲一户林姓官宦人家,“少能言人祸福”,是位女巫,受到尊崇。死后,乡民即为立庙供奉,号称“通贤神女”。宋哲宗元祐元年(1086),又以一座沙堆为基础,因其“显灵”而建立“圣堆”。一时间,莆田 人每户都为她立祠,遂传播至整个福建以及广东、广西、两浙、淮南等地。“凡潮迎汐送,以神为中心;回南簸北,以神为信;边防里捍,以神为命;商贩者不问食货之低昂,惟神之听!”人们把这一切都交给了女神。宋徽宗宣和五年,统治者发现了她的价值,正是承认,赐临安女神庙为“顺济庙”额。宋高宗绍兴二十六年(1156)封“灵惠夫人",宋光宗绍熙三年(1192)进位“灵惠妃”,累加美号。元朝改封为“天妃”,清康熙时再次进位“天后”,身份日益提高。

---- ----

(三)帝王的权术

P143

帝王驭神,包括“神道设教”、“怀柔百神”、封神、奖励惩罚神等多种手段。

《易经·观》彖辞说:“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神道设教,原意为顺应自然之势以教化万民,遂演化为假托鬼神之道以治人,成为帝王的一种主要政治权术。

神道设教的重要表现之一便是祭天。天神最尊贵,也最有驾驭的价值。宋真宗的封禅大礼就是典型例子。

“怀柔百神”是帝王的另一种驭神手段。就是笼络诸神,使之归附于统治者,为皇家服务。朱熹说:“天子祭天地,诸侯祭山川,大夫祭五祀......天子者天下之主,诸侯者山川之主,大夫者五祀之主。我主得他,便是他气又总统在我身上,如此便有个先关处。“敬神是为了作神之,将其”神气”吸收过来,便于装神弄鬼。乾德元年,宋太祖刚灭掉荆南政权,收复湖南,便运用祠神开始敬神征服和控制。他先派员奔赴衡山祭祀南海神,除去南汉主刘先所封的“伪号”——昭明帝,撤换龙凤衣饰,改穿宋朝的一品章服。

尽管宋政府封五岳为帝,但与其绝不是平行关系。帝神受封于皇帝,本身就表明了是皇权的产物,是皇帝的属神。苏轼说得很明白“天为真君,帝为真宰,五岳者,三公之象也。”在社会中,五岳神的实际地位只是贵臣,也就是说,所谓的“帝神”是对老百姓而设的。

在礼仪上,帝神也不能享受与皇帝同等的规格。宋徽宗时有诏令说道:各地举行的朝拜五岳等的活动,不得制造“类乘舆服用”——像皇帝服用的真实物品,只能“图画焚献”。

诸神的封号、地位,是由皇帝决定的。完全按照朝廷模式组建了一大套神职官员体系,所谓“锡命驭神,恩礼有序”。对神仙封侯爵,进位为公王乃至帝。并且还有实际官职。女神的封号则是后宫的体系,先封夫人,再进为妃,最高为后。像任命官员一样任命神,也就是说,皇帝能像统辖官员一样统辖神。“天子之命,非但行于明也,亦行于幽;朝廷之事,非但百官受职也,百神亦受其职。”

P145

帝王还能惩罚诸神。例如每年十二月举行的合祭百神的蜡祭,实际上是一次年终奖惩大会。腊祭的前一天,户部将各地水旱虫疫之灾害情况报告礼部,礼部据此将发生灾害的地区的祠神牌位撤下祭坛,不予敬祀,“为其平日享一方香火、牲劳之奉,而不能庇护其民,故黜之也。”皇权于神,无所不统,处于绝对权威地位,对于那些不能利用或不如意的神,就毫不客气。宋太祖开宝九年,淫雨连绵,月余不止。赵匡胤派出宦官,各挟带一幅枷锁分赴五岳,对岳神说:“宿斋日雨不止,当施桎梏!”

P146

宋代惯例,地方官到任3天后,必须谒见诸祠神。既是求神保佑,也是建立一种合作关系。

神名义上是天的代表,官吏是天子的代表;神司于幽=,官司于明;神掌祸福,决定气候和人的命运;官执赏罚,维护治安;神偏重于自然和精神道德的调节,官侧重于行政管理。也就是说,凡是官员能力达不到之处,都借助于神来处理。

官与神互为表里,目的都是统治人民。但官员在精神上与神不是平级的,而是必须敬神、事神。许多大祠庙,都由官员兼庙令。“国之所恃者民,民之所恃者神。事神治民,吏之职也。”神和 民,都是朝廷的依赖,事神,便成为地方官的两大职责之一,只有很好地事神,才能更好地治民。表面上看,国恃民,民恃神,神又是官民双方的供奉和官方的封赠,地方官既在中着协调作用,又依赖于神的帮 助和保佑,各方互为依靠。本质上却很简单,既政权与神权的结合。神得到的是美酒肥肉——祭品,官得到的是民脂民膏——俸禄。

官员事神,是要借神推行思想统治,所以官员的敬神活动也十分繁冗。上任离职、岁时年节、朝廷庆典、天灾人祸,都要祭祀各个在祀典的祠神,或是祈祷,或是报赛。

--------

P149

上古时代,统治者选派“民之精爽不贰,齐肃聪明者”任命为巫觋。男称觋,女称巫。巫觋负责接待下降人间的神灵;又选派那些“能知山川,敬于礼仪,明神之事者”,任命为祝,负责祭祀时的赞词;再选择那些“能知四时牺牲,坛场上下,氏性所出者”任命为宗,负责安排神的座次。到颛顼时,“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使复旧常,亡相侵黩。”也 就是说,由叫重的南正官管理祭祀天神的活动,由叫黎的火正官管理百姓,不准百姓与神直接交往。统治者由此垄断了祭神权。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对祠神的整顿,可以说是一场宗教革命。人与神的区分,本质上反映了人类社会的阶级分化。

到了宋代,统治机构中专门管理祠神的职官已十分繁多,其职能划分也非常详细:

宣徽院:职责之一是掌郊祀大礼的供帐之仪。

礼部:掌国家礼乐、祭祀、朝会等政令。祭之名有三:天神曰祀,地祇曰祭,宗庙曰飨。又有大祀、中祀、小祀之别。若有事于南郊、北郊、明堂、籍田、禘袷太庙。荐享景灵宫、酌献陵园,及行朝贡、庆贺、宴乐之礼,前期饬令有关职能部门负责准备,审阅所定仪注,以旧章参考其当否,然后上报尚书省。礼部下属三个有关具体部门,祠部:掌天下祀典、道释、祠庙、医药之政令。每月上报祭祀的活动日期。若神祠封进爵号,则覆核太常所定上报尚书省。主客:主要掌宾礼,兼掌嵩、庆、懿陵祭享事务。4膳部:掌祭祀所用的牲牢、酒醴、膳羞之事。凡所用物品,前期作出预算,关报度支。

太常寺:掌礼乐、郊庙、社稷、坛壝、陵寝之事。下设久案,与祠神有直接关系的有六案。礼仪案:掌讨论大庆典礼、神祠、道释等,是礼论机构。祠祭案:掌大中小祠祀进选派行事官、供应酒、币帛、蜡烛、礼料,负责祠祀的人事和后勤。坛庙案:掌巡视室坛、庙域、陵寝等建筑。大乐案:掌祭祀时的音乐。法物案:掌给纳朝服、祭服。廪牺案:掌岁中祠祭牲牢羊豕涤室。此外有祠祭局。所属还有下列机构:提点管干郊庙祭器所、南郊太庙祭器库、南郊什物库、诸陵祠坟所等。

光禄寺:掌祭祀、朝会等所需酒醴膳羞之事,即负责祭祀、朝会等物品的储备、保管、供应。下属四个与祭祀有关的机构。太官令:负责宰杀、烹调肉类祭品、食物。法酒库:酿酒以供祭祀和宫内饮用。牛羊司、牛羊供应所:掌牧养、供应祭祀及实用的牛羊。

鸿胪寺:职责之一是掌国之凶仪和京师祠庙、道释籍帐除附之禁令。

司农寺:宋神宗元丰改官制前,掌供籍田礼所需物品和大中小祀时供应猪、蔬菜、水果、明房油,另掌兴平粜、利农之事。元丰改官制后,农业等职权急剧扩大,上述职能也不变。

太府寺:元丰前仅掌供应祠祭所用香币、帨巾、神席及校造度量衡。

少府监:掌造门戟、神衣、旌节、郊庙诸坛祭玉、法物等,凡祭祀,则供祭器、爵、瓒、照烛。

将作监:元丰前仅掌祠祀供省牲牌、镇石、炷香、盥手、焚币之事。后建造工程职能扩大,上述执掌不详如何,但新增了维修太庙等任务。

司天监:掌察天文祥异、钟鼓漏刻、写造历书、供应诸坛祀祭神名版位画目。

这都是中央的机构,不包括地方。凡五岳、四渎、东海、南海诸神之祠庙,都由官方管理,各庙设置庙令、庙丞、庙簿,仿照县级官署。一般多由所在县的令、丞、主簿兼任,负责庙宇政令和葺治诸事务,掌管香客所施财物。南宋时,还任命新科进士为监庙。其他重要神祠,也由官方管理。如宋徽宗时,因“顺济龙王久在江上,灵迹甚多,时加封爵”,朝廷特派官员赴本庙奉安致祭,并“专差一员管干本庙庙貌,常切修葺。”纳入到官方体系之中。

-------------

P155

敬神最初用萧艾,隋唐以来为人工制造的炷香所取代,遂成为必不可少的基本祭祀物品。其消费量极大,需要众多的作坊制造,因此又引起香炉的出现。钟、彝器等,也是因祭祀而制造生产的。印刷品主要是神像,旧时称神马和纸马、甲马。其需求量也很大,产生了许多专营店铺。如临安府的“纸马铺”,即“印钟馗,财马、回头马等,馈与主顾。”

纸制品主要是祭祀时焚化用的。一种是纸制日用品。如东京开封府,每年七月十五日中元节前,“市井卖冥器靴鞋、幞头帽子、金犀假带、五彩衣服。以纸糊架子盘游出卖。”另一种是纸钱,通常用于祭祀祖先等神。

--------------

P159

在政治上,人民敬神意味着敬官;在经济上,人民对神的供奉也意味着对官府的贡献。

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主持当时经济政策的司农寺,认为全国神祠的”烧香利施“可以统一实行经济管理,下令将神祠像坊场、河渡那样召人承买,按香火盛衰情况向官方交纳定额钱物,也就是说,官方不再直接管理祠神收入,而是承包给私人,坐收净利。

此事说明:

(一)天下神祠(当然不包括朝廷的神祠和民间小神祠)原来都要向官方交纳类似税收的钱物,官方要在利施收入中提成。

(二)官方早已视祠神收入为重要财源,公然将其纳入经济改革的措施之中,把神祠当作经济实体对待,并意欲使之进一步商业化。

(三)神祠吸吮了社会相当一部分财富,神祠经济在社会上已经有了重要地位。

0
《辽宋西夏金代通史》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