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的归来 8.9分
读书笔记 离开
一字并肩摄政王

“在我看来,逃离共产主义牢笼的努力既正当,又庸俗。我不是在抱怨阻止我做出这种自然决定的精神障碍,如果我的朋友雷卢也具有相同的障碍,我倒是宁愿选择它。给他提供了离开这个国家的精神论据的是否是这样一个事实:这是杀害他父亲的粗鲁的反犹太人凶手的地盘,这个国家从未因这一暴行向他的家人表示过一丝一毫的正式歉意,就像我自己的家人到特兰尼斯特里亚后从未接受过一次正式道歉一样?那些调用了这些理由的人激怒了我。我的犬儒主义已经达到了这样一种深度,以至于我把那些恐怖仅仅看作是通向那巨大的、无所不在的、遍及宇宙的罪行,即死亡——我们所有生命的前提——的一个步骤而已。夭折,暴亡,与寿终正寝没什么不同,死亡通过何种方式、在什么地方追上并抓住我们是无所谓的事——这就是我对此事的迟钝逻辑。在激烈争论时,我似乎并不在乎我是在向谁说出这些话语的。”

五岁时的作者被送往集中营,他们没有道歉;作者的父亲二进宫,他们没有道歉。死亡是他们唯一的权利。犬儒主义在我看来是不得已而为之的逃避,因为没有防御反击的武器,如果不逃还能怎样呢?

0
《流氓的归来》的全部笔记 2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