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识分子 8.4分
读书笔记 全书
我一定有中二病

工薪阶层和穷人更乐意说一些只有身边亲友才能听懂的话,根本不管外人能否理解,而中产阶级人士则尽量向所有人解释他在说什么。

理工科专家,至少知道自己知识的局限性,文科专家经常认为自己无所不知,他们行走江湖不是靠理性,而是靠理念。

人在很多情况下不是因为被别人的行为提醒后为了自身原因采取行动,而是为了模仿而模仿。这是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因为它让原本无关的人参与到事件之中,导致事件以爆炸的速度迅速扩大。

维稳不关心,有没有第一个,只关心有没有第二个。

有句谚语说,如果一个人20岁的时候不是左派,那他就是没有良心,而如果他到了30岁还是左派,那他就是没有脑子,这句话当然是有点偏颇,事实上很多有脑子的人一辈子都是左派,但这句话说的趋势是对的,当一个人阅历越来越多,慢慢变成熟,他的思想可能会更加右倾保守。

这就是陌生人社会的优点,表面上人与人之间感情没有那么深了,其实这样反而是最有效率的,熟人讲情义,陌生人讲利益,熟人讲身份,陌生人讲契约,熟人讲人品,陌生人讲信用,当人们不讲情义讲利益的时候,人们的整体利益提高的最快。

传统社会本来没有国家这个概念。人们都是按照由近及远,优先老吾老,然后才以及人之老。这种费孝通所说的差序格局行事,每个人不是效忠于国家,而效忠于自己的直接长辈和上级,完全按照关系远近来决定对谁更好。

直到近代,社会流动增大,人与人之间交流增多,人们需要经常跟陌生人打交道,才慢慢有了人人平等的观念,和国家的概念。平等,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观念,家里面大人无偿为小孩服务,其实是不平等的,年轻人孝顺长辈也是不平等的,人们在家庭中接受这种不平等是出于爱和关怀,而这对陌生人不适用,在陌生人之间,双方除了诚实,守信,互不侵犯之外,没有更多的义务和感情,才讲平等,所以家庭讲感情,国家应该讲利益和效率。

对智识分子来说。心灵鸡汤是个最严重的贬义词。是低等文艺青年和微信朋友圈里大妈们喜爱的东西。如果你不慎转发了一条被认为是鸡汤的文字。他们会认为你暴露了自己智商的硬伤。什么东西是鸡汤呢?我认为,心灵鸡汤有两大论点。一。不管你面对什么条件,只要你努力,甚至只要你愿意做个好人,就一切皆有可能。二,哪怕你不努力,不做好人也没关系,反正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都是免费的。所以心灵鸡汤要求我们关注自己,而不必关注外部条件,暗示我们享受已有的而不要去追求别的东西,这真是高格调的姿态,但真实世界上并不是这样,真实世界里每个人都想要点自己没有的东西,想要在真实世界里办一点事儿,往往非常困难,而且有些事儿,你怎么努力都办不成,不过即使存在一个天堂般美好的鸡汤世界,我们也未必愿意投生过去——打游戏使用过作弊码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要啥有啥其实很没意思。

全世界的经济学家都反对贸易保护。如果经济政策完全由经济学家说了算,那么世界上根本就不会有贸易保护。1922年美国总统选举有高达86%的选民都知道老布什家的狗叫什么。却只有15%的选民知道老布什和克林顿都支持死刑,大多数选民对具体政策基本没有什么兴趣,任何一个严肃的政治学家都了解这一点,大多数选民是无知的。

公众只看到公司赚钱了,却看不到利润对公司提高效率和服务的激励作用。公众则本能的反感外国货。公众过分害怕裁员。

选民往往比经济学家更希望政府干预市场。

经济学家的理论来自理性的分析,经历过历史实践的考验。而公众的喜好则完全来自直觉和感情,一个政策的好坏往往与人的直觉相反,很多人既认为给弱势群体增加福利是好事,又认为政府减税是好事,但他们看不到这两件事儿其实是矛盾的,选民在投票的时候比她购物的时候要无私的多,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投票支持贸易保护呢,根本原因在于谁都没拿自己手里这区区一票当回事儿,卡普兰把选民的这种投票态度称为理性的无知,因为无知的确是一个理性的选择,既然自己这一票根本不能左右大局,何必专门为了投好这一票而研究候选人的政策对比,苦读经济学呢?

《理性选民的神话》这本书的结论,就是理性的无知加上公众对经济问题的系统偏见,势必造成民主失灵,

主流政治学者们对选举的认识还停留在无知选民的意思会互相抵消这个错误的看法上。

《高效人士的七个习惯》1989年出版的书,虽然说得头头是道,却缺少学术研究的支持,今天的人写任何一本类似的书,如果不带着科研证据是绝对说不过去的。

所谓上流社会的道德水准,不但不比普通人高,而且比普通人低。怎么理解这些研究?一个解读是富人之所以道德水准低,是因为他们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们。普通人资源有限,必须彼此依赖,才能更好的生存,所以特别看重自己的形象,不敢做不道德的事。而富人有充分的资源可以保持独立性,他们不需要关心也没有必要关心别人,比如有研究发现,在与陌生人的交往实践中,越是富人表现出的对对方的关注和互动就越少。社会经济地位更高的人群,如果作弊主要是为了自己,而普通人如果作弊很多是为了别人,普通人认为贪婪是个很不好的情感,而富人认为贪婪是成功的动力,他们做事而更多的以自利为驱动,一个贪婪的人也许就比一个不贪婪的人更能赚钱。

换句话说,我们认为世界是公平的,但这恰恰是个错误的世界观,事实上,心理学家甚至对这个错误有专用名词,叫做“公平世界假设”。一个人能不能获得权力,能不能得到升职,他的工作业绩是一个不重要的因素,业绩好坏,对CEO,公共事务领导人,学校校长,政府官员的能不能保住职位?影响非常小,对普通员工能不能升职影响非常非常小,第二,决定你升职的重要因素是你跟上级的关系,想搞好跟上级的关系,讲三招,在上级面前吹嘘自己,充分领会上级意图,以及对上级阿谀奉承。而且他说的是在美国做的研究,根本没提中国,可见在这个问题上全世界人民都是如此,做好人感觉很好,但是做好人是普通人的思维,其实从经济学角度,你应该做一个理性的人,这意味着你应该从自利的角度出发做事而不是“好人”。

只有当你纯粹是出于责任和义务去做这件事,你才是真正自由的,这才是真正的道德。

而根据康德学说,没好处就对了,真有好处就不叫任性了。康德是个非常死板的人,他认为不能把任何人当工具,所以不能欺骗任何人,所以他面临这样局面的话,可能没有更多选择,不过我的道德修养没那么高,我认为如果一个人自己选择做奴隶,那他就只配被当做工具,所以我建议不管你是选择做奴隶还是做主人,都可能根据情况决定,暂时同流合污,或者忍不了直接反戈一击,当然遭遇的结果都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但这两种角度的内心骄傲程度完全不同。

经济歧视者使用的思维方式也可以称为“统计歧视”,我们很难充分了解一个单独的人,干脆就用它所在的群体给人一般印象来代替他。

时至今日,除了个别特别愚蠢的人拿别人的种族找自己的优越感之外,真正恶意的歧视已经不多见了,经济歧视,才最值得关注。

道德问题的正义不正义往往比一件事具体做法的正确不正确更容易引起争论。

不同政治意识形态的人可能的确是不同类型的人,人的道德思想并非是后天习得,更不是自己临时理性计算的结果,而是头脑中固有,甚至在一定程度上由基因决定的。

所以判断一件事是否道德很容易,而为自己的判断找到理由则需要思考时间,科学家相信人的道德判断是直觉式的,感性的快速判断,并非来自理性计算。人的理性,只不过是为自己的感情服务而已,是先有了答案再去想办法找证据,书中介绍了两个实验可以证明这一点。

我们一出生大脑就相当于一本书,这本书的每一张都不是空白的,都已经写了一个草稿,或者至少列了提纲,我们长大的过程中可能会因为自己的经历去修改和完善这本书,但是那草稿仍然非常重要。

美国最重要的两个政治派别是以民主党为代表的自由主义者,和以共和党为代表的保守主义者。

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基因基础!

1.你是否对威胁特别敏感;

你是否喜欢追求新东西?如果你对威胁特别敏感,你就更愿意跟同胞抱成团去对付外敌。如果你在追求新东西的新经验中获得快乐,非常反感现有的秩序,你就更倾向于自由主义。

不管是国家、公司还是国际组织,其政治格局不能简单地以民主和独裁来划分,而必须用三个数字来描写。

名义选民,在名义上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全体公民。

实际选民,那些真正对谁当领导人有影响力的人。

胜利联盟,必须依赖他们,领导人才能维持自己权力的人。

如果联盟的人数很多,那么这个国家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民主国家,反过来如果联盟的人数非常少,那么不管这个国家有没有选举,他都是事实上的独裁国家。

所有领导人,不论什么体制,其做事的终极目的只有两个,第一是获得权力,第二是保住权力。

1,要让联盟越小越好,联盟人数越少,收买他们要花的钱就越少。

2,要让名义选民越多越好,民意选民多,一旦联盟中有人对你不满,你就可以轻易替换掉它,

3,控制收入,领导人必须知道钱在哪儿,而且必须能控制钱的流向,萨达姆上台七年前就已经掌控了伊拉克的石油。

4,好好回报联盟对你的支持.一定要给够,但是也不要过多。

5,我绝对不要从联盟口袋里往外拿钱给人民,这意味着任何改革如果伤害到联盟的利益,就很难进行。

警察又是一个重要的联盟力量,为什么独裁国家的警察工资反而都比较低?答案非常简单,因为对领导人来说,纵容警察腐败是比直接给他们发钱更方便的回报办法。

当我们谈论民主政治的时候,必须了解一点,所谓国家利益其实是个幻觉,国家作为一个抽象概念,并没有自己的利益,是国家中的不同人群有各自不同的利益。政客们无非是代表一定的利益集团进行博弈而已,因为联盟人数太多,民主国家领导人没有办法直接用钱收买联盟,但是可以给政策。

大量事实证明,发达国家对非洲的种种所谓援助,根本没有起到任何正面作用,实际情况是绝大多数援助金额和物资被当地独裁者占有,他们正好可以用这笔钱收入回报联盟。

越是联盟人数少的国家,它的政府就越容易被收买,因为收买少数人花不了多少钱,越是独裁国家越容易出内奸,给一个独裁国家援助,等于帮着独裁者收买联盟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从容易收买的角度看,美国领导人更喜欢独裁的外国政府,最近一系列的非洲国家民主化给美国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一个有意义的统计是越是独裁国家,从首都机场到首都市区的公路修得就越直,因为独裁国家征地容易。

1,民主的一个先决条件是政府必须是人民纳税养活的,如果这个国家拥有石油之类的自然资源,独裁者只需要把这个资源控制在手里就能够确保有足够的收入去喂饱联盟,那么他在任何时候都不需要什么民主。只有在国家收入必须依赖税收的情况下,独裁者为了获得收入才有可能,给人民更多的自由,市场经济才有可能,俄罗斯现在民主程度下降,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石油涨价了。

2,实行民主的另一个条件是最好在这个国家的,建政之初,联盟的人数就比较大。一个常见的论点,认为经济发展会带来民主,这个论点的逻辑是说经济发展必然会让人民变得更加自由,而富裕和自由的人民,必然会要求更多的民主权利,此书对这个论点不屑一顾,问题是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其政府的收入也会上升,领导人手里有足够多的钱,可以很好地安抚联盟,他日子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搞民主?历史的经验表明,反而是一个国家经济出现严重问题,乃至于领导人没钱了,按不住联盟的时候,这个国家更有可能,突然实行民主。

归根结底,民主的本质不是选举,而是联盟人数多,所以民主化的根本办法就是扩大联盟人数,但是这一点不能指望领导人,因为根据权力规则,领导人在任何情况下希望的都是减少联盟的人数。

一个有幸进入福特公司的人和一个没被选中的人之间很可能根本没区别,唯一问题仅仅在于名额有限。

他考察那些有本事上名校,但是最终去了普通大学的人,519个学生,同时被名校和普通大学录取,结果他们后来的收入是一样的,不管他们当初选择了名校还是普通大学,更进一步,只要这个学生有很好的SAT,相当于美国高考,但可以考很多次。估计哪怕他因为什么原因被名校拒绝了,他最终的收入还是跟去了名校学生一样好。是说根据这个研究,对聪明的学生来说,上不上名校并不重要,你走这条路能成功走别的路也能成功,这可能是因为社会足够复杂,而市场足够有效,以至于一次没被选中也无所谓,所以如果你有足够的能力,没有去复旦,去了中南大学,并不影响你将来的收入。

收入分配越平均的国家,其家长对孩子的要求越强调“想象力”。教育手法越宽松,贫富差距越大的国家,家长越强调努力拼搏,教育风格也更独裁,而中国是后者的最极端例子,如果你的竞争压力不大,甚至上哪个大学,找个什么样工作,将来收入都差不多,你一定有闲情逸致培养自己的“想象力”,如果面临考不上名校,未来收入就必然不行的局面,你最好还是先考上,再想象。美国大学录取学生并不只看,SAT成绩,各种文艺才艺,在高中的组织和领导能力,当过志愿者,做好事都是重要考虑因素,这些标准对富裕家庭的孩子更有利,你有才艺,我可以聘请最好的花样滑冰老师,你要名人推荐信,我认识你们校董,你要,领导力和社会公益,我甚至可以出钱把孩子送到边远国家当志愿者,刷经验值。衡水中学的大多数同学恐怕没有这样的条件,他们羡慕那些出国上大学的孩子吗?可能会也可能不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并不埋怨这个社会,报道说,在学校洗脑式的教育中,他们的精神面貌非常积极向上,他们高喊着,拼直到今天直到成之类的励志口号,充满正能量,她们相信只要自己努力拼搏就有资格,而且有可能对中国的好东西分一杯羹。二大人们应该做的,就向他们保证,你想的是对的,这难道不就是中国梦啊?

相对于小明苦逼的应试教育,Joe正在经历的素质教育非常快乐,或者你认为,joe是比小明更优秀的人才,那你就完全错了,事实上,joe和小明是非常相似的一类人,joe为什么要参加那么多的课外活动,因为这些活动是美国学生评价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像考试分数一样重要,跟小明刷GPA平均学分绩点一样,Joe刷客外活动的经验值,也只不过是为了完成各种考核指标而已。

所以美国穷人跟正常人之间最根本的不是能力的差异,不是经济差异而是文化差异,黑人贫困儿童最应该抱怨的不是政府和学校,而是他们的父母邻居和同学,这些中国贫困儿童面临的局面完全不同,

贫困,其实是一个复杂系统中多种因素联合造成的结果,你很难简单地使用某一个单一办法,帮助就业,直接发钱,让他去更好的学校读书,来让一个人摆脱贫困,你必须多管齐下才行。

我们要用好的去压制坏的。

品格的修炼,并不是要消除这些冲动,而是要学会控制这些冲动压制自己的情绪,冲动要形成习惯才好。这就要求我们平时把任何小事儿都视为磨练品格的机会,不能稍有放纵,有点像中国人说的勿以善小而不为。

这么做并不仅仅是为了别人,也不是利益计算,而是为了磨练品格,可是磨练品格又是为了什么呢?亚当到底想要什么呢?

人本质上并非是一个只知道追求物质生活的动物,总会有点品格的追求,希望能找到人生的意义,这样说来,崇高其实并不是一个达到什么其他目的的手段,崇高本身就是我们天生想要的目标。

人应该先看看自己对什么东西感兴趣,你这个内心的热情去指导,去选择一个职业,做事儿的目的,是满足自己内心的需求。在这种文化中,如果有一个人不爱工作爱旅游,稍微攒点钱就去世界各地旅行,钱花光了再找活干,我们通常会对他表示羡慕,认为他比那个拼死拼活赚钱,就为了退休之后能找个海岛定居的人活得真实,如果有人不会赚钱,也不会旅游,只为自己的什么兴趣而努力工作,他简直就是高山仰止的榜样了。

他们不是用做事儿的方法来满足内心,他们是为了做成这件事儿,去不断打磨自己的内心,品格修养的追求目标并不在于成功,而在于成熟,特别可靠才能办大事儿,有点像中国人说的,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

只有那些想要办大事的人才需要品格,因为这样的人不能单靠本能反应形式,他们需要动用自由意志去做决策,而且他们的决策会对世界产生影响,他不能因为自己恰好不喜欢那个国家,就不让哪个国家进入联盟,他们不能因为自己的恰好喜欢哪一派就按照哪一派制定政策,他们不能因为这么做恰好对自己最有利而不顾整体利益,他们愿意为心中的大事而牺牲,这些精英人物知道自己的条件有多么幸运,他们不敢滥用权力,不敢不为普通人服务,也不敢像普通人那样生活。

你必须在通往品格之路上反复打磨,跟自己的本能反应做各种斗争,才有可能成为这样的人物。

那么如果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野心,只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他研读圣贤之道到底好不好呢?能力不足还望妄想当圣贤,会不会把自己变成社会的不稳定因素,想太多圣贤的事儿,会不会得抑郁症啊?生活明明不太悲壮,有没有必要受这个英雄的伤?这个我不太敢说,但我想学习这个事情里面至少有一个好处,我们知道了当今的那些猥琐的公众人物,大概是不太可能干出什么大事儿来的。

普通工人阶层的学校,强调遵守规章流程。整个教学充满死记硬背的机械式程序,学生几乎没有做选择和做决定的机会。

一般中产阶层的学校强调把事做对,有点像中国的应试教育,以学习材料为核心,要求学生必须理解这些材料,你可以用自己的方法解题,只要你能得到正确答案。

专业人士结成的学校,强调创造性和独立性,美国的所谓专业人士是指医生和律师界这种需要长期的学习和训练才能入职的人物,他们拥有专门的技能,他们只有考取一个资格认证才能工作,而且还有自己的职业准则。这些人是中产阶层中的上层。收入不菲。对生活和职业都有很好的规划。这种人的子女所能得到的才是中国人心目中神话般的美式教育。

主管主管精英阶层学校强调智识,这个阶层就是所谓的资本家阶层,学生家长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和拥有者,他们当然没必要训练怎样遵守别人的章程,他们不用关心怎么用漂亮的简历取悦雇主,他们甚至不需要自己去设计什么产品,这个阶层的学生学的,不是怎么遵守规则,而是怎么制定规则,教育的核心目标是决策和选择。

如果在美国生错的阶层,上学岂不成了无比憋屈的一件事。素质的确是可以遗传的,但是科学家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智商可以遗传,在考虑到家庭环境的作用,大多数情况下,人不太容易超越自己父母的阶层。

中国现阶段的流水线教育的默认生产目标,并不是在培养人,而是在打磨和挑选器具。工艺品未必能用来做什么,但是具有收藏和升值的作用。真正的艺术品,追求独一无二,跟任何已有的东西都不一样,根本就没有标准,而不管是使用工具还是工艺品,都以符合,某某标准,跟某某一样为追求。

素质教育培养出来的孩子,即便会弹琴,也只不过能把曲子弹对而已,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弹的好。人们对教育的根本出发点及整个的内心叙事,就是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好东西,以期得到别人的欣赏。

现在的流水线教育其实是奴隶教育,而古代的贵族教育则是主人教育,前者是被动的,后者是主动的。你学这个东西到底是为了改变世界,发挥自己,支配别人,还是为了适应世界,打扮自己吸引别人来支配你?

主人学习审美,关心怎么评价别人?奴隶学习比美,关心别人,怎么评价自己,主人学习明辨是非,奴隶学习迎合别人的是非观,主人学习怎么找到合适工具,奴隶学习怎么把自己变成工具,主人学习合理调动资源,奴隶学习把自己变成别人的资源,主人学习我想要什么?奴隶学习我要变成什么?要从作为一个主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才是真正的主人翁精神,有主人翁精神,你才不是一个器具。从自己出发考虑要什么?有时候自己认为自己追求的都可能是环境影响下材料。怎么主动选择?怎么审美?怎么根据自己的意图改变世界?

所谓英雄就是超越了阶层出身,超越的周围环境,超越了性格局限,拒绝按照任何设定好的程序行事,不能被大数据预测,能给世界带来惊喜,最不像机器人的人,什么人都值得问问出处,唯有英雄不问出处。

英雄跟俗人的区别在于,俗人想要适应世界,英雄想要改变世界。

第一类成功,则是这件事儿有一个什么标准?然后你达到了这个标准,第二类成功,则是这件事没有什么标准,甚至根本就没有先例,你无中生有,非要这么做这件事情,而且还做成了,这就是创业者和企业家的成功。

所谓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就是第一类成功人士,这个词的要点并不在于利己,而在于精致。精致,暗示处处精确算计,小心谨慎,不敢有任何错处。用在人身上。可以想象这人没有任何性情自由发挥。干什么事儿都有目的,绝不浪费时间。吃个饭,聊个天都是为了人脉之类。非常无趣,大学并没错,再把人教得太精,而是错在把人教傻了。

外在动力其实就是人对各种刺激的被动反应,如果别人怎么刺激你就怎么反应,那你就是一个非常高度可预测的人,与机器人无异,内在动力才真正体现一个人的自由意志,我之所以这么干,不是因为谁刺激我,而纯粹是因为我就想这么干。英雄有一种更高的内在动力使命感。

对这些人来说,工作已经不是简单上下班的事儿了,而是一项事业,他们做这件事不需要外界的监督和激励,是自己要求自己非把这件事做成不可。所以真正了不起的事业应该有使命感驱动,比如一个真正的政治家不应该是为了从政而有政治观点,而应该是有了政治观点才决定从政。

信息就是意外,你要测量一段话里有多少真正的信息,其实是看这段话给你带来多少意外。

如果一切都是套话,废话这段话就没有信息。

1,低水平企业家。贫民教育,用户喜欢什么我就做什么。

2,中间水平,企业家,是中产阶级,我做最好的自己等着用户选我。

3,英雄企业家是上层教育,我替用户决定你需要什么。

英雄的选择其实是康德式的,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什么好处,而仅仅是因为我认为应该这么做。

智识分子的十八般武艺,人类所知非常有限;哪怕是最好的学者花了很多钱,做了很好的研究,也可能是错的,科学的最大价值并不在于固定的知识,而在于获得这些知识的研究方法。

技术的可能性也是有限的,人远远不能从心所欲。

几个大陆上相对独立发展的各个古文明,会发现尽管他们之间因为缺少交流而进步的先后不一致,但其技术发展路线图却是相同的,先有石器,然后才能学会控制火,然后才能出现刀;然后才有染料渔具石像的缝纫技术。

第一个功夫是阅读学术论文。

第二个功夫直接阅读原始数据。

第三个功夫是主动采集和分析数据。

诸葛亮的做法是你跟我讲事实,我就跟你讲境界,你跟我讲境界,我又跟你讲事实。

一个智识分子应该拥有这种复杂的信念体系,时刻调整自己对各种事物的看法,也可以说这是不断变动自己的世界观。以前说成熟的人的行为是可预测的,我要收回这句话,若人越活越像机器人,就算成熟的活,那宁可不要新观点,观点和观念常常改变才算灵活,若一直保持原样,岂不是成了老顽固。时刻警惕自己保持某观点。

如果一个疾病比较罕见,那么就不应该对阳性诊断太有信心。

像这样的二愣子性格实在不太适合求知,正确的态度是不断根据新的事实,来调整自己的观点。

第一,传统社会科学认为人类是高级生命,是特殊的,人不是动物;而进化心理学,认为人类跟动物没有什么区别,完全平等,第二,传统社会科学认为人的性格和思维模式主要是后天环境,包括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影响的结果,而进化心理学认为,所谓“人性”主要是人这个物种长期进化遗传自然选择适应的结果,小孩一生下来,他的“人性”就已经定好了。

决定妻子被丈夫所杀概率的不是丈夫的年龄,而是妻子本人的年龄,年轻的妻子更容易被杀。因为她们的丈夫更容易怀疑其有不忠行为。

男人为什么会有中年危机?其实,危机不是男人到了中年,而是他们的妻子到了中年。调查表明那些有年轻妻子的中年男人就没有危机。

漂亮的人更容易生女儿,这件事儿居然是真的。

但一夫一妻对男人有利。社会上最富有的25%的男人,每人娶四个妻子,那么就意味着剩下75%的男人找不到妻子,缺乏女人是男人暴力犯罪的源泉,之所以有那么多伊斯兰恐怖分子,可能与这个宗教实行一夫多妻很有关系,绝大多数恐怖分子是单身男青年。

进化心理学认为人类不管干什么,最终都是为了生育。这本书,最大的问题就是试图用进化心理学解释所有的东西。

我觉得进化心理学相对其他学科独特的一点是他研究的对象是大多数,一般社会科学家喜欢研究新事物,喜欢特例,比如犯罪心理学变态心理学,而进化心理学研究沉默的大多数,研究人类最原始的本能,这是我们全面了解自身的一个出发点,也许将来我们会对人类思维有一个分类,指出哪些是与生俱来,哪些是一阶修正。

哪种知识最可靠?

科学的最大价值并不在于固定的知识,而在于获得获得这些知识的研究方法。

我们到底应该信什么?怀疑什么?

任何数学知识都绝对正确,不容置疑。这是因为数学研究的并不是我们生活的这个真实世界,而是一个纯粹由逻辑构成的抽象的世界。

物理学的某些知识有可能是错的,这是因为物理理论并非完全是逻辑推导和数学计算出来的,而是建立在实验的基础之上。

化学电子工程和机械工程等,虽然本质上都是建立在数学和物理的基础之上,但是涉及的因素非常复杂而很难做直接的计算,需要更多实验获得参数。

到了生物和医学领域,因为整个系统变得越来越复杂,应用数学推导已经变得不可能,我们几乎。完全依赖实验,面对这么复杂的系统,任何实验本质上都是盲人摸象。

但总体而言,这些领域的知识的可靠程度跟物理化学和工程,不可同日而语。

等到进入经济学心理学和政治学这些领域,那可靠性就更低了。大多数经济学模型已经简化到了几乎没用的程度,相当多的心理学研究论文根本无法重复,至于政治学,在很多问题上,学者们连起码的共识都没有。

然而这些最不可靠的知识也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最有用的知识。但是作为智识分子,我们至少可以做到两点,第一,既然专家的建议不一定好使,我们就千万不要执着,使用某一个特定的理论去做事儿,最好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这个理论不行就换另一个理论,第二,如果有人像个神父一样说他身怀宇宙真理般的理论,充满自信最好别理他。

宇航员做的最有意义的事,就是研究宇航员自己,比如说研究人在太空中长期生活到底会怎样,换句话说,搞载人航天做实验的主要目的是……继续搞载人航天。也许是为了给将来实现真正的长距离星际航行做准备。

越是发达国家,金钱跟幸福之间的关系越不明显。

也许马克思说的是对的,世界上的总工资买不起世界上的总产品,也许只有共产主义才是人工智能的朋友。

下一阶段,人得靠创造新知识来赚钱,机器人会的所有东西都是跟人学的,写报告也好,提建议也好,诊断病情也好,机器人的能耐在于从已经发生的事情中找到规律,然后把这个规律用于新的事情。机器人,是彻底的经验主义者。

人的一个任务是打破常规。

不过机器人并非就不能创新,机器人可以用组合、进化,甚至穷举的方法创造一系列新东西,一比较性能,在选拔其中有价值的推出来,这不需要奇思妙想,这是纯暴力破解。

人的第二个任务就是表达自己的好恶。

在机器人时代,我们要想的是怎么让自己更像一个“人”,而不要追求像电脑,崇拜电脑,是人类历史上非常短暂的文化。

既然市场这么好,为什么还必须有公司?为什么不让个人自己进行价值交换,非得要有等级制,讲纪律的组织?因为交易本身只要人数稍微多一点,让这些人通过讨价还价,互相之间达成协议再去合作一件事情,都意味着极大的交易成本,远不如找个管理人员直接命令他们去做什么。成立组织、建立上下级关系,制定纪律,这些都可以降低交易成本。

组织机构一旦成立,它自身的生存就成了他的第一个目的,机构会自我保护,领导会把保住权力作为首要任务。

为什么当一个城市越来越大,这个城市的人均创新会增加,可是当一个公司越来越大,这个公司人均创新反而会减少?

这是因为在城市里任何商业都是自发组织的,还在公司里你得听命上级。“市长”不是城市的CEO,他并不直接或间接管理市民或任何一家公司。

像这样的自由个体越多,他们之间互相碰撞出火花的可能性就越大,创新当然越强,换句话说,城市是个市场机制。

0
《智识分子》的全部笔记 10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