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酬定律 8.0分
读书笔记 全书
我一定有中二病

1. 所谓血酬,即流血拼命所得的酬报,体现着生命与生存资源的交换关系。

2. 所有规则的设立,说到底,都遵循一条根本规则:暴力最强者说了算。这是一条元规则,决定规则的规则。皇帝掌握的武力最强,钦定法规也最具权威性。不过,在皇家爪牙够不到或不愿够的深山大泽,在皇家耳目看不清或不愿看清的黑牢密室,在皇权衰落军阀骄横的乱世,钦定的“分”必遭重分。拥有伤害能力的各类强者,公开或暗自挤占弱者或者其他冤大头的份额,真实的权利疆界与钦定地图所描绘的相差很远。

3. 我不能给你什么甜头,但我可以让你尝尝苦头。我成事不足,但我败事有余。你不想被害的倾家荡产,就要掏钱。横规则就是这么牛气。

4. 拘禁关押与开会学习的分界究竟在哪里呢?我们面对的并不是一个界限分明的东西,这种模糊性提供了一个空间,在此模糊空间之内,可以产生一种合法伤害他人的权利——这可是很有利用价值的东西。

5. 事实上,我们的军阀蔑视任何规则和道理,他们只认打。他们知道打不过洋人,打不过洋人支持的更大的军阀,真打起来得不偿失,于是他们就很听话。

6. 北军将领冯玉祥在《冯玉祥自传》第一卷《我的生活》中描写了民国初年的两段见闻,抄录下来作为本节的结尾:我们刚到常德的时候,一进城看到许多商店门前挂着日本国旗,街头上并张贴着日本军舰保境安民的布告,这使人惊奇极了。我想,这里既没有割让给日本人,也没有被日军占领,又不是日本租界,怎么有这种景象呢?马上就请了薛子良四处打听。打听出来了,说这是商家的把戏,商家为避免溃兵抢掠,无法可想,所以要求日本兵舰保护。因为常德一带是南北军交讧的要冲,北军胜了,南军溃退时要大肆劫掠;南军打胜,北军溃退时,也是把商家抢劫一空;等到南北军都退完了,游勇散卒和土匪又来趁火打劫。商民无法苟存,不得已而出此下策。

我相信稍有血性者,听到这番情形,没有不痛心难过的。当时我就召集全城商民谈话,费了很大气力,才把他们召齐。告诉他们,托庇外人,是最可耻的事,但以往是为溃兵骚扰,大家不得已而出此,现在我们的队伍是严守纪律的.必能负保护地方的责任,绝不会再有骚扰的事。如果他们动了你们的一草一木,就请你们大家把我冯某逮捕枪决。我们是中华民国,若是挂起了外国旗,不但贻笑外邦,自己也应该觉得可羞可耻的。请大家回去,立刻就把日本旗取消撕毁,永远不要再做这种辱国辱己的事了。当天晚上,街面上的日本旗统统撕毁。同时又去找来日本兵舰的舰长,质问他们为什么要在街上张贴那种布告。那舰长说: “这是贵国的人民要求我们做的,不过总觉得很是遗憾。”   说得很委婉客气,也就只好不加深究只把那些布告派人撕毁,不许他们再有一种侵害我国主权的不法行为。

7. 曹八失算,是因为他光想到了自己的损失,没有算清楚人家的损失。假定曹八赢了可以节省每月一百大洋的“代理费”,李珍栽了不仅拿不到这一百,还可能失去几十户甚至上百户人家的代理费,单凭这笔帐曹八就要输。再说,曹八即使输了,也不过输掉一笔代理费,大部分房租仍在,李珍输了却要一无所有,只能背水一战,更何况他把李珍一绑,让人家威风扫地,在李珍的行当里,没了威风便是没了活路。曹八博的不过是那点钱,李珍除了博钱,更多的钱,还要博前程,博活路,这简直就是搏命。曹八打算为节省一点“代收代管费”而搏命吗?曹八知己而不知彼,理当一胜一负。(如快的和滴滴,一个只是阿里旗下的附属品,一个确实独立的个体。两者相博,阿里输掉的是一个部门而滴滴就是全部了)

8. 总之,“抄手拿佣”也好,代理费也好,从受害者的角度看,都是消灾避害的费用,都是对破坏力量的赎买。从加害方的角度看,都是平地扣饼,无中生有,强横加害,挣的是破坏钱。这笔钱不是对生产要素的报酬,而是“破坏要素”参与资源分配所得的份额。土地要素的报酬叫地租,资本要素的报酬叫利息,劳动要素的报酬叫工资,破坏要素的报酬应该叫什么呢?考虑到生命与生存资源的互换关系,我们不妨称之为“血酬”。需要强调的是:破坏力毕竟不是生产力,血酬是第二性的东西,血酬的价值决定于所能损害的正面价值。

9. 血酬和横规矩并非一无是处

10. 从灰牢制度中获利最多的似乎是衙役,他们很善于利用在押人犯谋取利益。盗贼嫌疑人,可以纵使夜出盗窃,得脏分肥。民事诉讼的牵涉人,可以用来作弊诈骗,索取利益。命案牵涉人,可以押在污秽不堪的处所,冬天冻他,夏天热他,平时饿他,从此向他敲诈。

11. 英雄这种东西,本来就是非常时期的非常之物,稳定的常规秩序中不需要英雄,也没有英雄的位置。

12. 大家都愿意搭便车最多不过出力拉拉边套,谁也不肯驾辕。驾辕者必须是一个不计较物质利益、不怕或不知风险、同时又有号召力的人。受儒家理想主义精神熏陶的周详千恰恰满足了这些条件。

13. 民众尽管没有固定的脸谱,却始终是理性的趋利避害集团。他们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自己的利益是永恒的”。而这个利益的安排和变动于可以在社会制度的特征中得到解释。

14. 伟大的民族可以不选丘吉尔,也不至于砍下英雄的脑袋。

15. 在这种体制中,英雄是顺民转化为所谓暴民的催化剂,是将扭曲的秩序拉回原位或部分拉回原位的发动者和组织者,而缴出催化剂和主使者则是暴民回归顺民的象征和保证。我们中国人民是非常好的人民,大家都不愿当暴民,都知道那不是长久之计。

16. 按说政府应该保护他们不让人欺负,国家已经征收了税费,官吏们也从国家领取了俸禄,这种私下的二次分配在名义上不应该存在。实际上这套规矩却很流行,因为欺负人的人通常就是官府中人,或者是官府支持的人。而且,三千两银子的开价表明,私下规矩的分寸相当精确。同时也表明,商人的安全很稀缺,父母官的恩情很昂贵,整个政府则既无能昂贵。这种昂贵将抑制甚至阻塞一个新方向的摸索和进展,遏制一个在今日社会分工中极其重要的集团的成长。

17. 在江湖的黑话中,送钱就叫“上血”,每月送的陋规叫“月血”。

18. 从皇帝方面来说,则要加大挑拨离间的力度。要鼓励内官和外官互相监督,互相告状,千万不能让他们团结一致,找到合作之道。从此标准衡量,皇上应该让杨所修有所收获,值得为皇上继续得罪人。

0
《血酬定律》的全部笔记 4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