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简史 8.5分
读书笔记 全书
我一定有中二病

书摘

  1. 流行病在未来要危及人类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人类自己为了某种残忍的意识形态,刻意制造出流行病。-P12
  2. 全球经济导向也已经从物质经济转变为知识经济。过去主要的财富来源是物质资产,比如金矿、麦田、油井,现在的主要财富来源则是知识。发动战争虽然不能抢下油田,却无法霸占知识。因此,随着知识成为最重要的经济资源,战争能带来的获利已经下降;可能发生战争的地方越来越局限在世界的特定区域(中东、中非)这些地方仍然维持着旧式的物质经济。-P13
  3. 目前“和平”这个词已经有了新的意义。过去想到和平,指的只是“暂时没有战争”;而现在想到和平,是指“难以想象会有战争”。
  4. 恐怖主义只是得不到真正权力的人采取的软弱策略。恐怖主义的手段是散播恐惧,而不是造成严重的实质损害。恐怖分子通常无力击败军队、占领国家或破坏整座城市。
  5. 想要获得快乐可能远比解除痛苦更困难。对于一个濒临饿死的中世纪农民,只要给他一块面包,就能让他非常快乐。但如果是一个百无聊赖、薪水超高、身体超重的现代工程师,你要怎么让他快乐起来?-P30
  6. 要实现真正的幸福快乐,难度并不亚于战胜老死。-P31
  7. 在心理层面,快乐与否取决于你的预期,而非客观条件。从生理层面来说,不管是预期还是幸福感都是由我们的生化机制控制的,而不是由经济、社会和政治局势决定的。-P31
  8. 幸福快乐就是只有愉悦、没有痛苦,这些并没有善恶之别。愉悦或痛苦从来就不是对外在世界事件的反应,而是对自己体内感觉的反应。失业、离婚或打仗,这些事本身并不会让人受苦。唯一能让人痛苦的,是自己身体里不愉快的感觉。失业会引发沮丧,而沮丧才是一种令人不悦的身体感觉。-P31
  9. ***以上三点是在说明:思想控制快乐与否而非外部环境
  10. 我们的生化系统不断适应变化,为的是增加生存和繁衍的机会,而不是幸福快乐的机会。只要是有利于生存和繁衍的行为,生化系统就会用愉悦的感觉来回应。这种愉悦无法长时间维持,想要再次感受,就只能去寻找更多的食物和伴侣。
  11. 佛教甚至还有一个更激进的主张,认为追求快感正是痛苦的根源。得到快感时,我们的反应不是满足,而是想要得到更多。因此,不论我们得到多少幸福、兴奋的感觉,都永远无法满足。
  12. 佛教的建议则是减少对快感的渴望,不让渴望控制我们的生活。佛教认为,我们可以训练内心,仔细观察各种感觉是如何产生以及如何消逝的。只要内心学会看透这些感觉的本质(也就是短暂且毫无意义的感受),我们就不再有兴趣追求快感。
  13. 每次的进化升级,最初的理由都是为了治疗。但这绝不会是终点,人类只要一有重大突破,就不可能只用于治疗而不用于进化升级。-P48
  14. 农业革命促成了有神论宗教,而科技革命则催生了人文主义宗教。以人取代了神。有神论者崇拜的是神,人文主义者则是崇拜人。
  15. 家畜命运特别悲惨,重点不在于它们死的方式,而是它们活的方式。
  16. 军队会控制士兵的性冲动,以推动军事上的攻击性。——禁欲主义
  17. 我们征服世界的关键因素,其实在于让许多人类团结起来的能力。
  18. 40亿年来,生命之所以还是局限在地球上的一小部分,是因为自然选择让所有生物都要完全依靠地球这个巨大星球的独特环境。就连现在最强大的细菌,也无法在火星上生存。相反,如果是非有机的人工智能,就比较容易移居外星球。因此,用无机生命替代有机生命之后,可能就播下了未来银河帝国的种子。
  19. 一旦人们意识到我们正以如此高速冲向未知,而且还没法指望自己死得够早,常有的反应就是希望有人来踩刹车,减缓我们的速度。但我们不能踩刹车,而且理由很充分。首先,没有人知道刹车在哪儿。专家各有所长,他们精通人工智能、纳米技术、大数据或基因遗传学,但没有人能成为一切的专家。因此,没有人能真正把所有点都串联起来,看到完整的全貌。不同领域之间的影响错综复杂,就算最聪明的头脑也无法预测人工智能的突破会对纳米技术有何影响;反之亦然。没有人能掌握所有最新科学发现,没有人能预测全球经济在10年后将会如何,也没有人知道我们在一片匆忙之中将走向何方。既然再也没有人了解整个系统,当然也就没有人能够阻止。其次,如果我们设法成功踩了刹车,就会让经济崩溃并拖垮社会后面章节将会解释,若要维持现代经济,就需要不断且无止境的增长。如果增长停止,经济并不会温和地平静下来,而是会轰然崩塌。正因为一此,一资本主义才会鼓励我们追寻不死、快乐和神性。-P45
  20. 治愈与进化并没有明确的界限,医学一开始几乎总是要拯救那些低于正常下限的人,但同样的工具和知识也能用来超越正常的上限。
  21. 这正是历史知识的悖论。知识如果不能改变行为,就没有用处。但知识一旦改变了行为,本身就立刻失去意义。我们拥有越多数据,对历史了解越深人,历史的轨迹就改变得越快,我们的知识也过时得越快。
  22. 我们每个人都出生在某个特定的历史现实中,受特定的规范和价值观制约,也由独特的经济和政治制度来管理。我们都会觉得自己所处的现实是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一切纯属自然、不可避免、无法改变。但我们忘了世界是由一连串的意外事件所创造的,历史不仅塑造了我们的科技、政治和社会,也塑造了我们的思想、恐惧和梦想。“过去"从祖先的坟墓里伸出冰冷的手,掐住我们的脖子,让我们只能看向某个未来许方向。我们从出生那一刻就能感受到这股力量,于是以为这就是自然,是我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就很少试着挣脱并想象自己的未来还有其他可能性。研究历史,就是为了挣脱过去的桎梏,让我们能看向不同的方向,到前人无法想象或过去不希望我们想象到的可能性。
  23. 城堡入口处那片完美的草地,就成了无人能造假的身份象征,威风地向经过的人宣告:“本人财粮满仓,威权显赫,领地农奴无数,一片绿地岂在话一下。"草坪越大、修整越完美,就代表这个家族越强盛。王室宫殿和公爵的城堡让草坪变成一种权力象征。就算到了现代晚期,王朝倾覆、公爵人头落地,新掌权的总统和总理还是保留了草坪的传统。从议会、最高法院、总统官邸到其他公共建筑,就这么用一片平整的绿地宣告着自己的权力。
  24. 农业革命既是经济上的革命,也成了宗教上的革命。新的经济关系兴起,新的宗教信念也同时产生,而为残酷剥削利用动物找到借口。
  25. 所有农业宗教(也包括耆那教、佛教和印度教)都有一套说辞,认为人类就是高出一等,剥削利用动物实属正当(就算不是杀生肉,至少也是获取其乳汁,或是利用其劳力)。这些宗教都声称有一种自然的阶层结构,赋予人类控制和使用其他动物的权力,唯一的条件就是人类要遵守一定限制。
  26. 繁衍问题,也取决于概率计算。自然选择进化出喜好和厌恶的反应,作为评估繁衍机会的快速算法。佛狒的整个身体就是它的计算器。我们所谓的感觉和情感,其实各是一套算法。狒狒感觉饿,看到狮子的时候会感觉害怕而颤抖,看到香蕉也会感觉自己流口水。它在一瞬间经历了袭来的种种感觉、情感和欲望,都是计算的过程。计算结果也是一个感觉:这只狒狒突然觉得涌起一股力量,毛发直竖,肌肉紧绷。
  27. 几千年来人类曾经用“神"来解释许多自然现象。为什么会有闪电?因为神。为什么会下雨?因为神。地球上的生命是怎么来的?神创造的。但在过去几个世纪里,科学家并没有找到任何实证证据证明神的存在,反而对闪电、下雨和生命的起源有了更详细的解释。因此,现在除了几个哲学子领域之外,在经过同行评议的科学期刊上,已经不会出现真心相信神存在的文章。历史学家不会说同盟国是因为有神相助才赢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经济学家不会认为是上帝造成了1929年的经济危机,地质学家也不会说板块运动是神的旨意。而“灵魂"这个概念也是如此。成千上万年来,我们相信自己所有的行为和决定都由灵魂做出。但因为找不到任何支持的证据,而且又出现了其他更详尽的理论,所以生命科学已经抛弃了灵魂的概念。就个人而言,许多生物学家和医生仍然可能相信灵魂的概念,但他们绝对不会在严肃的科学期刊上以此为题。
  28. 据我们所知,只有智人能够与无数陌生个体进行非常灵活的合作。历史已经提供充分证据,点出大规模合作的极端重要性。胜利几乎永远属于合作更顺畅的一方;这不只适用于人与动物的争斗,也适用于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因此,罗马之所以征服希腊,不是因为罗马人的,技术更先进,而是因为他们的合作更有有效。
  29. 现实有客观、主观和互为主体三个层次。互为主体(intersubjective)并不是因为个人的信念或感受而存在,而是依靠许多人的沟通互动而存在。比如金钱并没有客观价值,1美元不能吃、不能喝,也不拿来穿。但只要有几十亿人都相信它的价值,你就可以拿它来买吃的、买穿的。
  30. 我们希望相信自己的生命有客观意义,希望自己的种种牺牲不只是为了脑子里的各种空想。但事实上,大多数人生活的意义,都只存在于彼此讲述的故事之中。
  31. 人类会以一种不断自我循环的方式,持续增强彼此的信念。每一次互相确认,都会让这张意义的网收得更紧,直到你别无选择,只能相信大家都相信的事。
  32. 智人统治世界,是因为只有智人能编织出互为主体的意义之网:其中的法律、约束力、实体和地点都只存在于他们共同的想象之中这张网让所有动物中只有人类能组织十字军、革命和人权运动。
  33. 我们可能觉得书面文字只是用来温和地描述现实,但它却逐渐变得威力无穷,因为它能够重塑现实。如果官方报告与客观现实有所冲突,最后让步的往往是现实。
  34. 评价任何人类网络的历史时,建议可以经常暂停一下,改从真实实体的视角来看待事么知道某个实体是否真实?答案很简单,只要问问自己“它是否会感觉痛苦'就行了。放火烧了宙斯的神庙,宙斯并不会感觉痛苦;欧元贬值,欧元不会感觉痛苦;银行破产,银行不会感觉痛苦;国家在战争中遭到失败,国家也不会真正感觉痛苦。公司、货币和国家,都只存在于我们的想象之中,是人类发明了这些概念,好让它们为人类服务;为什么最后反而是人类为这些概念服务,甚至牺牲命呢?-P156
  35. 现代科学确实改变了游戏规则,但并不是以事实代替神话这么简单,神话仍然主宰人类,科学只是让神话更为强大。
  36. 现代科学和宗教的关系究竟是什么?科学和宗教就像夫妻进行了500年的婚姻咨询,仍未能真正了解彼此。
  37. 宗教并不等于迷信,因为大多数人都不可能把自己最相信的是称为迷信,自己相信的一定是真理,只有别人相信的才会是迷信。
  38. 任何无所不包的故事,只要能够为人类的法律规范和价值观赋予高于人类的合法性,就应该算是宗教,宗教能够赋予人类社会结构合法性,就是这些结构反映了高于人类的法则。
  39. 宗教的定义,意味着他们相信某些道德法则系统认为这些法则虽然不是人类发明的,但人类仍然需要遵守。所有人类社会都有此类信仰,每个社会都会告诉其成员,他们必须服从于一些高于人类的道德法则,而如果违反这些法则,就会导致灾难。
  40. 宗教是一种用来维护社会秩序,组织人类进行大规模合作的工具,宗教对世界提出一套完整的描述,并提供一份定义清晰且载明各项预定目标的契约。但灵性之旅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它通常是以神秘的方式把人带向未知的目的地,旅程一开始,通常是一些大问题,例如:我是谁?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什么是善?在大多数人欣然接受,由当权者提供的现成答案时,临幸的追求者却不那么容易满足,他们会下定决心追寻着这些大问题,不论这些问题将他们引向何方,也不管前往之地是否熟悉,或他们是否愿意。
  41. 只要是在人生旅程中质疑着各种世俗的惯例和契约,并前往未知的目的地,我们都会称之为灵性之旅!许多宗教所面临的挑战是来自那些追求灵性和真实,无法用陈词滥调打发的人。
  42. 从历史的观点来看,灵性之旅总是以悲剧收场,因为这是一条孤独的道路,只适合个人,而不适合整个社会,人类要合作,就不能只有问题,而是需要坚定的答案。推倒某些谬论的宗教制度,往往又促成了新的宗教制度的建立。这种事情曾发生在二元论者身上,他们的灵性之旅就变成了新宗教制度的建立。甚至连佛陀和耶稣也未能幸免,在坚持追求真理的道路上,他们颠覆了传统印度教和犹太教的法则,仪式和制度,但到头来,以他们之名建立起更多的法则仪式和制度。
  43. 科学家能够研究世界如何运转,却没有科学的方法,告诉我们人类该做些什么?科学告诉我们,人类没有氧气就无法生存,然而我们是否能用窒息来处死罪犯呢?能够回答这种问题的并非科学,唯有宗教。
  44. 建不建大坝是个伦理问题,而非纯粹的科学问题。因此,政府无法只基于科学理论来运作,还得需要一些传统价值观或意识形态才行,科学就是研究事实,宗教就是讨论价值观,两者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
  45. 宗教故事几乎总是包括三个部分:

一,伦理判断,例如人命神圣 二,事实声明,例如,人命始于受孕那一刻 三,伦理判断与事实声明相结合,给出具体的指示,例如,就算受孕,才一天也不得堕胎 对于宗教的伦理判断,科学无法加以反驳或证实。对于宗教的事实声明,科学就大有意见了。

  1. 虽然科学在伦理争论方面能发挥的作用,但仍是有限的,至少目前如此。如果没有一些宗教元素作为引导,就不可能维持大规模的社会秩序,就算是大学和实验室也需要一点宗教的支持,宗教能为科学研究提供理论上的理由,也因此能够影响科学研究的议题以及科学发现的使用方式,因此,想要真正理解科学的历史,就不能不谈宗教信仰,科学家很少会谈这一事实,但科学革命也正产生于历史上最教条武断,最狭隘,也最具宗教色彩的社会。
  2. 哈里斯认为,所有人的终极价值都是相同的,将痛苦最小化、快乐最大化,因此,所有的伦理争论都是关于如何将快乐最大化的事实论证,宗教激进主义者想上天堂是为了快乐,自由主义者想增加人的自由是因为这样能够得到最大的快乐,如果民族主义者也认为如果让柏林控制整个世界,每个人都会更快乐,哈里斯认为宗教激进主义者自由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之间,并没有伦理上的争议,只是对于如何达到共同的目标出现了事实上的意见不和。
  3. 人类同意放弃意义、换取力量。
  4. 就我们目前最先进的科学所知,整个宇宙就是个盲目而没有目的的过程,充满各种杂音和愤怒,但这些都毫无意义。
  5. 现代生活就是在一个没有意义的宇宙里不断追求更多的力量,现代文化也比以往任何文化感受到了更大的存在性焦虑。
  6. 资源短缺的问题,看起来很有可能被克服,但现代经济真正的敌人是生态崩溃。
  7. 历史从无意义可言,每当灾难发生,就算这场悲剧实际上是由富人引起的,但穷人承受的苦难总是远远大于富人。
  8. 几千年来,社会在努力抑制个人欲望,以使欲望达到某种平衡。大家都知道,虽然人人都想得到更多,但如果饼的大小是固定的,那么唯有克制才能让社会和谐,而贪婪就变成一件坏事,现代性让整个世界是非颠倒,让整个人类以为平衡比混乱更可怕,而贪婪因为能促进增长,反而成了一件好事,于是现代社会让人们开始追求更多,从而破坏了长久以来抑制贪婪的纪律。
  9. 现代契约给了人类力量,但条件是我们不再相信整个世界有一个伟大的宇宙计划,能让生命有意义。上帝已死,但社会并未崩溃。今天,对全球法律的秩序造成最大威胁的正是那些继续相信唯一真神和伟大计划的人,对神怀有敬畏的叙利亚,比世俗的荷兰要暴力许多。
  10. 正是人文主义,让人类摆脱了人生无意义、存在无依据的困境,人文主义宗教崇拜人性,希望有人类来扮演上帝,在基督教或真主在伊斯兰教中扮演的角色,或自然法则在佛教和道教中扮演的角色。根据人文主义的观点,人类必须从自己的内在体验找出意义,而且不仅是自己的意义,更是整个宇宙的意义,这是人文主义的主要训诫,为无意义的世界创造意义。
  11. 几个世纪以来,人文主义一直想让我们认为人类自己就是意义的本源,因此自由意志也是最高的权威,我们不需要的某个外在的实体说三道四,而能够用自己的感觉和欲望来判断,要聆听自己的声音,这自己真诚相信自己,追随自己内心,做让自己快乐的事。
  12. 人文主义告诉我们,只有这件事情让人感觉不好,才有可能是件坏事。谋杀之所以是错的,并不是因为有什么神说不可杀人,而单纯就是因为这会让被害人以及家人朋友十分痛苦。
  13. 想要触碰到自己真正的感受,就得先过滤掉那些没有意义的宣传口号,无耻政客无尽的谎言,狡猾名嘴放出的各种烟幕弹,以及被收买的专家提出的貌似专业的看法,先去掉所有这些喧嚣嘈杂,才能听见自己内心真正的声音。
  14. 在中世纪所有意义和权威都来自外部,因此教育的重点在于顺从、背诵经文、研读古老传统,现代人文主义教育则教导学生要自己思考。
  15. 在中世纪的欧洲,获得知识的主要公式是:知识=经文*逻辑。科学革命的知识公式则非常不同:知识=实证数据*数学。
  16. 这个知识的科学公式,让我们在天文学、物理学、医学等等学科取得了惊人突破,但它有一个重大缺点,无法处理价值和意义的问题,中世纪学者完全可以肯定谋杀和偷窃是错的,也知道人类生活的目的就是要遵循上帝的指示,因为经文里就是这么说的。但科学家无法做出这样的伦理判断。不管有多少数据,数学功力多强,都不可能证明谋杀是错的,然而人类社会如果缺了这种价值判断就无法维系。要克服这个困难,方法之一是在新的科学公式之外,继续应用旧的中世纪公式。。但人文主义提供了另一种选择,等到人类对自己有了足够信心之后,一个获取伦理知识的新公式出现了:知识=体验*敏感性。体验是一种主观现象,有三个成分,知觉、情绪及想法。敏感性又是什么?敏感性包括两个方面,第一,注意到自己的知觉,情绪和想法。第二,允许这些知觉、情绪和想法影响自己。
  17. 体验和敏感性会形成一个互相加强的无限循环,没有敏感性就无法停止,任何事物,不体验各种事物就无法培养敏感性。
  18. 乔伊斯的《尤里西斯》是巅峰之作,乔伊斯用洋洋洒洒的26万字,描述了两位都柏林人斯蒂芬与利奥波德的一天,他们在那一天里所做的就是……几乎什么都没做。
  19. 人文主义主要有三大分支,第一是正统派,认为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拥有独一无二的内在声音,永不重复的一连串体验。由于这种正统派强调自由,也就称为自由人文主义或简称自由主义。无主义艺术,认为观看作品的人觉得美就是美,自由主义经济学,认为顾客永远是对的,自由主义伦理,认为只要感觉对了,就该去做,自由主义教育,认为我们要为自己思考,因为从内心就能找到所有答案。在19-20世纪,人文主义,产生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分支:社会人文主义(包括各种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运动),以及进化人文主义(以纳粹为最著名的代表)。
  20. 如果所有的权威和意义都来自个人体验,当彼此发生冲突时又该怎么办?
  21. 塑造历史的往往是一群向前看的创新者,而不是向后看的大众。
  22. 基督教也曾推动重要的经济和科技创新,天主教会建立了中世纪欧洲最先进的行政系统,教会建立的欧洲最早的经济合作组织——修道院。但天主教和其他有神论宗教却早已从创新转为因循守旧,而非率先开创新科技、经济方法,或是产生突破性的社会思想,他们现在主要做的是对各种拓展科技、方法及思想的运动感到无奈。
  23. 自由主义,重视个人自由,是因为相信人类有自由意志,人人都挥舞着自由的魔杖,为自己做决定,是我们的自由意志,让整个宇宙充满意义。外人绝不可能知道你真正的感觉,也不可能预测你会做什么选择,所以你也不该让外人来决定你的兴趣和欲望。人类有自由意志,看起来仿佛不是伦理判断,而是对世界的事情描述,然而虽然这种说法在洛克、卢梭或杰斐讯的时代可能很有道理,但是依据生命科学的最新发现却已经不再成立。自由意志与当代科学之间的矛盾,已经成了实验室里的一头大象,许多人假装专心看着显微镜和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扫描仪,而不愿面对这个问题。
  24. 就目前最先进的科学来看,人的选择不是生物预设就是随机,两者就像蛋糕一分为二,没有哪一小块属于自由意志,到头来我们奉为神圣的自由,就像灵魂一样,只是个空虚的词语,只存在于人类发明的想象故事中。
  25. 人体内至少有两种自我,体验自我及叙事自我,体验自我是我们每时每刻的意识,所以对于体验自我来说,“长”实验显然比较糟糕。体验自我没有记忆能力。他不会讲故事,而且当我们要做重大决定的时候,也不会去问他有何想法,说到要唤起记忆讲故事,做重大决定,负责的是我们心中另一个不同的实体:叙事自我。
  26. 叙事自我对于时间持续多久的,并不在意长短,两部分实验的持续时间不同,所以如果需要二选一,叙事自我会挑战长的时间,认为水稍微温暖一点。每次叙事自我要对我们的体验下判断时,并不会在意时间持续多长,只会采用峰终定律,也就是只记得高峰和终点这两者,再平均作为整体体验的价值,这一点对于我们所有的日常决定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7. 叙事自我并不是将所有的经验进行加总,而是进行平均,事实上如果是从叙事自我的观点来看,医生最好在检查最后安排几分钟,原本完全没必要的钝痛,因为这反而会让整个事件在患者记忆中的痛苦大减。
  28. 大多数人的信用卡,都有叙事自我掌管,而叙事自我只在意故事,觉得记不住体验,只是白费力气。体验自我,往往也强大到足以破坏叙事自我最完美的计划,举例来说,我可能在新年下定决心要控制饮食,每天去健身房,这种伟大的决定是叙事自我的专利,只不过过了一个星期该去健身房,体验自我却接过手来,我现在就是不想去健身房,反而定了披萨,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大多数人认同的自己都是叙事自我。我们口中的“我”,讲的是我们的故事,而不是身体持续感觉到的当下体验。
  29. 荒谬的是我们对一个想象故事做出的牺牲越多,就越可能坚持,只为了让我们的一切牺牲和痛苦有意义。
  30. 活在幻想里是一个更为轻松的选项,唯有这样才能让一切痛苦有了意义,如果想让人相信某些假想实体,比如神或国家,就要让他们牺牲一些有价值的东西,牺牲令人越痛苦,他们就越相信牺牲奉献的对象确实存在。如果有个贫穷的农民把自己一头珍贵的牛献给宙斯,就会开始对宙斯的存在深信不疑,否则要怎么解释自己竟然蠢成这样,这个农民还会献出更多头牛,才不致承认以前所有的牛都白白浪费了。出于同样的原因,如果我为意大利民族国家的荣光,而牺牲了一个孩子或为革命失去双腿,通常就足以让我成为激进的意大利民族主义者或革命主义者。因为,如果说意大利民族神话或革命主义宣传都是一套图片,岂不是要我承认孩子白死了,或者我的瘫痪完全没有意义,很少有人有勇气能承认这样的事实。
  31. 生命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自由主义认为我们不应期待外界对我们提供现成的意义,每位选民、顾客和旁观者都应该用自己的自由意志来创造意义,不只是创造自己生命的意义,更是创造整个宇宙的意义,但生命科学戳破了自由主义的想法,认为所谓的“自由个人”也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人只是生化算法的组合。
  32. 非生物的计算机,智能是必要的,但意识可有可无。
  33. 随着就职业被淘汰,会有新职业出现,人类总有些事情做的比机器更好。只不过这一点并非定律,也没有人敢保证未来一定会继续如此,人有两种基本能力:身体能力和认知能力。在机器与人类的竞争仅限于身体能力,使人类还有数不尽的认知任务可以做得更好,所以随着机器取代纯体力工作,人类便转向专注于需要至少一些认知技能的工作。如果认为人类永远都有自己独特的能力,无意识的算法永远无法赶上,这只能说是一厢情愿,对于这种空想,目前的科学反馈可以简单概括为三项原则:第一,生物是算法;第二,算法的运作不受组成物质的影响;第三,没有理由相信无机算法永远无法复制或超越有机算法能做的事。
  34. 人工智能目前绝无法做到与人类匹敌,但对大多数的现代工作来说,99%的人类特性以及能力都是多余的,人工智能要把人类挤出就业市场,只要在特定行业需要的特定能力上超越人类就已足够。
  35. 现在也就不知道该如何教育下一代,等到孩子长到40岁,他们在学校学的一切知识可能都已经过时,传统上,人生主要分为两大时期:学习期,再加上之后的工作期。但这种传统模式很快就会彻底过时,想要不被淘汰只有一条路,一辈子不断学习,不断打造全新的自己,只不过许多人甚至是大多数人大概都做不到这一点。不过到了未来,就算这些无用的大众什么事都不做,整个社会也有能力供养这些人,让他们活下去,然而什么事能让他们打发时间获得满足感,人总得做些什么,否则肯定会无聊到发疯,答案之一可能是靠药物和电脑游戏。那些对社会来说多余的人,可以多花点时间在3d模拟世界里,比起了无生趣的现实世界,虚拟世界能够为他们提供更多刺激。
  36. 自由主义面临三个实际威胁:第一,人类将完全不具价值。第二,人类整体仍然有价值,但个人将不再具有权威,而是由外部算法来管理。第三,有些人仍然会不可或缺,算法系统也难以了解,而且会形成一个人数极少的特权精英阶层,由升级后的人类组成。这些超人类将会拥有前所未有的能力及创造力,让他们能够做出许多世上最重要的决定,他们会为算法系统执行关键的服务,而算法系统既无法了解,也无法管控这些人,然而大多数人并不会升级,于是也就成了一种新的低等阶级,同时受到计算机算法和星星超人类的控制主导。
  37. 有自由主义的地方,仍然可能有各种社会及贫富差距,而且因为自由主义把自由看得比平等更为重要,所以甚至也觉得有差距是理所当然。
  38. 自由主义面对社会不平等的解药,不是让每个人都有同样的体验,而是对于不同的人类体验赋予同等的价值。
  39. 医学的概念正在经历巨大变革,20世纪的医学旨在治愈病人,但21世纪的医学则逐渐走向要让健康的人再升级,治愈病人代表的是一种平等,因为这假设有一个身心健康的标准,而人人都应该享有这样的健康。相较之下,要让健康的人再升级,背后则是精英的概念,因为这里并没有所有人通用的标准,而是要让某些人比其他人强。到了2070年,虽然穷人很可能享有比今天更好的医疗保健,但他们与富人的差距将更为拉大。国家体制和精英阶层可能根本不想在为穷人提供医疗保健,医药之所以能在20世纪中获益,是因为20世纪是大众的时代,20世纪的军队需要几百万的健康士兵,经济发展也需要几百万的健康工人,因此各国都会建立起公共卫生服务体系,以确保国民的健康活力。
  40. 或者根本没有什么真实的自我,所以也不会有所谓的听从或背叛。只要我们能够设计及重塑意志,就无法再把意志看作意义和权威的本源,因为不管我们的意志为何,我们总能让他改变主意。
  41. 数据主义认为人类的体验并不神圣,智人并非造物主的巅峰之作,也不是未来智神的前身,人类只是创造万物互联的工具,而万物互联可能从地球这个行星向外扩张,扩展到整个星系甚至宇宙,这个宇宙数据处理系统如同上帝无所不在操控一切,而人类注定会并入系统之中。
  42. 数据主义者告诉那些还崇拜着血肉之躯的人:你们太过依赖一种过时的科技了,智人就是个该淘汰的算法。
  43. 人文主义认为所有的体验发生在我们心中,我们要从自己的心里找出一切事物的意义,进而为宇宙赋予意义。数据主义则认为体验不分享就没有价值,而且我们并不需要甚至不可能从自己心里找到意义。
  44. 哪个体验最有价值:是聆听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查克贝里、矮进行曲还是狼嚎?就数据主义看来,这整个事件,根本就是抓错重点,因为衡量音乐的价值,该看它能带来多少数据,而不是他创造了什么体验,数据主义认为如果矮人进行曲,相比较命运交响曲用了更多和弦、音阶,而且创造出更多不同音乐风格的对话,于是你需要更多的运算能力才能解读命运交响曲,由此也会获得更多的知识。
  45. 数据主义可能会让人文主义加速,追求健康、幸福和力量。数据主义正是通过承诺满足这些人文主义愿望而得以传播,而为了获得永生、幸福快乐、化身为神,我们就需要处理大量数据,远远超出人类大脑的能力也就只能交给算法了。然而,一旦权力从人类手中交给算法,人文主义的议题就可能惨遭淘汰,只要我们放弃了以人为中心的世界观,而秉持以数据为中心的世界观,人类的健康和幸福看来也就不那么重要,都已经出现远远更为优秀的数据处理模型,何必纠结于这么过时的数据处理机器呢?我们正努力打造出万物互联网,希望能让我们健康快乐,拥有强大的力量。然而,一旦万物互联网开始运作,人类就有可能从设计者降级为芯片,再降级成数据,最后在数据的洪流中,溶解分散,如同滚滚洪流中的一块泥土。
  46. 数据主义对于人类的威胁,正如人类对其他动物所造成的威胁。
  47. 我们自己设定的标准,会让我们也走上玛雅象和白鳍豚的灭绝之路,到时回首过去,人类也只会成为宇宙数据流里的一片小小涟漪。
  48. 因为我们的思想和行动通常会受限于当今的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要以新的方式来思考或行动并非易事,本书追随了目前各种制约条件的起源,希望能够让我们稍微从中松绑,以更丰富的想象力思考我们的未来。
0
《未来简史》的全部笔记 132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