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无所有 9.0分
读书笔记 第17页
冬年

肖像画家必须以一笔一画称颂人类的错综与繁复。在其他数百万人眼中,肖像模特儿的眼睛、鼻子、嘴巴,看来可能看来眼熟,但模特儿的五官,就像画家心中不可或缺的苦楚与喜乐,在他眼中依然独特。艺术起始于这种称颂的心情,或许恩慈和同情也是。如果歹徒在犯法之前手绘受害者的脸孔、法官在判刑之前手绘罪犯的容貌,那么剑子手就没有机会手绘任何一张脸孔。

0
《我们一无所有》的全部笔记 22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