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简史 8.5分
读书笔记 体验自我(experiencing self)及叙事自我(narrating self)
豆瓣不豆鼻
实验告诉我们,人体内至少有两种自我:体验自我(experiencing self)及叙事自我(narrating self)。体验自我是我们每时每刻的意识。所以对于体验自我来说,显然“长”实验比较糟。你得先忍受14℃的水温达60秒,这已经很难受了,而且“短”实验受的苦,在这里一点也少不了,但接着你得再忍受另外30秒15℃的水温。虽然情况勉强好一点,但绝对不愉快。对于体验自我来说,在一个非常不愉快的体验后,再加上另一个仍然不愉快的体验,并不会让整件事变得愉快一些

所谓体验自我和叙事自我,其实说的是当下感受vs记忆感受。那俩词可能是个社会学家造出的,心理学家也喜欢造一堆这自我那自我,显得高大上,好像新流派一样。但这些都逃脱不了认知神经学的领域,形而上的东西必须有实体来支持,即记忆。当下感受vs记忆感受当然没那么好听,也不觉得是一个新概念或流派了对吧?

体验时,或当下感受,在检测时是准确的,时间长痛苦多,显然从逻辑上是不能选的。

叙事时,或回忆感受,检测是失焦的,在乎极值和对比值,没有时间坐标。没时间坐标的原因是,体验痛苦时对时间的感觉是不准的,其实对什么时间判断都是不准的,尤其是在非平静状态下。可能在乎极值和对比。

在长期记忆中,更会忽略细节,美好记忆会忽略些许不快,痛苦记忆会忽略短暂的美好。

所以总得来说是因为记忆的失焦导致的选择非最优化。脱离记忆谈叙事自我就是空中楼阁。

儿科医师和兽医都很懂这个技巧。许多医师会在诊室里准备许多零食点心,在打完针或做了痛苦的检查之后,让孩子(或是小狗)吃点甜品。这样一来,等到叙事自我后来回想这次问诊,最后这10秒的快乐足以抹去之前许多分钟的焦虑和疼痛。

所以我们可以学到,短而很痛,不如长而很痛加甜枣。

叙事自我有一把锋利的剪刀、一支黑色的粗马克笔,一一审查着我们的体验。至少有某些令人恐惧不悦的时刻就这样被删减或抹去,最后整理出一个有欢乐结尾的故事,归档备存

这不就是我刚说的记忆的特点么,我觉得一些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最后多学学神经学,省得这边一个A理论N多名词,那边一个B理论又N多名词,最后说的是一码事。当然,不排除为了学术声誉而生造嘛。

0
《未来简史》的全部笔记 132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