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快与慢 8.2分
读书笔记 系统1,系统2
树荫里的阳光

一张愤怒的脸:快思考,看到后你会很自然地推测被观察对象的特征,即将做出的举动等等。这种活动是无意识的,且毫不费力。

一道乘法题:按部就班的运算过程便是慢思考。 首先,你会从记忆中重新提取读书时所学的乘法相关知识,然后加以运用。这个过程不容易,你得记住很多内容,你要知道自己算到哪一步了,知道下一步该怎样做,同时还要记住已得到的结果。这个计算过程是脑力工作,需要刻意、努力并且有序地进行。

快思考和慢思考对应大脑中的两套系统:快思考-系统1、慢思考-系统2

对注意力的控制:

系统1的运行是无意识且快速的,不怎么费脑力,没有感觉,完全处于自主控制状态。

系统2将注意力转移到需要费脑力的大脑活动上来,例如复杂的运算。系统2的运行通常与行为、选择和专注等主观体验相关联。

系统1和系统2这两个系统都对注意力有控制作用。确定声源位置通常是在系统1控制下的无意识活动,随后系统2会立即被激发,产生有意识的注意力。

系统2的运作是高度多样化的,但所有这些运作方式都有一个共同特征:所有运作都需要集中注意力,如若注意力分散,运作也会随之中断。

注意力要集中”,这个耳熟能详的短语是很有道理的,如果你将原本应分配给某些活动的注意力分散开来,如果分散掉的注意力有限,还可以接受;但是如果你想透支你的注意力,将其过度分散到其他事情上,结果就会失败。你可以同时做几件事情,但前提是这些事简单易懂,你可以在空旷的高速公路上一边开车一边和别人交谈而不出事故。当人们太过专注于某件事时,就会屏蔽掉其他事情,即使是平时很感兴趣的事也不例外。

系统1和系统2的搭配合作:

系统1遇到麻烦,系统2会出面解决。

系统2在系统1无法提供问题答案时,就会被激活。

当你就要犯错时,系统2就会受到刺激,加速运作。

系统1和系统2的分工是非常高效的:代价最小,效果最好。通常情况下,这种分工很有效,因为系统1很善于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它在熟悉情境中采取的模式是精确的,所作出的短期预测是准确的,遇到挑战时做出的第一反应也是迅速且基本恰当的。然而,系统1存在成见,在很多特定的情况下,这一系统易犯系统性错误。你会发现这个系统有时候会将原本较难的问题作简单化处理,对于逻辑学和统计学问题,它几乎一无所知。系统1还有一个更大的局限,即我们无法关闭它。如果看到屏幕上显示一个你认识的单词,你就能读出这个词——除非你的心思完全不在它上面。

自主反应和控制这种反应的意图之间存在冲突。自主反应-系统1,控制这种反应的意图-系统2

系统2的众多任务中就包括抑制系统1产生的冲动。换句话说,系统2负责人们的自我控制。

视觉错觉:缪勒-莱耶错觉

认知错觉:讲述自己是误诊的病人

解决方法:学会怀疑自己的感觉。 你必须具备识别这种错觉模式的能力,能够回忆起你所了解的相关知识。

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时刻保持警觉性并不是一件好事,想要这样做也并不实际。总是质疑自己的想法会使我们的生活非常枯燥乏味,因为系统2在代替系统1进行日常抉择时总是耗时很长且非常低效。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妥协:学会区别常会出现重大错误的情境,在风险很高的时候,尽力避免这些错误。

对注意力的的分配:

系统2和你家里的电表能力都有限,但它们对超负荷的负载反应不同。当用电超负荷时,断路器会跳闸,致使那条线路上的所有电器都断电。相反,如果大脑的使用超负荷,其处理则是有选择性且精确的:系统2会偏向最重要的活动,因此这个活动会得到其所需的注意力,其他“多出来的”注意力再慢慢被分配到其他任务中去。

当你对执行一个任务越来越熟练时,需要付出的努力程度就会降低,需要的注意力也会减少。

自我损耗:

自我控制需要集中注意力,需要付出努力。换种说法就是,控制思想和行为是系统2的任务之一。

刻意掌控意志和进行自我控制很辛苦。如果你必须强迫自己去做某件事,而此时这件事又面临一个新的挑战,你就会很不情愿或是根本无法进行自我控制。这种现象被命名为自我损耗(ego depletion)

自我损耗的影响能通过注射葡萄糖得到缓解。

系统1的联想:

看到词后出现的一系列反应----这些 复杂的反应快速地呈现在你的脑海中,而且都是自主发生的,无须费力。你左右不了它,也不能让它停下来。这是系统1的一个运行过程。你看到这些词后出现的一切反应都是循着一个名为“联想激活”的过程发生的:事物在你的大脑中唤起的想法激发出许多其他的想法,而且这些联想的行为在你的大脑中迅速扩展开来。

苏格兰哲学家大卫·休谟(David Hume)将联想的原则缩减为三个:相似性、时空相接以及因果关系。

心理学家认为,观点是一张巨网上的节点,他们称其为联想记忆,这些节点和其他节点相联结。联结的类型多种多样:因果联系(病毒→感冒);事物及其特性的联系(柠檬→绿色);事物及其种类的联系(香蕉→水果)。 2018-04-22 一瞬间会发生很多事。思维活动唤起一个看法不仅会引发另一个看法,它还会激发出很多其他看法,而这些看法还会让我们想到另外一些看法。

启动效应:

就像是池塘里的涟漪一样,概念的激活也是由联想概念这张大网上的一小部分向外逐渐扩展开来的。--涟漪效应。

以老年为主题造句子的年轻人比其他人走得要慢得多。“佛罗里达效应”包括信息启动的两个阶段。第一,尽管没有人提过“老年”这个词,但上述那组词令人想到了年迈;第二,这些想法催生了一种行为,即缓慢行走,这个行为与老年人相关。所有这一切的发生都是无意识的。 这个由概念影响行为的启动效应被称为概念运动效应。

当人们感觉自己的心灵受到了玷污,往往也会引发他们清洗自己身体的想法,这种冲动被称为“麦克白效应”。

你的直觉有可能只是错觉:

在头脑清醒的时候——甚至在思绪并不那么清晰的时候——你的大脑一直在进行着多重运算,这些运算可以保留和更新一些关键问题的答案。你可以将大脑想象成飞机驾驶座舱,里面有一套刻度盘,上面显示着这些重要变量的当前数值。系统1会自动对当前这些数值进行评估,因为这些数值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决定是否需要系统2提供额外帮助。 其中一个刻度盘测量的是认知放松度。认知放松度介于“放松”和“紧张”之间。 处于认知放松状态时,你有可能心情不错,因此会喜欢你亲眼所见的事物,相信你亲耳所闻的消息,相信你的直觉,感到当时的状态是舒适而熟悉的。此时,你的想法也有可能相对随意、肤浅。当你感到紧张时,你更有可能警惕、多疑,会对手头上的事情投入更多精力,感觉局促,较少犯错,但你的直觉和创造相较平时会下降。

熟悉造成错觉。 熟悉感有着简单而又强烈的‘不可复返性’,这种‘不可复返性’似乎说明这种感觉是对过往经历的一种直接反应。

第一句话更容易使人信服。

信息应该印刷在质量较好的纸上,并且文字和背景间的反差要达到极致。如果使用彩色字体的话,亮蓝或大红的文字会比绿、黄、灰蓝等色调更容易让人相信文字内容的真实性。

曝光效应: 关注重复某种刺激和这一刺激最终带来的轻微情感波动之间的关系,扎伊翁茨称之为曝光效应。曝光效应的产生是因为一个刺激的重复曝光并没有产生不好的影响,这样的刺激最终会成为一个安全信号,而安全的就是好的。

因果关系错觉: 人们总是很不恰当地将因果性思考用于需要统计论证的情景中。统计性思维总是根据事物的不同类别和总体性质得出个案的结论。可惜的是,系统1并不具备这种推理能力;而系统2通过学习可以进行统计性思考,但几乎没有人接受过必要的相关训练。

光环效应: 如果你赞同一个总统的政见,你可能也会喜爱他的声音及着装。喜爱(或讨厌)某个人就会喜爱(或讨厌)这个人的全部——包括你还没有观察到的方面。 原因:系统1通过很多比现实更简单却更连贯的方式来表现这个世界。

避免光环效应的评卷方法:遵循一个普遍原则---消除错误的关联!

《群体的智慧》(The Wisdom of Crowds)一书中解释道,一个人单独完成这个任务的效果并不理想,但一群人共同作出判断时准确率就很高 。

眼见为实:

寻找连贯性的系统1和懒惰的系统2相结合,意味着系统2将会赞同许多直觉性的信念,而这些信念又准确地反映了系统1产生的印象。

偏见:过于自信、框架效应(同一信息的不同表达方式会激发人们不同的情感)、比率忽略

我们如何作出判断?

系统2能调动注意力并通过搜寻记忆去寻找答案。系统2接受问题或提出问题:不管是提问还是回答,它都能引导注意力并搜寻记忆来找到答案 。系统2会集中注意力回答某个特定问题,或是对某种情况的特殊属性进行评估,集中的注意力又会自动运行其他的评价程序,包括一些基本判断。

系统1以不同的方式运行,不断监视着大脑内外发生的一切,没有特定意图,也无须付出多少努力,只是对当时的情形作出全方位评估系统1具备跨维度解读价值观的能力。系统1理解语言,这种理解是建立在一些基本判断基础之上的,而这些判断通常又是在洞察事实和理解信息的基础上作出的。

系统1的又一新能力。强度的等级在不同领域中都有“匹配”描述。

思维的发散性让我们作出直觉性判断。

目标问题与启发性问题形影不离

目标问题”就是你想要作出的评估。 “启发式问题”就是你绕开原来的问题去回答的那个更简单的问题。

思维的发散性可以使懒惰的系统2摆脱很多繁重的工作,快速找到难题的答案。 思维发散性的自主过程和强度匹配可以使能映射到目标问题的简单问题有一个或多个答案。有些情况下会有替代答案,系统2会认可这一启发式答案。当然,系统2也可以拒绝这个直觉性答案,或者通过整合其他信息来改变它。

立体启发法:远处的物体看上去更高大

情感启发式:因为喜欢,所以认同

系统1的特点: ·生成印象、感觉和倾向;当系统2支持这些行为时,它们就会成为信仰、态度和意图。

·自主且快速运行,只需付出较少努力,甚至不用付出努力,没有自主控制的感觉。

·当发现(搜寻)特殊形式时,能接受系统2编控来调动注意力。

·在接受了一定的训练后,能够做出熟练的回应,产生直觉。

·为联想记忆激发出来的各种想法创造连贯形式。

·将认知放松感和真理错觉、愉快的感觉以及放松的警惕感联系起来。

·区分常态中令人惊奇之事。推断 原因和意图。忽略歧义,按捺住心中的疑问。

·夸大情感的一致性(光环效应)。

·将注意力集中在当前的证据上,忽略不存在的证据(眼见即为事实)。

·作一些基本估测。通过常态和原型来表现集合,但不要将两者看成一个整体。

·通过测量确定不同程度对应的匹配物(比如音量的大小)。

·真正去计算,而不是空想(思维的发散性)。

·有时用简单点的问题替代难题(启发法)。

·对变化的感知比对形态的感知更敏锐(前景理论)。*

·对可能性作出过高估计。

·对数量越来越不敏感(心理物理 学)。

·对损失的反应比获得更强烈(损失厌恶)。

·严密设计决策问题,分别进行讨论。

0
《思考,快与慢》的全部笔记 90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