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1937-内战与危机-中国近代通史-第八卷 8.7分
读书笔记 第7章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诞生、消亡以及红军长征
王哈哈

1.成立 1931年11月7日,经过一年半的长时间筹备,“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旗帜终于在江西瑞金的上空升了起来; 2.消亡 红军长征后,作为一个国家形态的政治符号,它事实上已经随着中央红军撤出中央苏区开始长征,以及很快到来的政策变动,归于消亡了; sec1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诞生 一、前期准备 1.中准会的召开 (1)背景 1930年5月,中共中央就召开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作出了将于本年11月7日召开第一次全国工农兵贫民苏维埃代表大会的决议; 为具体实现这一计划,大会决定组建苏维埃代表大会中央准备委员会临时常委会(简称“中准会”),以领导第一次苏维埃代表大会的筹备工作; (2)召开 7月23日,中准会临时常委会第一次会议在上海召开,会议决定8月20号召开第一次中准会会议; 由于条件限制,中共中央于9月12日方开成了第一次中准会全体会议,会议选举了中准会委员25人,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中央准备委员会就此宣告组成; 2.“围剿”造成的会议延后 (1)第一次“围剿” 1930年10月,国民党以江西省主席、第9路军平为总司令,对江西南部苏区发动大规模“围剿”,中准会被迫将苏维埃代表大会延期; (2)第二次“围剿” 1931年4月,何应钦下达第二次“围剿”总攻击令,“红五月”召开大会的计划再度被迫延迟;中共中央要求8月1号前开成立大会; (3)第三次“围剿” 1931年8月,国民党又组织了第三次“围剿”,大会再度被迫决定推迟至俄国十月革命纪念日召开,即11月7日; 二、苏维埃共和国的成立 1.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1)召开 1931年11月7日,中华工农兵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江西瑞金召开; (2)内容 选举了苏维埃中央政府,并审议通过中共中央提交的劳动法、土地法、红军法、经济政策、少数民族问题、工农检查处等法令草案; (3)闭幕后中执委会议 大会闭幕后,11月27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举行了第一次会议,选举毛泽东任中执委主席、中央人民委员会主席,并认命了政府各部门负责人; 2.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后 (1)意义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成立,使中共领导的苏维埃根据地有了一个法定的统一的政治实体,扩大了中共在全国的影响,标志着中共的苏维埃革命实践发展到了极致; (2)俄国革命的烙印 它的名称、形式或基本的指导思想,都鲜明地保留着俄国革命的烙印,在相当程度上脱离中国革命的实际需要,尤其体现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上;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有强烈的无产阶级专政色彩,要求限制资本主义的发展,领导人民走向社会主义制度; 基于该大纲,代表大会通过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土地法令》制定了相当激进的政策; (3)土地革命 中国的苏维埃革命,在中心城市暴动政策停止下来后,更多地表现为一种土地革命; 全国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提出的土地法令明文规定,地主、军阀、富农等的土地无条件没收,地主不得分配土地,富农只能分得较坏的土地; (4)地方苏维埃政权的建立 苏维埃中央政府建立后,一些地区又进一步依照中共中央的要求,建立了省一级苏维埃政权; 江西省、福建省、闽赣省、粤赣省苏维埃政府相继成立; 4.苏维埃制度的特点 (1)民众与政权密切联系 实行各级代表会议制度,大量吸收工农群众参加政权并管理自己的国家; 把政权直接建立到农民中间,乡村苏维埃政权是苏区社会最基本的行政组织,这种制度赋予了待产会议议政与行政一体的职能,使之成为议决和处理全乡重要事务的一种权力组织,代表具有了议政和执行的双重身份,加强了民众与政权的联系; (2)提升穷人政治地位 坚持贯彻工农贫苦民众当家做主的方针,极大地提升了穷人的政治地位; 政府委员、干部中穷人占有很大的比重,地主、富农土地、特权被没收,极其彻底颠覆了历代农村的统治秩序; (3)乡苏维埃作用关键 乡苏维埃除了担负对上级政府交办任务的接收、布置、落实,以及对下级民众工作进行检查、总结并上报等大量具体的行政性事务工作外,还承担着管理、反映和满足群众基本生活需求的职能; 乡苏维埃还有建立和管理民众武装的职能,由于直接扎根农村贫苦民众之中,又直接服务于贫苦农民,苏区中的军民关系和干群关系,在相当一段时期里几乎达到了水乳交融的地步; (4)底层民众的支持 苏维埃制度受到最底层贫苦农民的拥护和支持,与国民党利用地主、士绅进行统治造成许多地方的农民对国民政府的隔阂和对立形成鲜明对比; sec2 国民党政府的“围剿”与苏区政府的反“围剿” 一、苏区的发展与渐趋激进 1.南方根据地发展的条件 (1)有利 中国地域辽阔,而经济和政治的发展又极不平衡,多数地区,特别是远离中心城市的偏远农村和山区,不仅交通阻隔,而且始终处于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状态中,便利于造成割据的局面; (2)不利因素 中共的几块根据地虽然都处于几省偏远地区,但仍属中国心脏地带,对国民党的统治及其国家整个交通大动脉和主要中心城市,均容易构成重大威胁;随着各个根据地和红军的不断发展壮大,国民党中央政府势必会逐渐重视并以大力来加以“清剿”; 2.红军、根据地的政治化 (1)红军原有的灵活战略战术 红军最初能够从井冈山到赣南、闽西,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很大程度上在于其以保存实力为原则的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 (2)红军、根据地的政治化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建立后,苏区、根据地实际上就成了苏维埃共和国现有的疆域和领土,一切不能不开始政治化了;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建立,不可避免地会使红军和根据地,特别是中央红军和中央苏区,逐渐地失去其原有的灵活和流动的特点,而被一种政治的和地理的抽象概念牢牢地束缚起来; 3.“进攻路线”与决战思想 (1)提出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刚一宣告建成,它就迫不及待地提出了所谓总决战的任务,强调争取一省数省首先胜利已成今天行动的总方针了; (2)临时中央的激进 由于向忠发和共产国际远东局重要成员相继被捕,1931年9月产生了由远东局指定的以刚回国不久的留苏学生为主的临时中央政治局,他们相当年轻,缺少足够的工作经验,但充满革命的激情; 临时中央认为日本侵略中国东北是帝国主义进攻苏联的准备,基于此判断,在淞沪抗战爆发时,临时中央大力开展了对抗战士兵的宣传攻势,积极组织自己的义勇军,想借此实现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 (3)国共对抗加剧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建立和“进攻路线”、决战思想的提出,进一步加剧了共产党人与国民党人之间你死我活的对抗心理; 随着淞沪抗战的结束,蒋介石重新上台,第四次“围剿”逐渐酝酿; 二、第四次反“围剿” 国民党第四次“围剿”的首要目标,是直接威胁武汉和平汉线的湘鄂西、湘鄂赣几块苏区; 1.鄂豫皖红军的失败 (1)国民党的进攻 5月21日,蒋介石亲任鄂豫皖“剿匪”总司令; 7月14日,蒋介石指挥以中央军为主的26个师5个旅约30万人发起“围剿”行动; 9月初,攻陷鄂豫皖根据地的政治中心新集,张国焘率领党政机关随红四军撤离; (2)鄂豫皖红军的败退 9月下旬,鄂豫皖红军失去了可以依靠的大部分根据地,处于国民党中央军各路纵队的分割包围下; 10月下旬,鄂豫皖红军已无法在原有苏区立足,不得不向西北转移,力图摆脱国民党中央军主力的追击; 1932年12月,红四方面军进入川北,建立了新的川陕根据地; 2.湘鄂西苏区的沦陷 在鄂豫皖苏区被国民党军打破的几乎同时,蒋介石分兵向湘鄂西苏区发动了大举进攻,很快就攻入到洪湖根据地的中心区域; 到9月初,苏区大部分地区已告沦陷,红军被迫退出了湘鄂西; 3.鄂豫皖、湘鄂西苏区沦陷 (1)对国民党的意义 彻底解除了苏区和红军对国民党在华中地区的统治、特别是对中心城市武汉和贯穿南北的重要交通线平汉铁路所构成的越来越严重的威胁; (2)国民党胜利的原因 国民党方面第一次以中央军主力来对红军作战,是取胜相当关键的原因; 中央军前期准备充足,防御工事、公路等建设齐全,战术上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加之鄂豫皖以丘陵和平原为主的地势便于国民党军机动,提高了国民党中央军对红军的作战力; 4.中央苏区反“围剿”的胜利 (1)国民党进攻与退却 1933年2月,蒋介石先后认命陈诚、蔡廷锴、何键为赣粤闽边区“进剿”军中、左、右路总指挥,决定分三路对中央苏区进行“围剿”; 到3月下旬,陈诚指挥的中央军损失惨重,国民党军转为守势; (2)国民党军失败的原因 国民党中央军在江西中央苏区惨遭挫败,很大程度上与其不熟悉山地作战却孤军突入、强行推进的傲慢心态和错误的战术有关; 也与国民党另外两路地方实力派军队不能积极的呼应推进,使红一方面军得以集中主力打击一路有关; 1933年3月初,日本占领热河后,蒋介石不得不赶去保定阻止日军进一步入侵,顾首难顾尾; sec3 第五次反“围剿”失利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消亡 一、国民党第五次“围剿”的准备 1.有利的外界条件 (1)日本南侵危机解除 “塘沽协定”后,8月22日何应钦宣布接收战区工作大部完成,至此国民政府所面临的日本南侵的危机迅速化解,获得了第三、四次“围剿”以来最为稳定的外部环境; (2)外国先进装备的支持 国民政府积极调整对外政策,与英、美加强联系,在1933、1934年间购买了大量的先进武器,极大地加强了国民党军的军事实力; 2.“三分军事,七分政治”方针 (1)总结经验、教训 “塘沽协定”签订不久后,蒋介石就开始总结前几次“围剿”的经验、教训,国民党人已经一致认识到与共产党争夺农民的必要性; (2)“三分军事,七分政治” 蒋介石提出了“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方针,强调通过政治工作削弱中共在民众中的力量; 国民党军政当局还针对苏区大大强化了保甲组织和对苏区的封锁政策; 在军事方面,蒋介石特别注重各部队之间的相互协调统一; 3.稳扎稳打的战术指导 针对中央苏区多山地,在德国高级军事顾问的帮助下,制定了“战略攻势,战术守势”,“步步为营,处处建堡,匪来我守,匪去我追,逐步推进”,稳扎稳打,“不先找匪之主力,应以占领匪必争之要地为目的”的新战法; 国民党军利用碉堡,实行严密封锁、步步为营的技术,在战争中产生了相当的作用; 二、苏维埃共和国的消亡 1.军事失利 (1)军事被动 红军在战争之初即在军事上陷入被动,国民党军的堡垒技术产生了巨大的作用; (2)补给不足 随着战争的持久进行,红军作战物资消耗严重,枪械、弹药供给越来越困难; (3)军委判断失误 中央军委对红军的失利并没有十分在意,它甚至没有认识到中央苏区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1934年1月后国民党军不仅完成了对中央苏区的四面合围,而且更加逼近中央苏区的核心区域; (4)被迫消耗战 1934年2月后,随着国民党军步步推进,红军主力很快便被压缩在越来越小的范围内,不得不与国民党军拼消耗了; 2.过左的政策与查田运动 (1)临时中央的过左政策 从上海来的临时中央政治局领导人这时在中央苏区逐渐掌握了控制权,推行了一系列过左的社会、政治、经济政策,极大地损害了中共政权与民众间的关系; (2)查田运动 查田运动一展开,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严重侵害中农乃至贫农利益、扩大打击面的倾向;民心的向背出现了转变,开始出现苏区群众大批出走的现象; 随着运动进一步展开,触犯中农、贫农的运动扩大化现象加剧,逃跑面迅速扩大; (3)肃反工作 肃反工作更是极大地影响到苏区的各个阶层; 相当一批干部以参加AB团、暗杀团、铲共团、社民党、保安会等“反革命”组织的名义被杀害; (4)群众基础的动摇 一些过去积极拥护红军和苏维埃政府的农民,开始对国民党组织的民团武装的侵入无动于衷了,致使这些民团组织“敢长驱直入的到四边围绕有赤区的区政府捉人、缴枪”; 3.苏区的消亡与红军长征 (1)准备转移 1934年夏天,中央苏区已经被国民党军压缩到只有不足7个县的范围了; 共产国际驻上海的军事顾问不得不向莫斯科请示,要求中央红军实施转略转移,得到了莫斯科的首肯; (2)开始长征 在秘密完成了一系列准备后,10月中旬的一个夜晚,中共中央和红军总部率领红军主力及后方机关共8.6万人,从瑞金及其周边地区悄悄向西潜去;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从地图上消失了,中央红军也由此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sec4 遵义会议与红军的万里长征 一、红军转移与遵义会议 红军长征并不是计划好的,甚至红军最终落脚的地点也不在最初的设想之中; 1.谋求西南 中央红军最初想要落脚的,其实是西南,而不是后来的西北; 红军退向西南,就是注意到在靠近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南方各省无法坚持,而国民政府又无力统治西南; 2.黎平会议 (1)湘江之战 1934年9月20日,蒋介石就已经发现红军西去的动向,遂集结军队从西面围堵; 由于中央红军实行的是大搬家式的转移,行动迟缓,未能赶在国民党军集结部署之前渡过湘江; 11月25日,中央红军开始渡江,因速度太慢,遭敌围击,爆发了湘江之战,战斗后从86000多人骤减为30000余人; (2)黎平会议 湘江之战反映出西进路线已被国民党方面掌握,继续按原定方针行事,势必会招致更大的损失; 经过1934年12月12日通道会议和18日黎平会议两度争论之后,博古和李德终于放弃了自己的意见,同意进行战略方向的调整; 黎平会议决定在川黔边建立根据地,最初应以遵义为中心; 3.遵义会议 (1)召开 1935年1月7日,红军顺利占领黔北重镇遵义城; 1月15-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义召开了扩大会议; (2)内容 会议首先根据军事形势的变化,通过了北渡长江,到川西去建立根据地的新方针; 经过3天的讨论,会议最后通过了由张闻天起草的《中共中央关于反对敌人第五次“围剿”的总结决议》,明确认为这次军事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博古、李德等采取了错误的单纯防御的军事路线,明确提出必须改善军委领导方式; 会议取消了博古、李德的最高领导权,决定军事上最高首长为朱德、周恩来,毛泽东为“恩来同志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 (3)毛泽东军事领导核心的确立 1935年3月4日,中革军委决定成立前敌司令部,认命毛泽东为前敌政治委员; 几天后,中共中央进一步决定成立一个由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组成的党内最高军事指挥小组,代表中央全权指挥军事; 毛泽东在军事上的领导核心作用由此得以确立; 二、万里长征与落脚陕北 1.进入川西北与红四军会合 (1)向川西北转移 中央红军逗留遵义期间,国民党军四面而来,开始形成合围之势; 中央军尾随西进,有利于蒋介石乘机统一中国西南地区; 红军主力已无法在遵义地区停留,不得不迅速实施向川北发展的计划; (2)与红四军会合 1935年6月12日,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在夹金雪山下的达维镇胜利会师; 2.张国焘的分歧与分离 (1)意见分歧 红一、红四方面军会师后,中共中央认为应向岷江、嘉陵江发展,争取占领陕甘川三省,再于适当时期占领新疆,与苏联接通; 张国焘则认为应集中主力迅速西进,经阿坝进入甘肃、青海,或向南出雅安、大邑地区; (2)统一意见 鉴于双方意见分歧,为统一思想,中共中央和红四方面军领导人于6月26日在两河口召开会议,专门讨论战略方针问题; 会议顺利通过了周恩来提出的北上战略方针,会后各部队开始了具体的北上作战方针; (3)张国焘的对北上的动摇 松潘战役取消后,张国焘再度对北上方针发生动摇,中共中央虽再开会议统一认识,张国焘仍旧拖延,建议西出阿坝,占领青海、宁夏和新疆; 中共中央不得不先统一右路军的思想,8月18日带领右路军从毛儿盖出发,穿过大草原后到达班佑; 9月1日,到达班佑的中共中央电催张国焘和左路军北上,张国焘却命令各部原地不动; (4)两军分裂 9月10日凌晨,和红四方面军一同停留在川西北的红1军团、红3军团、军委纵队一部和红军大学几千人在周恩来的带领下悄然北上,于11日晚到达甘肃俄界才停下来; 3.进军陕北 (1)打到苏联边界 中共中央摆脱张国焘的掣肘后前途仍不乐观,9月12日,毛泽东在俄界举行的政治局会议上明确提出一直向北,打到苏联边界去的方针,得到了认可; 红一方面军改编为陕甘支队,由俄界兼程北上,于6天后突破天堑腊子口,进占哈达铺,进而抢渡渭河,径直北上; (2)进军陕北 在过渭河的过程中,中共中央意外地得到了一些报纸,得知在陕北一带还存在着一块根据地和一支有相当实力的红军部队,于是原本准备打到苏蒙边界去的中共中央于9月下旬的一次会议上,明确决定改变原定的计划,向陕北进发; 1935年10月19日,红军顺利突破了国民党的封锁线,翻过六盘山,到达了陕甘边界的吴起镇,终于在陕北落下脚来; (3)万里长征 从1934年10月到1935年10月,红军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纵横十多个省份,徒步跋涉上万公里,从最初的8.6万人,到达陕北苏区时只剩下不足6000人,击退了数十万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最终完成了军事史上空前绝后的战略大转移; 这一转移的成功,奠定了中国共产党人此后走向成功的最主要的物质基础;

0
《1927-1937-内战与危机-中国近代通史-第八卷》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