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拉宫的午夜 8.7分
读书笔记 预言
呼伦湖耳朵👂
要记述这样一段错综复杂的历史,表达方式难免会前后不一。我在这里 主书里总把这座城市称为“伊斯坦布尔”,包括说1930年以前,我想大多数人都明白,我有时指的就是“君士坦丁堡”。以类推,奥斯曼帝国时代,“穆斯林”指代虔诚的伊斯兰教徒,我主沿用这一标签,也并未考量他们之间信仰程度的差别。事实这个群体中后来有许多人自称是土耳其人。另外,伊斯坦布尔腊东正教教徒一直认为他们自己与希腊本土的国民不同,于是英文也做了区分,称称前者为“希腊人”( Greeks),后者为“古人”( Hellenes)。还有,我总是把独立大街( Istiklal Avenue)成“佩拉大街”( Grande Rue),因为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甚至文条大街被正式命名后,许多人仍习惯使用这一旧称。 如果没有资料记载的特殊拼法或对应的英文名词和称谓(比帕夏不能译成帕萨),我拼写土耳其单词往往是按照土耳其语惯方式。提及某些历史人物时,尤其是土耳其的穆斯林,我可用不止一个名字,因为直到1934年,他们才采用家族姓氏。北之前,人们的称谓一般是名字加后缀尊称,比如,“帕夏”是军或地方高官,有身份的男人被称为“贝”(Bey)或“阿凡( Efendi),同样,地位尊贵的妇人被叫作“哈尼姆”(Hanm)“伊斯麦特・帕夏”相当于“伊斯麦特将军”,“哈里斯・贝于“哈里斯先生”。 有关伊斯坦布尔的布局,我主要描述了大体方位,你看一眼
0
《佩拉宫的午夜》的全部笔记 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