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中世纪 8.4分
读书笔记 戳心的盛世
Grace

龚自珍

衰世者,文类治世,名类治世,声音笑貌类治世。黑白杂而五色可废也,似治世之太素;宫羽淆而五声可铄也,似治世之希声;道路荒而畔岸堕也,似治世之荡荡便便;人心混混而无口过也,似治世之不议。左无才相,右无才史,阃无才将,庠序无才士,陇无才民,廛无才工,衢无才商;抑巷无才偷,市无才驵,薮泽无才盗;则非但鲜君子也,抑小人甚鲜。当彼其世也,而才士与才民出,则百不才督之,缚之,以至于戮之。戮之非刀,非锯,非水火,文亦戮之,名亦戮之,声音笑貌亦戮之。戮之权部告于君,不告于大夫,不宣于司市,君大夫亦不任受,其法亦不及要领,徒戮其心。戮其能忧心,能愤心,能思虑心,能作为心,能有廉耻心,能无渣滓心。又非一日而戮之,乃以渐,或三岁而戮之,十年而戮之,百年而戮之。才者自度将见戮,则蚤夜号以求治,求治而不得,悖悍者则蚤夜号以求乱。夫悖且悍,且娟然以思世之一便己,才不可问矣,之伦沁有辞矣。然而起视其世,乱亦竟不远矣。

所谓衰世,表现世形式像治世,严词像治世,歌吟谈笑都像治世。你看,绚丽的色彩被单调的黑白相杂代替,正如治世原初的征兆,动听的音色被忽高忽低的错乱音符所消除,正如治世原初的无声,道路长满了杂草,田径河堤都坍塌了,正如治世原初的平旷,人们全都心地糊涂,到处听不到辨别是非的话,正如治世原初的百姓不谈国事。在朝内,左侧见不到能干的宰相,右侧见不到能干的秘书,在城外,夜见不到能干的将军,学校里没有能干的读书人,农村里没有能干的老百姓,铺子里见不到能干的工匠,街道上见不到能干的商人,而且,里弄里耶没有能干的小偷,市场上耶没有能干的市侩,丛林沼泽中也没有能干的强盗。就是说,此时不但君子少见,而且小人也少见。

0
《走出中世纪》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