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粒社会 7.0分
读书笔记 第88页
女宛心兑
我们可以如此简单地被认识,因为我们过着可期待、可预料的生活。……换句话说,我们是相当粗粒化的。我们生活的组成部分不多,而且其中相同的部分还总是联系在一起。……我们的特征是“时间和空间的高度常规性。
自启蒙运动以来,即过去不到250年以来,我们一直在”自由“的名义下标榜我们自己独有的不可预测性。我们曾经可以随时变成另外的样子。我们可以,但是我们并没有这样做。我们一直将自由用于确定一个特定的生活计划,而不是不断地改变自己。只要我们的运动场还只是一个单独的小空间,我们就会沉醉于这种不可预测的幻觉中。但这只是低度解析的一种效果,运动场被划分得越是细密,我们被预测的程度就越高。
民众的感觉、资金流动将会被轻柔地、几乎令人察觉不到而且非常微粒化地操控,并且通过精妙的、不断数字化的激励系统引向人的愿望、企业的利润以及政治的利益集中的地方。影响我们生活的将不再是守则规定,而是由观察、监视、预测、评价、引诱和劝告所组成的一个多面的复合体。
如果他相信自己能够影响一种现象的发生,他就会一直投入其中----即使他在理智上意识到这样做会伤害自己,仍然不能自拔。
数字化的机器是可以无限变化的,而且能够毫无麻烦地、快速且令人信任地适应人的每一个身体和精神活动,因为它们归根结底是建立在无限变化的数学的基础之上。
我们将从惩戒社会进入控制社会。在控制社会中,民众将不再是在各种机构中接受纪律的管理,同时因为惧怕受惩罚而调整其行为。取而代之的是,对于我们而言----在某种框架内----所有的一切都是被允许的。我们将不再受强迫,而是被引诱;不再被利用,而是从信息上被解读。我们的身体、行为、感觉以及资产的流动均处于持续不断的观察之下,但是将不再受指令支配,而是被调整;我们的行为将不再受指令支配,而是被影响。我们将在巨大的反馈回路中被理解,而这种反馈回路接收的正是我们的行为所产生的数据,反过来又影响我们的行为。而且这些行为带来的结果将不再像以前那样是宗教性的责任负担,而是经济上的债务。
得分、画像、样本总是与过去和未来有关:昨天和明天都很重要。我们看到,许多案例都在佐证这个道理:人会对自己保持忠诚。
分散的人、非理性的人、游戏的人、可以移情的人。
因为智能手机、计算机和程序算法就像智力假肢,可以让我们加快、改进、提高。但是它们也不断地对我们产生刺激,就好像截肢者需要习惯假肢一样。而且,当有人把它们从我们身边拿走的时候,我们会感到幻肢痛,比如每个人都了解的一段没有网络的生活所带来的感觉。
如果没有了这些可以辅助我们生活的技术工具,我们就再也不能理解那些我们普遍认为可以证明我们人性的东西了:我们的社会关系,我们的知识,我们的抱负,我们的价值。我们似乎成了这个围绕和渗透我们生活的技术群体的一部分。
”延展心灵论“的理论家们采取的行动相对来说柔和一些。他们将思想从脑袋里面拿出来,并且解释说,思想分散在很多物品、仪器和辅助工具上。这在本质上并不是新的说法。人类一直在使用设备给自己带来更多的思考能力。书籍减轻了记忆的负担,因为人们可以进行查阅,不再需要记忆了;而笔和纸的出现使很长的、脑袋里面装不下的计算可以进行了。或者就像安迪·克拉克所说的那样,人类历来都是”天生的半机械人“,一个生物和他的工具的混合体----无论这些工具时弓箭、陶罐、战车还是实验室里的吸管。
在这个世界中,人是一个分散的存在,分散在很多事物、状态、感觉上。不只人的思想是分散的,在一定程度上人的整个存在也是分散的。
因为我一直在思考克服过剩的问题,所以我保证了自己的存在。
这些公司正在寻找还没有被发明出来的东西,而那是没有专业领域的。博克说:”我们需要的是乐于回答没有明显答案的问题的人。“
所以公司想要的不是具备知识的人,而是没有知识的人;不是那些只会动用已有的认知资源的人,而是那些按照情境重新排列这些资源的人。“具有决定性的,”博克说道,“是不断学习新知识的能力,是将不同类别的信息颗粒联系在一起的能力。”这种能力其实是微粒化的。它不仅要求更多的知识,也要求更多的应激性,以使自己能够受到事物和情境的启发,拥抱各种可能性。能够在沟通过剩的情况下将这种应激性保持下去,有创造性地将其转向,这才是新的核心能力。
因此拉姆齐问道,是不是遵循“Screwmeneutical Imperative”的原则更聪明些呢?这是一个具有多种含义的文字游戏,中心意思是:阅读很多的新书并弄清楚怎样把它们联系起来,要比阅读少量的、规定好的书更有意义。“我们能否想象一个这样的世界,”拉姆齐问道,“在这个世界里,我们不指望从其他人那里得到标准的知识,而是会相互询问‘嘿,我找到了这些书,你找到了哪些书?”这听起来非常随意,却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也是微粒化的结果。此时的规则就像拉姆齐说的那样:“书太多了,可我们的时间太少了。你的责任不是去读所有的书,而是承认每一条穿越书籍档案的道路都是重要的-----把这条路作为对其他人的邀请,与他们取得联系。去游戏。”
作为补充性的才能,拉兹洛·博克还提到那种能够快速投入一件事同样也能快速从中走出来的能力,以及谦恭。“我们这里最成功的是那些意志坚定的人,还有为他们的信念奋斗的人。但是他们也要在改变了的信息环境下修订他们的判断。一个人身上同时需要一个很大的和一个很小的自我。”
0
《微粒社会》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