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内战 8.6分
读书笔记 第40页
Nowhereman

几种 力量:

1、武装起来的巴黎无产阶级

2、保守派政治家(梯也尔)——国家力量

3、国外军事力量(普鲁士)

4、城市以外的农民阶级

巴黎公社在马克思看来是工人阶级反抗国家机器、但自身又不是国家机器的一个组织。因为国家机器是资产阶级用以反对封建社会的建制(警察、军队、僧侣、法官、官僚),同时又服从于资产阶级的议会。工人阶级的组织一旦利用国家机器,那么自身也会变成一个新的资产阶级。因此,马克思那里,工人阶级并不是一个本质属性,而是社会位置,而马克思要打破的是造成社会位置的建制本身,而非权力的争夺。

此处的对立:

资产阶级——无产阶级

国家(议会为中心)——社会(工人)

管治——生产

资本主义社会偏重资产阶级那一极,因而导致了镇压无产者的统治。因此,第二帝国实际上只是另一种资本主义,而非颠覆资产阶级的国家政权。于是,各方力量就围绕这一变化而进入了位置的流动,但实际上各方又是具有确定的位置的,这个位置取决于社会建制,而非它们的反对对象。

2
《法兰西内战》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