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德昌 7.2分
读书笔记 第165页
Zenker

“人们常常拿杨德昌与安东尼奥尼作对比,因为他的作品也具有沉思式的凝视,冷静的超脱,对现代社会的隐忧,以及对影像多义性的哲学理解。”

“无论身在何处,人们都极力想摆脱生活强加于人的那种无以名状的孤独感,而在《一一》这部影片中,导演说出了人们心中的这种未言明的,甚至是未察觉的愿望,因而在感情上激起了观众的共鸣。这也是为什么人们看了《一一》会啜泣,也许以后也会的原因。”

写得真好,两位非常喜欢的中外导演,细腻冷静真实坦然。不论是意大利还是台湾,都在战后受到新浪潮的影响。两位导演的作品像是手术刀,冷酷而真实,看着一双医生的手在操作着肉体,好像在摆弄着器物,实际上切割的是器官组织,对象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这种局外人的视角,与导演本身的态度是分不开的。一个电机系毕业,三十余岁进入电影行业的导演;一个上一辈漂泊,出生台湾,美国留学工作十余年的人,想必很多时候也是局外人。我很能理解杨,这种多重身份带来了冷静超脱的态度,对思想交流的开放与渴望,却也带来了难以融入的孤独。

人生而孤独,在《一一》与《蚀》中随处隐喻着无法理解的隔阂。那个人脑子里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这个世界里少年捅死了爱人,妻子对丈夫发脾气,小朋友不想和外婆说话。为什么会发生?所有的孤独与无法理解变成了狂躁郁闷与后悔,女儿痛哭,朋友无语,前女友在苦笑。任何人都能从《一一》里看到自己的孤独,这么一部电影恰恰把所有不同年龄身份的人之间的那堵空气墙给描述了出来,最后用洋洋的一段真话告诉大家自己的真心与渴望,平淡而真实。像这么一部电影,人们看时会啜泣,以后还会不断想起。

人与人之间,交流理解很重要,多一点默契与真心。想起上次看其实也是两年前的五一,去澳门没去成。图书馆地板有点凉。

0
《杨德昌》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