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一年 7.0分
读书笔记 2016.2.25
碎玻璃
记得原来看过一篇报道,说日本一家大型安全套生产商公布的调查现实,50%的日本已婚者几乎没有夫妻生活。按照厚生劳动省(日本负责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障的主要部门)的定义,没有性生活或每月性生活少于一次的夫妻,即为无性夫妻。
····像是渡边淳一的小说开头。看着疲惫的丈夫,妻子还没说出口的抱怨、说看了一半的不满、尚无结果的争执,终于都之流在半空。沉默持续到一定得程度,两个人都认为谈话结束了,于是不再开口,开口让人虚无。
···Y老师说,如果问大部分日本小女孩长大之后的梦想是什么,她们依然会说“当家庭主妇”——就像我们小时候每个人的梦想都是当科学家一样。
当婚姻的爱情面向被掏空,它就不过是一条退路。波伏娃曾说:“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达到极乐。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同学总说女人天生比男人多条道路,打开两腿就有饭吃。以之回斥

0
《东京一年》的全部笔记 26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