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契约法论 9.3分
读书笔记 第三章 “约因” 之已为履行之赠与性许诺
疯菌子

一般而言,所谓赠与性之约定不具备约因而无法强制履行,是指允为赠与之许诺。即受赠人仅领受了捐赠人赠与之许诺,并未因信任该赠与性允诺而开展经济活动。但是,如果受赠人因信赖该赠与性允诺而开展相关经济活动,则该约定从允为赠与之许诺转为已为履行之赠与性允诺,该捐赠允诺虽无约因亦对捐赠人发生法律上之拘束力。

例如,在Beatty v. Western College of Toledo 案中,被告生前答应捐赠学校7000元建造女生宿舍,学校根据该捐赠允诺开始发包建造宿舍,但被告后续却拒绝支付上述款项。法官在本案判决中认为:“如一方当事人之捐赠允诺,对方因信赖而发生费用并产生义务负担时,则该捐赠者须对其赠与诺言负责。”

读书至此,我不禁联想到我国合同法关于赠与合同的相关规定。合同法第186条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适用前款规定。”前述案件由于受捐赠人为学校,似乎能够适用第186条第二款,即由于学校为社会公益项目,该7000元赠与合同不得撤销。

但是,假设有如下案例,似乎我国合同法关于赠与合同的规定无法涵摄。A允诺赠送B 2000万元,用于建造某商业综合体,B表示接受该赠与,并且已经委托设计咨询公司设计该商业体图纸并制作招标文件对项目进行招标。此时,A并未向B支付2000万元,即“该赠与财产的权利并未转移”,而且该赠与亦不涉及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根据合同法关于赠与合同分则部分的规定,捐赠人A仍享有赠与合同额任意撤销权。但结合本案实际,此种作法对B未免不公,毕竟B因信赖A的捐赠已经支付了相应合理费用。那么,在这个假想的案例中是否应参照上述Beatty v. Western College of Toledo 案件判决,剥夺捐赠人A的撤销权呢?

个人认为捐赠人A仍享有任意撤销权,但应根据合同法第42条承担缔约上过失责任,判令A向B赔偿信赖利益损失,主要包括已经支付的设计咨询费用、招标代理费用等。但是我国合同法第42条规定:“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一)假借订立合同,恶意进行磋商; (二)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 (三)有其他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

该条特指在订立合同过程中存在有违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如果捐赠人A在赠与合同订立时并无后续食言之故意,只是后期因资金链紧张而拒绝支付2000万元(假设并未达到合同法第195条经济状况显著恶化的程度),是否能适用合同法第42条存在疑问,可能需要参照德国民法典、台湾民法典关于“缔约上过失责任”的相关规定,对其适用范围进行一定的扩张。

5
《英美契约法论》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