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8.4分
读书笔记 第242页
nikki
糖尿病,是人类为抵抗寒冷气候而获得的宝贵特征之一。含糖的水分,冰点低于零度。对于突然被急速寒冷所袭的人们来说是非常有用的。即使糖分会导致血管脆弱,影响肾脏功能,但这些害处要想夺走人的生命,起码得过上几十年才行。到那时,孩子已经长大,基因已经获得传承,真应该大呼“万岁”。糖尿病,其实是人类进化的一部分。
进化,是个东拼西凑的过程。
在某种状况下必需的特质,或许过了紧要关头就毫无用处。所谓进化,不过是适应各种各样环境的基因集合。人类的染色体组,本就是即兴拼凑而成的。进化,是个听起来很积极的词,容易给人错误的印象。人类,不,事实上所有的生物,都是权宜之计下的集合体。
如此看来,我们人类获得的“意识”这种东西,如何谈得上珍贵?哪里有什么必要供在神坛上?所谓道德,所谓神圣,只不过是大脑为了适应各种环境而获得的补丁而已。人类的悲哀喜悦,也只是应景之作,为了生存而不得不为之。我不知道“喜悦”这在什么环境下是必需的?而所谓“悲哀”“苦恼”等感情,又在怎样的环境下是必需的呢?
就像糖尿病已经失去了功效一样,感情的使用年限有多久呢?
如果对于人类这种社会动物来说,那些需要感情和意识等功能的社会环境在某个时间消亡了呢?我们大概会像治疗糖尿病一样,毫不手软地“治愈”感情和意识,将他们从大脑中除去吧?
以前,人类需要“愤怒”。
以前,人类需要“喜悦”。
以前,人类需要“悲哀”。
以前,人类需要“欢乐”。
以前,以前,以前。
以后会有人如此凭吊那些过去的时代和环境。
以前,人类曾经需要一种认知:我究竟是谁。
0
《理想国》的全部笔记 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