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主义和符号学 8.5分
读书笔记 文學的結構:巴爾特
Emily Fang

「極樂」來自作者的文本,或者在讀者的文本的高潮時刻發生,在那種秩序中止時,「當外衣裂開的時候」,在公開的語言目的被突然破壞,被「極度興奮」的超越我們時就會出現「極樂」:

快樂的文本就是那種符合、滿足、准許欣快的文本,是來自文化並和文化沒有決裂的文本,和舒適的閱讀實踐相聯繫的文本。

極樂的文本是一種把失落感強加於人的人文本,它使讀者感到不舒服(可能也達到某種厭煩的程度)擾亂讀者歷史的、文化的、心理的各種假定,破壞他的趣味、價值觀、記憶等等的一貫性,給讀者和語言的關係造成危機。

——《文本的快樂》第14頁。

我們對後一種文本的情況,所做出的創造性的反映,使我們在閱讀時變成狂喜的作家。

巴爾特一生都在致力於揭示著隱匿於符號、話語、文本中的支配力量,霍克斯在《結構主義和符號學》一書裡概括:他無情的剖析了法國大眾傳播媒介的創造,揭露了它為自身的目的而暗中操縱代碼的行徑。

簡而言之,在我看來「快樂的文本」是大多數的、一味迎合受眾的快餐文本,而「極樂的文本」在當今時代裡,既包括古典著作印刻的文本,也包括不在少數的、通過娛樂化大眾傳媒平臺傳播的、可能遭人厭煩的文本。

0
《结构主义和符号学》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