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一年 7.0分
读书笔记 东京一年
Miss Dalloway
  • 人是这样难伺候,是“凶”便恼火不信,是“吉”便怀疑每张都是吉,担心自己被糊弄了。
  • “契诃夫式的俄罗斯知识分子”。
  • 在缺乏宗教的社会里,过剩的中产需要跑步这种宗教般的欢愉来缓解自己的焦虑和压力。
  • 的人会把跑步的中产看作阶级自我意识的觉醒。
  • 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样,想彻底退回到冬日的阳光、睿智的交谈、忙碌的阅读、甜腻的情话中去。有那么一瞬间有种幻觉,墙像荧幕一样,只要不盯着看,里边发生的一切就和真实的生活无关。”
  • 波伏娃曾说:“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
  • 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 因为好的作家必须面对他所在的时代,正面直视一个庞大的世界,而不是背过脸去,仅仅看
  • 三岛由纪夫说:“由于嫌恶或沉溺,作家会不知不觉地逾矩。感觉超越理智的限界,破坏形式,让人在那里窥见意外广大的原野。而且,只是‘导游’作者费尽心血的庭园为读者突然打开了常青藤遮掩高墙的门,瞥见另外的旷野,除了此时再遇不上这种机会。惊慌的作者发觉自己有误,再不把读者领到那个门的地方。”
  • 其中温柔而幽默的暗示不言而喻:他当然热爱艺术和风物之美,但最能激起人激情的美,还是易变的脆弱的少女的美。
  • 在汹涌拥挤而不断前行的人海中晃荡,是一种奇特而孤独的经验。所有人都汇入这一条江河中,但每个人却都极力地想找出自己的出路。在人群之中,在躁动不安的气氛里,我第一次感到平静与自我。街上越是嘈杂和喧闹,我就越是安然自得。”
  • 不再是线性前进的,而是错乱甚至循环的。博尔赫斯说,我们有两种看时间大河的方式,一种是看它从过去穿行过我们,流向未
  • 另一种是看它迎面而来,从未来而来,越过我们,消失于过去。杉本博司让人同时看见这两条相向的大河,人短暂地战胜了时间,获得了小小的不朽。
  • 英国作家E.M.福斯特所说:“人的生命是从一个他已经忘记的经验开始,并以一个他必须参与也不能了解的经验结束。”
  • 多人认为“自律”是自我压抑的结果,“存天理,灭人欲”,变成一个苦行僧。但其实自律不是压抑之后的被动选择,而是个体意识的主动选择。自律的人意识到自己内心的冲动和外界标准的冲突,然后开始主动调整自己。调整自己的身体也是一种控制力的练习。
  • 意大利的政治哲学家马基雅维利。马基雅维利说,作为统治者,如果你接受每个行动都必须通过道德观察,你一定会栽在不受道德法则约束的敌人手里。
  • 你可以引起恐惧,但不要激起仇恨。你最好让人民总是贫困,让他们征伐不断,这样会使被统治者经常感到需要有伟人来领导他们。做必须做的事,无论情况如何,但
  • 库切曾经说过:“在殖民主义下产生的、在一般称之为种族隔离的状态下加剧的畸形而得不到正常发展的人际关系,在心理上的反映是畸形而得不到正常发展的精神生活。所有对这样一种精神生活的反映,无论多么强烈,无论其中透进了多少兴奋或绝望,都蒙受同样的畸形,得不到正常发
  • 采说:“我们有艺术,所以我们不会因真相而死。”库切说:“南非有太多真相让艺术去把握……淹没了想象的每个角落。” 那我们呢?身
  • 人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庭院,这个庭院是开放的,欢迎很多人来做客。但是庭院中还有一个小木屋,小木屋的门是紧锁的,那锁很难打开,有时是连环锁,有时甚至是死锁。
  • 而去年一年,每每遇到世间荒诞无常的事,我总想起《旧约·诗篇》中的一句诗:“我们经过的日子都在你的震怒之下/我们度...
0
《东京一年》的全部笔记 26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