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精神状况 9.3分
读书笔记 无名的力量
Desperado

未知事物之外:不可被理解的事物,即无名(非存在)

1.自由的颠倒:

人,要么成为自由的真正实现,要么成为自由的颠倒(自由的敌人)

但自由本质上是斗争,它并不是要平息争斗,而是要强化竞争。它不是要默认什么,而是要推进公开的表达。然而,对自由的无名的敌意却把精神的斗争转变成了对异端思想进行审判的精神沦丧。这种无名的敌意扔弃了个体自我,所以它在应该组成一条坚强的阵线时却临阵脱逃,它只能抓住最初的机会去阻挠自我的表达,或者凭借某种官方权力的审判来摧毁自我的表达。个体自我未经审视即被宣告有罪,被置于受蔑视的地位,对于最内在的行为之源进行研究,本来属于真正的交往范围,但在这种情况下却变成了将个人私事公开呈示以让公众加以谴责的做法。

在自由的颠倒中,自我意识业已投降,而人则否定一切、躲避一切。

2.诡辩者:

被无名的力量(非存在)支配的人,他没有绝对的存在那种独立性,是一种无休止的颠倒、无休止的妥协,他甚至没有真正的仇恨,因为:

真正的仇恨乃是在一个更高的存在层面上产生的,即产生于为反对在这同一层面上的他种可能性而进行的探求性的命运斗争。

3.关于时代之实在的问题:

关于时代之实在的问题,既不能回避,也无法回答。在这里,除了怀疑和提问,我们不可能发现任何其他东西。

真正的实在无法被预知:

每一个人都生活在一个具有种种未知的可能性的世界里。可以说,这是一条定律:凡人所知者,都已不再属于那具有实体内容的历史的过程。真正的实在几乎是不被注意地发生着,并且在一开始是分散和孤寂的。新的一代总是绝少被人提及。
一切试图进行选拔的努力都是出于技术理智的可笑的妄自尊大,这种理智尚不知自身的局限。

4.当代人(当代英雄): 当代英雄的特征:

坚如磐石地抵御那种几乎是压倒一切的力量(这种力量在每一世代都以其盲目的意志打击踽踽独行的人的意志,它在每一代人那里都以一种它自己独具的方式起作用)
他只能为独立的人所发现,后者通过与他的本性的接触而赢得自我发展。他并不想要信徒,而只要伙伴。
他的活动是自我实存的活动,是为了自我实存而从事的活动。因为他所创造的生活乃是这样一个要求:以自己的本原去影响别人。
这种不可亵渎的无名乃是他的标记。每一个在自己的世界中的人必须留心倾听无名的呼声,而不要因为虚妄的依赖和企盼而再次使其隐而不现。

5.没有阵线的战斗:

无名是真实的存在和非存在的生活,它自己就是虚无。人为了成为人,要努力与虚无一起飞升,而也必须与之斗争。与无名(非存在、虚无)的战斗是没有阵线的,因为不清楚敌人到底是谁。虚无与人的关系暧昧不明,时而与我们对着干,时而与我们肩并肩。

非存在(虚无)有可能藏在我们背后乔扮成生活从而以无法理解的诡辩形态赢得胜利。

0
《时代的精神状况》的全部笔记 5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