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门 7.8分
读书笔记 50
虎纹青椒鱼
只是在检票口分手时,叶龙北才说:“我只想看着你,你们。现在看见了,这就好了。我想你们走是对的,现在你的观念里到底有了直线。快跟上去吧”
他停在检票口,目送眉眉和小玮走下高高的台阶,又随人流继续向前走。 眉眉回过头来看叶龙北,叶龙北在检票口露着一个完整的头。

观念上的直线。 叶龙北在苏眉的前·青春期出现了。 叶龙北对眉眉的那些启蒙一样的对话让我很着迷。他把眉眉从那个鸡零狗碎的生活中豁开了一个孔洞,眉眉在和他对话的时候可以尽情漂浮。 我很喜欢这种“启蒙”与拯救。说不清道不明的另一个世界初见端倪,有人指给你看。 《泰坦尼克号》里面,Jack对Rose的拯救就像是圣人一样。“He saved me in every way that a person can be saved. ”Jack让Rose看到了她作为一个完整的人而能拥有的无限的可能性,一个她可以争取并得到的光辉灿烂的未来。而眉眉经受的启蒙却暧昧不清、云山雾罩。眉眉那时还太小了,她还不存在被启蒙与被发掘的自觉,还没有坚定的人格与行动力。她还要继续被现实挤压。

多年以后,叶龙北会被眉眉当头棒喝。 铁凝笔下的男性导师,总会在他的女学生面前卑琐又无力地败下阵来。 比如方兢。 题外话,我觉得方兢给尹小跳写的“用细密的笔画蚕食整个纸张”的情书相当性感。

在成长得非常健全的后辈面前,导师们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无法招架了。他们被作者冷峻地、复仇般地抛在了身后。

另:我喜欢铁凝的白描。

0
《玫瑰门》的全部笔记 2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