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富论 9.3分
读书笔记 第四篇 论政治经济学体系
笑完我就去睡觉

1. 针对重商主义理论,斯密仍强调货币的双重角色:既是交易媒介,又是价值尺度。流行看法认为货币等同于财富,从国家角度来看,增加本国的金属就该是大目标,产生了金银输出的禁令。这种禁令对商人来说非常不便,相当于在国际汇兑中降低了本国货币的价值,抬高了国外货币的价值。【本国金属不便运出,故本国开出的汇票在国外承兑需要一笔额外的费用。即相当于对本国货币贬值,不利于进口,但利于出口。】并且这种对金属的重视对贸易政策也有影响,国内贸易被认为不会增加本国金属而不受重视,被视为国外贸易的辅助,其实它使本国人民获得最大的就业机会。另外,金银体积小,走私很容易,所以如果国内的有效需求不足,金银总会再流出本国,国内如果有需要,要补足金银总是很容易的。所以斯密认为任何政府对货币量的关心都是不必要的,市场能够有效调节。

在对外战争中,远征军所赖以维持的并不是金银,而是消费品。英国能够打长期战争并不是依靠输出流通货币,而是商品输出。政府找商人借钱要求在国外兑付,商人若是直接发金银出国,便得不到利润,所以他们是通过输出商品转卖外国来获取金银,其中便包含着应付给政府的金银和商人自己的利润。所以,在对外战争期间,大部分的制造业往往会极度繁荣。不能长期国外作战不是因为缺少货币,而是因为缺少易于输出的工业品。

美洲的发现使得欧洲变得富裕,并不是因为美洲金银的输入,而是美洲提供了广大的市场,一方面是提供了美洲的市场,另一方面是金银的供给使得价格下降,欧洲的消费群体也扩大了。但是对于东方航路,由于被特许公司垄断,有些人便以这些公司输出白银为由认为其行为有害,但实际上虽然输出了白银,回程贸易卖到欧洲其他国家获得的白银数量比输出的多得多,只不过还是比不上自由贸易给全国产业带来的好处。

【菲利普二世时期的西班牙帝国对外战争兵饷发放依靠的是热那亚,他们将美洲白银送往Sevile/Cadiz,由热那亚在低地兑付黄金,所以对本国的产业发展并没有起到作用,只使得热那亚成为欧洲中心。】

2. 重商主义认为财富在于金银,而本国不产金银的国家只有通过贸易顺差才能输入金银,那么其手段不外乎两种:限制输入、奖励输出。限制输入要么采用高关税,要么绝对禁止某些产品;奖励输出的办法:退税、发给奖励金、签订有利的通商条约、在远方建立殖民地。重商主义追求的是贸易顺差,但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真正重要的是生产量相对消费量的净额。斯密认为如果不施行人为限制,资本自然会被利润引导到能开发最大生产力也就是最多利益的部门,就像一只“看不见的手”。这些重商主义的措施只是造成某些产品相对的优势,但是付出的代价却是全社会其他资本的转移、绝对产量的缩小。就事物的本性来说,生产的目的是消费,但重商主义政策却倒转过来,把生产看作是终极目的,重商学说的主要受益者是制造业者、商人,只服务于一个阶级,消费者、其他阶级的利益被牺牲了。

【这部分论点是《国富论》最出名也最常被提及的,斯密反对政府对资本、劳动力、生产的一切干涉,除非是基于国防等特殊目的。他认为根据有效需求反应出的价格来调整供给的市场方式是最高效、最能扩大国民财富总额的“自然”方式,对之的干涉总会使得总效益下降。但市场有效的一个前提是资本和劳动力能够快速流动,现实是一个过剩供给的专业化劳动力或是重资本难以转移到其他部门,也就是马克思说的私人产权与生产社会化之间的矛盾。除此之外,供需分析的“需”建立在“有效需求”上,也就是能够支付价格的人的需求,它是不覆盖所有需求的,也就必然产生伦理问题。】

3. 重农主义只在法国一些学者的理论中存在,现实中从未被采用。重农主义是对Colbert的重商主义的矫枉过正,它只将农业生产者视作生产阶级,工匠、制造者、商人被视为不生产阶级。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对土地原生产物的产值没有增加,他们消费的土地产物刚好等于他们生产的价值。所以政策的重点在于提高国内剩余土地生产物的价值,就要对工匠、制造业工人、商人给予最完全的贸易自由以相对降低制造品价格。斯密认为这一学说对财富的定义(消费品)和策略(完全自由)是公正又接近真理的,但存在的问题与重商主义类似,特别鼓励某一产业必然要诱使一部分资本脱离自然趋势流向这种产业,也就减少了国家总产量。

0
《国富论》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