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玄学论稿(增订版) 9.6分
读书笔记 向郭义之庄周与孔子
樱宁

汤先生认为,内圣外王之义,乃是向、郭解《庄》之整个看法。

“且孔子贵名教,老、庄崇自然。名教所以治天下,自然所以养性命。《庄子注》之理想人格,合养性命、治天下为一事,以《逍遥游》、《齐物论》与《应帝王》为一贯。于是自然名教乃相通而不相违。”【p90】

汤先生认为,郭象《庄子注》内圣外王之说既明,则郭象谓庄生非圣人之言,乃有据。

夫圣王穷神而能兼化,以不治洽天下。庄子并未兼化,自亦未足以语穷神。

其次,庄子“未始藏其狂言”,而体道者则藏其狂言。

汤先生认为王弼解老和郭象解庄有相同之处,都 “欲阳存儒家圣人之名,而阴明道家圣人之实者”。但是这存在着文义上的诸多困难。汤先生分析《庄子》郭注,认为有两种解释方法,第一种是方法之解答,另一种是理论之解答。

方法之解答是“寄言显意之义”。汤先生接下来回顾了魏晋之际的“言意之辩”,其中有三种说法:一,言不尽意。二,言尽意。三,王弼介于二说之间。言象非不可用,要唯能得其所表者与否。若滞于文义而不得其所表,则失之远矣。

郭象注《庄》,则采用了王弼的说法,以为:

“意寄于言,寄言所以出意。”【p93】

理论之解答是“圣人之迹之义”。

圣人有内有外,有本有末。外末者圣人之迹,内本者圣人之所以迹。圣人举本统末,真体起用。废体而存用,则用非其用。忘本而逐末,则本失其真。必不可也。故曰,所以迹为“父”(《天地》注)为“真性”(《天运》注)。迹为“容”(外表也,《天地》注)为“名”(《在宥》注)。【p93-94】

所以,汤先生总结郭象调和儒道的方法说,

庄子毁仲尼,鄙仁义,均斥常人之弃本逐末,舍己芸人者耳。其论及尧、舜、汤、武,固只寄言出义,而未尝有毁之之意也。夫尧舜汤武者,非徒帝王之名,亦必有神人之实也。必须内为神人,乃外为圣人。无神人之实,而求法圣人之迹(此即不崇自然,而空谈名教),则未尝可治天下也。故郭注圣人之迹一义,固于内圣外王说一贯也。【p95】

0
《魏晋玄学论稿(增订版)》的全部笔记 1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