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感大转移 8.5分
读书笔记 主体
子莒

当拉康提及与简单的非时间性的同时性相反的能指同步性时,他考虑的是,同步性表明在当前与过去之间存在这样一种悖论性的同步和一致——一种时间性的循环,在其中,通过向前,我们返回到我们总是已经在那里的地方。拉康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对“弯曲”空间的拓扑模式(莫比亚斯带、克莱因瓶、内八角形等)的迷恋,其意义在于此:这些模式的共性在于这样的事实,它们不能被“一瞥”、“一眼”就抓住——他们全都包含着一种逻辑的暂时性,即为了达到转变点,在这个点上,整个视角突然地发生转换并且我们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另一边”,站在另一个表面上,我们首先必须让自己在一个陷阱中被逮着,成为一种视觉幻觉的牺牲品。比如在莫比斯带(流体弯曲)的例子中,在穿过整个圆圈后,我们发现自己站在同一点上,然而却站到了它的反面,此时“同步性”发生了。要忽视这种悖论的黑格尔的言外之意是不可能的:同样事物的这种重复,向相同事物的这种返回,致使表面发生变化,难道它没有提供一种对黑格尔的作为绝对矛盾的同一性这个主题的完美说明?更进一步,难道黑格尔自己没有声称这一点,通过辩证的过程,事物成为它所是的东西?

0
《快感大转移》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