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柯思想辞典 7.4分
读书笔记 译者序
吒喜乐
关于历史的连续性。福柯认为不同时代有不同的认识体系:在文艺复兴时期,“相似性”成为构成话语的规则,在17世纪的古典时代。“表象”成为构成话语的规则,现代的认识体系则以“人”为中心。既然此“人”由现代一系列可能性条件制造,那么一旦新的可能性条件出现,“人”就会像沙滩上的脸孔一样消失,这就是所谓“人之死”。这些相继出现的认识体系,它们之间并无必然的联系,所以福柯用中断把它们隔开。每个认识体系都产生了相应的话语及实践。这里,福柯打破了历史的连续性,,确立了中断的地位。既然历史不再是连续的,那么历史也就没有什么固有的目的。
关于权力。按照近现政治学,人们通常把权力局限于国家主权,君权,还有军队、警察、法院等国家机器。这样的国家主权位于社会的金字塔顶端,它像全社会发号施令,它的化身或者是皇帝、国王,或者是代表国家的某一团体,福柯完全颠倒了这样的权力观,他所谓的权力绝对没有一个中心位置,其功能绝对不能归结为政治上的统治,它也不属于任何人。福柯通过对现代社会的研究,发现在现代社会运行的主要权利并非国家主权,而是弥漫于全社会的各种毛细管权力。(引申:边沁敞视监狱)。福柯提出微观权力观,就是要在人们头脑中再次砍下君主的脑袋。
关于界限。现代人如何可能?因为理性人在疯子身上找到了自己的界限,由此看到了自己的所谓本质,以及自己和疯子的根本区别。#生物权力#
关于关系。受到索绪尔语言学的影响。
关于里维埃凶杀案。“卑贱者的生命”。默默无闻的片段人生视为新型权力控制普通生命的遗迹。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每当一种学说、一种技术、一种战略、一种潮流占据上风,它们总是趋于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把手伸向尽可能多的领域,意识遇到难以解释的事件和人物,不知强以为知,于是就会发生强行入类的现象,扩大化现象就这样发生了。
关于解放。人间的一切差异都能够导致权力关系。福柯把权力关系普遍化、永恒化了,就像物理学上作用和反作用,人完全不可能从这样的权力关系中获得解放,更不要说彻底解放了。 #局部抗争理论#
艺术。主体性分析和权力分析→生存艺术和治理艺术。事实上,把自己创造为主体,有时候,福柯参照波德莱尔和瓦尔特.本雅明的说法,将此称为“赶时髦”,就是“把自己的生活变成一件艺术品”,也就是在由知识配置、是人臣服的模式和权力关系编制的网眼内部勾画出某种主体化,某种自我创造,某种自由的空间。反过来说,致力于发展治理艺术,就是把主体化过程的管理纳入权力的某种新经济之中,也即是致力于控制此艺术,使之改变方向,而不是否定它或禁止它。这就是福柯所谓“治理术”:其中既有把主体化定义为创造行为(主体自我创造)的观念,又有使治理此过程成为可能的新理性观念。不可超越的自由,即作为创造和艺术的主体化,它和知识/权力的限定之间的关系远非直接对立,而是复杂地、密切地相互交叉。
生物政治。当归训表现为身体的解剖-政治,并主要运用于个体,生物政治则代表了这一巨大的“社会医学”,它运用于人口,以便治理生命:生命从此成为权力的领域。(中国生育政)
规训。“权力的个体化技术。如何监视某个人?如何控制其为人、行为和态度?如何提高其成绩?如何开发其技能?如何把他放在最有用的地方?。福柯试图理解:规训诞生的历史时期,也就是人体艺术诞生之时。该艺术不只是在于扩大身体的能力,也不只是强化身体的服从,而在于造就某种关系,即在同一机制中能够使身体越是服从便越是有用,反之亦然。这种“政治解剖学”
(生存的)美学。 把自己的生活变成一件艺术品。所谓现代,并非仅仅与现在的关系,还有与自我的关系,因为“身为现代人”并非全盘接受一个深处时代潮流中的自我,而是需要把自己当做是一个需要费力制作的对象:波德莱尔用当时的用语称此为“赶时髦”。福柯在基督教牧师神学影响之外标出了生存的美学(从时间上说,福柯对禅和日本文化的一时兴趣),此美学应该重新界定我们与自身现实的关系。
伦理。福柯所描述的希腊——罗马伦理,尤其他在《性史(第二卷):快感的使用》中所描述的,它把性快感作为伦理实体,其使人臣服的模式就是一个个人美学---政治选择:问题并不在于遵守某个法典,而在于“把自己的生活变成一件艺术品”。相反,基督教道德的运行并不以选择,而是以服从为基础,不以同时包括快感、欲望和行为的性快感,而已“肉欲”为基础,这样就把快感和欲望搁置起来。随着基督教的降临,“使人臣服的模式就开始由神法来构成。我想伦理实体也随之发生变化:它不再由性快感,而由色欲、淫欲、肉欲等构成。(???????
疯癫。疯癫就像知识的彼岸,一方面作为威胁,同时又使人着迷。
监狱信息小组。揭露权力配置不可以没有重新占有知识,因为权力正使用这些知识以便使个体去主体化,以便确认他们(我读懂了三遍),并把他们归结到权力自身话语的某种类型之中。所以,一切斗争的首要目的就是重新使话语主体化,使话语能够流通,并创造条件使人并不仅仅是他人话语和实践的对象,而相反成为他自己生存的主体。哪里可能有主体化。哪怕是在权力最细微的网眼之中,哪里就可能有反抗。哪里有重新主体化,哪怕就有对自由的不可超越的肯定。
自然。福柯批判中的尼采式语气是很明显的:“如果历史能够把中断引入我们的存在之中,那么历史就将是实在的。历史将割断我们的情感,它将把我们的本能戏剧化,它还将使我们的身体分身,并使身体与它自己对抗。它不会在自身以下留下任何对生命或者对自然的令人安心的稳定性。”(???????)
自我关怀/自我技术。在传统的古代,自我关怀并不与关怀他人相对立:自我关怀相反包含着与他人的复杂关系,因为对一个自由人来说,把公众地治理他的妻子,他的子女以及他的家庭纳入他的“优良品行“之中,这是很重要的。因此,自我关怀的习性也是一种治理他人的艺术,也正因为如此,必须善于关怀自己以便更好地治理城邦。基督教牧师神学带来的中断正是发生在这一点之上,而不是在自我关系的禁欲方面:于是爱自己沦为各种道德过失的根源,而对他人的关怀则从此意味着在尘世间拒绝自我”(??????)
主体/主体性。主体如何在他和自身关系的真理游戏中体验他自己。 自我发明之地并非外在于知识/权力栅栏,而在其内部的扭曲之中。
生命。哪里有权力行使于生命,哪里就有生命进行创新。哪里有权利迫使生命屈服,哪里就有生命实施一种既是本体论的,也是政治的战略,一次进行反抗:一种创造就是一种存在的增强。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福柯在其最后的文章中忧郁哥反复出现的主题,那就是“将其生命变成一件艺术作品”的可能性。
0
《福柯思想辞典》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