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美 9.1分
读书笔记 第101页
热吗
有一种严厉的智慧,采取了评估他人的行为、赞扬或遗责的形式(他背叛了……一个没用的人……那么慷慨的……)。这样的判决不仅仅是单纯的道德评价,它传达了某种不可逆转的东西,某种完全真诚的东西。这样的智慧在哲学里没有家。无论康德、笛卡尔,还是胡塞尔也不能建立这样一个家。这样的判断,可能出自一个老妇人(某个我们永远不会再看到的人),或者出自一个非常年轻的人,甚至一一正如我们知道的一一出自一个哲学家。真理是无家可归的。 但是,你也应该记住,这样的判断起初可能会给我们深刻的印象,然后被证明完全是不公正的,出于误会、派性、即兴。真理是双重的无家可归。
0
《另一种美》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