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哲思录 9.1分
读书笔记 第95页
[已注销]
这个“自然”并不是自然界,并不是森林,不是一个“有”的观念。这个“自”说的是自己,万物都有它的自己;“然”在中国古文中作同意讲,“然否” “然”,就是“这样”。中国的禅语说:云在青天水在瓶。一切自有它们的归宿、来源和本性,性命相合,各归其所。如果硬将不同层次的事搅在一起,将云和水搅在一起,或者用世俗功利要求诗歌,就会造成混乱。
现代人预设的自己已经不再是他本身,而是一个社会观念的产物。不愿意放弃这个观念,本性又是不可改造的,所以就陷入了悖论。只要不放弃那个矛盾的前提,任何解决悖论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当你明晰了这一点之后:把上帝的还给上帝,把凯撒的还给凯撒。一切各归其所,悖论便没有了。中国的无我和空灵之境,并非只是无,而是可有可无,无我,无不我;万物万象,应运而生,应命而结。
当灵感到来的时候,我像一道春风通过的走廊,在另一端生出花朵、生出诗和语言。我说:在花开的时候你给我苹果。我说:远远地看/只有这一片是红的/十五只鸟路上飞/飞过,飞不走了。
我开始细度我的生活,我发现一切并没有失去,所有生活都没有失去;在你离开自己的时候,你就看见了自己全部的生活。中国古代唐诗的神韵皆出于此——“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是南国中生长着红豆,还是红豆中生长出了南国?这些在中国古诗里是不分的。为什么不分?因为没有一个“我”的概念阻隔,更没有“我们”,这样一个社会性的公共视点。——你只是一个“看”,万物皆异皆同;你是左手也是右手,你是南国也是红豆。这好像是一个玄奥的道理,但其实非常简单。
从西方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哲学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哲学,其实中国的哲学是一个没有预设的哲学,不仅不预设希望,也不预设末日。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最后一句话是:神呵,你为什么抛弃了我!他要这个许诺。当你不要的时候,当你忘记这个预设的时候,你便成了自然本身。

0
《顾城哲思录》的全部笔记 29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