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性思维:物质、精神和人类的计算动力学 8.5分
读书笔记 第464页
Limln
复杂系统探究方式为我们提供了基本的眼光:基因进化和行为选化均不需要像观测天意、生命力、或是全局最优进化策略这样的总体计基因得以保存或是全局行为模式的形成,可由组成系统的个体间的局域相互作用来解释。更清楚地说,这可能是一个宗教或政治的“世界观”的问题,而不论是否存在像上帝、历史或进化这样的“总体计划”。在复杂系统的方法论框架下,这些假设并不是解释的必须,在奥卡姆剃刀原理及他的经济理论中也都是多余的。
显然,如生物有机体、动物种群或人类社会这样的非线性系统已经进化得越来越复杂。与亚里土多德的城邦国家,或是重农主义的政治制度相比,我们现有社会的特征是高度复杂的制度以及信息网络化。19世纪,赫伯特・斯宾塞已经提出复杂性增加通常是进化的标志:“进化是结构和功能复杂性的增加。“斯宾塞仍然是在热平衡热力学框架下进行讨论。
在远离热平衡的热力学框架下,并没有平衡的不动点,只是有一个或多或少复杂程度的吸引子等级,该等级始于不动点,止于奇怪吸引子的分形结构。因此,不管在生物进化还是社会文化的进化领域,对复杂性都没有固定的限度,只是存在不同复杂程度的吸引子,它们代表某些相变的亚稳平衡。当某些阈值参数实现,这种平衡就被克服。一个社会的结构稳态与这些不同复杂程度的吸引子相联系。
传统机能主义者的体内平衡观点和自调系统,起源于一个技术的恒温器的概念。它可能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社会可以保持不变,却无法解释社会为何还是会变化,均衡为何被推翻。在复杂系统框架下,社会的动力学是依照一个与环境交换物质、能量和信息的耗散系统的相变来理解。社会制度也是耗散结构,可能出现并在一个特殊的阈值范围内保持不变。例如,在新石器时代的村子里,农耕制度便从旱作变成了灌溉,此时食物供给不再受既定社会结构的控制。

进化并不需要全知全能的设计,而且也没有最优,只是在追逐一个不断游离的目标。当“范式转变“时,之前外选择约束就不再是主要约束。

0
《复杂性思维:物质、精神和人类的计算动力学》的全部笔记 3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