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D 8.5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学会骑车再改名

一本反思存在/爱情的小册子。有时候想,把自我的存在/爱情他者化,并放在智性中加以探讨,或许会让人永远无法接近作者所说的“与生活处于同一水平”的境界;毕竟,对自我的探寻总是容易流于服务一种或多种并非全然纯粹的目的,而我们在思考自我时也总是用想象的自我镜像置换真实的存在,因而人几乎永远也无法界定这种探讨是否足够切合现实。——但这种想法好像也过于虚无了。很喜欢袁筱一这次的序言:“我们不需要比较,只需要一次真正的创造和付出。”只要这种探索成为我们追求对自己保持真诚,“与存在保持一致”的开始,那似乎也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了。

以下是一些比较喜欢的选段:

或许,生活中的爱情就只是我们丰富、乃至能够更美好地享受个人存在的“在世经验”。遗憾的是,我们大多数人也许一辈子也不可能拥有过这样的“在世经验”。因为我们不够努力,因为我们在下决心的时候,没有迎来那个愿意用他/她的智慧赌你的智慧的人。但是,我们依然以这样或者那样不贴近本质的方式爱过,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在理解我们认为美丽的爱情。理解的努力在某种程度上难道不就已经是爱情的发端了吗?我们不需要比较,只需要一次真正的创造和付出。
如果你和一个人结合在一起,打算度过一生,你们就将两个人的生命放在一起,不要做有损你们结合的事情。建构你们的夫妻关系就是你们共同的计划,你们永远都需要根据环境的变化而不断地加强、改变、重新调整方向。你们怎么做,就会成为怎样的人。
实际上,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写什么并不是他的首要目标。他的第一需要就是写作。写作,就是让自己遁出这世界,遁出他自己,为着将世界、将自己变成文学的材料。所探讨的“主题”是在此之后的。主题是必要条件,是写作生产过程中所必需的一个带有偶然性的条件。只要能够写,都可以是好的主题。
你反对一切理论建构,尤其反对所谓的数据统计。你说,统计数据只有在被阐释时才具有意义,因而它们根本没有什么说服力。但是阐释却根本不是以数学性的精准为目标的,虽然统计数据觉得自己的所有权威性正来自于此。/理论总是有成为枷锁的危险,会妨碍我们看见随时都在改变的现实的复杂性。/判断的权威性——姑且让我们称之为伦理——应该是无需辩论就可以成立的。而所谓理论判断的权威性却会因为没有能够在辩论中占上风就立刻土崩瓦解。/而你在不断成长,并不借助所谓的教义、理论或者思想体系,你不需要借助这些心理上的补形术。
我决定用第三人称写,以避免成为自己的同谋,或者说避免取悦自己。第三人称让我与自己之间保留一定的距离,它让我能够树立一种中性的、编码式的语言,能够为自己的存在和运转方式画下一幅近乎诊断性质的肖像。这幅肖像往往是残忍的,充满了嘲讽。我避免取悦自己,却掉入了另一个陷阱:通过残酷的自我批评来取悦自己。我就是纯粹的、无形的目光,与这目光所见的东西完全不搭。我将把所能够了解的自己转化为自我的知识,如此一来,我永远无法与自己取得一致,我只能把自己当成他者来了解。/显然,我的动机首先是一种几乎接近病态的需要,我需要超越于自己之上,超越自己所经历的,所感觉到的,所想的,固执地将之理论化、知识化,我想成为纯粹的、透明的精神体。
我在想,我们终于应该充分享受一下现在,而不是总想着构筑未来了。/我觉得我不曾真正地生活过,我总是站在一定的距离之外观察我的生命,只拓展了自己地某一个侧面,作为个人,我是贫瘠的。而你一直以来都比我富有。你在所有的空间里盛开。你与你的生活处于同一水平;而我却总是匆匆地奔赴下一项任务,仿佛我们的生活永远只能在稍后才真正开始。/能够与现时生活处在同一个平面上,只关注我们的共同生活所构成的财富。

0
《致D》的全部笔记 84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