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泰莱夫人的情人 8.4分
读书笔记 十九
皮皮
她完全懂得人们为什么热衷于鸡尾酒会、爵士乐和摇摆舞,闹到精疲力竭为止了。你总得发泄,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让你的青春活力得到宣泄,否则你就会被它吞噬。

康妮缓缓地朝拉格比府走去。家!这个温暖的词用在那座沉闷拥挤的大寨子上是不恰当的。这个词曾经让人感到过温暖,不过康妮觉得所有这些伟大的词对她这代人来说都失去了意义:爱、快乐、幸福、家、母亲、父亲、丈夫,所有这些生动的伟大词汇现在都半死不活并且一天天消亡下去。家是你生活的地方,爱是你无法自欺的情愫,欢乐是和一场痛苦的舞会连在一起的,幸福则是一个虚伪的词,是用来蒙人的,父亲是个自得其乐的人,丈夫是你精神上与之共同生活的人。至于性,这些伟大词汇中最伟大的一个,不过是个鸡尾酒类的词,意味着短暂的兴奋与快乐,过后更加疲惫不堪。耗损!似乎你是什么廉价的材料造就的,逐渐耗损,直至片甲不留。

可叹啊,大多数男人是那么鸡零狗碎、心怀羞耻,像克利福德那样,甚至像米凯利斯那样!他们两个人在欲望上都有点像狗,而且自渐形秽。
“或许只有那些真正能够与人共处的人才会有这种遗世独立的神态”康妮说“其余的人多少都有些病态,他们得混迹人群里才行”

我们大家都是这样。我们靠着意志的力量把内心的直觉与理性的认识割裂开来。这就造成乐恐慌或者说是担心,一旦遭到打击,其危害就成十倍的增长。

这是解决工业问题的唯一途径:训练人们在美中生活,而没有花钱的需要。
0
《查泰莱夫人的情人》的全部笔记 6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