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国天下 8.0分
读书笔记 国家富强背后的进化论
evanqian

清末文明碰撞之时,恰逢进化论流行,自然而然成为对现实世界格局的解释。日本作为中华文化的偏支与之碰撞的结果,以学者加藤弘之进一步发挥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为代表。清末知识分子大多都受“优胜劣汰、强者生存”的观点影响。这也可以看出中华文化对其的接纳并非偶然,有儒法两面内在的契合点。

进化论在社会政治领域的发展,最终导致物质与国家至上(强国)。杨度的金铁主义为民初政治理念的基础:即对内“富民”和“工商”,对外“强国”和“军事”。但物质主义的基础只能构建威权(甚至集权),扼杀个体之独立与责任感,并不能建立强力的共同体,成为人人愿意为之奋斗的共和国。

一个充满物质欲望的金钱主义社会,最容易建立的是威权主义的专制政体,在私人领域放纵国民发财享乐、声色犬马,而在公共领域限制国民的政治自由,听凭国家权力由各种“有力”的利益集团角逐竞争,而最高统治者通过平衡各种对抗的物质势力,保持自己对主权的垄断。

这是一个霍布斯式的丛林社会,是 all against all 的战争,每一个人都需要向上一级的权力交出自由依换取庇护,得以生存,又同时毫不留情地使用手中的权力压榨下一级的利益。

中国人没有基于抽象的造物主、自然法或者法律的平等传统,因而也没有普适性的权利观念。在一个以官僚为中心的社会之中,唯有权力独大。有了权力,便可以操控别人,你所享受到的作为人上人的“权利”就越多。事实上与其说“权利不如说是特权。权利是平等的,而特权总以权力为基础。

自然法则下的权利,正是洛克式社会结构的基础。也因为没有自然权利的概念,当知识界因为一战而意识到社会达尔文主义的问题时,一部分人转入了这枚硬币的反面,互助进化论,在五四这个时间点上,克鲁鲍特金的无政府主义影响了几乎一代年轻人,自发秩序下,理想的利他主义的互助,在现实中绝无可能,只能由领袖(先知),政党(使徒)带领人民克服人性的弱点抵达理想国度。以此,年轻人为主的革命最后归向共产主义亦是宿命。

民族屈辱的集体记忆被反复强化,社会按“力”的方向进化,这个观点因此深深地刻在民族的潜意识中,即使今日仍是面对国际政治的本能反应。

“黑暗森林”理论无非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在宇宙尺度上的泛化

一本科幻小说中的“黑暗森林”理论,在关注社会政治的群体中引发了普遍的认同,即是一个印证。

这个自称为“宇宙社会学”的理论,以两条公理为基础:

1、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

2、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基本保持不变

辅以两个假设:

猜疑链;即第一次接触的两个文明永远无法确定对方的善意。

技术爆炸:落后文明可能在短时间内技术飞跃至高级文明。

结论就是黑暗森林理论

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这就是宇宙文明的图景,这就是对费米悖论的解释。

在长年对社会问题蒙昧的环境中成长,年轻人读到这些如醍醐灌顶,似乎一下子想明白了从美帝到绿教的所有冲突的本质。然而可悲的是,这些想法无非清末以来社会达尔文主义放大在宇宙背景下的改头换面。而且因为宇宙尺度的不可证伪性,更被支持者奉为信仰。

对此的驳斥有很多,假设部分就不说了。就算公理也站不住脚。

首先,资源争夺只针对同等级文明。人类不会与微生物争夺资源,因为生活在不同的维度世界。也很少与深海鱼类、地底的蚂蚁争夺资源,因为不同的空间。如果有时光机,现代人不会偷取原始部落的石器与贝壳,成吉思汗也不会来抢夺现代人的石油和铀矿,因为时间的变化让资源的定义发生了深刻的改变。以宇宙的尺度,如果高等文明前来地球,寻求某种矿石中一小部分不同自旋的物质,如果他们不介意地球人的干扰,取完就走,那几乎是完全透明,毫无干涉的一种接触。

其次,生存只是生命初级阶段的第一需要。以人类的经验,文明越高级就越多舍生取义的理想,这一点无可争辩。

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不相信一个文明如果没有与其它文明碰撞过,没有发展出成熟的合作与竞争的秩序,没能熟练地与异己形态的社会结构交流贸易,它就能独立发展成纵横宇宙的神级文明。我想,一个小心翼翼自我封闭的文明,无论从物质与精神都甚至无法超越一个行星的范围。

以我们有限的历史,文明沿物质与精神的发展,大致会经过三个阶段。

霍布斯阶段,all against all。 洛克阶段,合作与竞争。康德阶段,形成共同体,愿意为彼此牺牲。

当世界站在洛克阶段仰望康德时,如果还有民族一直以霍布斯来抵抗人类命运共同体,甚至还沾沾自喜地以为发现了丛林法则这个宇宙的真相,这只能是自绝于文明。

建党前夕,北大学生中的无政府主义活跃分子黄凌霜、区声白等因无法认同无产阶级专政/领袖/先锋队的模式,退出共产主义小组,与李大钊分道扬镳。区声白穷其一生在中国传播世界语。
0
《家国天下》的全部笔记 2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