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链:中国首例核辐射受害者与生命对话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四章 那雪白得可以模糊我的双眼
一锅脑浆粥
2000年11月16日,在这个冬天一个寒冷的日子里,我终于等来了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书,判决吉化公司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并一次性赔偿我各种损失费用四十八万余元。虽然我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讨回了一个说法,但这个说法真的让我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几乎连想都没想,就在心里计划着官司的下一步了。

嗯,这数儿,应该够塞牙缝了。 关于侵权赔偿,有关“命价”的讨论汗牛充犊,那么what is life worth?

半个月之后,吉化公司与我办理了相关的赔偿手续,前提条件是我必须在同意解除劳动合同的协议上签字,而且还要从江北的那间房子里搬走,并结清一切费用,包括不小心打破的两块玻璃。在我得到了数目可怜的赔偿款的同时,吉化公司也与我划清了界限,从此与我再无任何瓜葛。不知为什么,此时我还是感觉自己像只皮球,一只被遗弃了的、破的皮球。

有一种说法,车撞人出事故的时候,不怕撞死的就怕没死的。 因为死人了的话,赔一笔钱一次性一笔勾销,从此货款两讫。 没死的话,后续事务旷日持久,没个完。

0
《生死链:中国首例核辐射受害者与生命对话》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