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荡子美学与跨文化现代性 8.3分
读书笔记 第二章 一个旅行的次文类:掌篇小说
邢不通
这位“西洋恋爱专家”的言论,究竟散发出什么样的智慧火花最后竟然折服了我们的上海浪荡子呢?首先,德哥派拉说,中国男人必须改进他们的礼仪。他们不晓得在亲吻女人之前,要先脱下帽子,这是向异性求爱时的基本礼貌。再者,因为中国男人对恋爱艺术一窍不通,而导致中国社会的婚姻问题。须知,日本女人在日常生活里不断地鞠躬、俯跪,展现她们是男人的奴隶,而中国女人却像鞑靼人蒙古人一样充满斗志,难以驾驭,总是要求平等。在宴席上或是交际场合中,她们言语便捷,辩论起来时丝毫不给男人留余地。如果把她们激怒了,那可吃不了兜着走。她们是人形的豹,随时可以跳起来扼住你的喉咙。第三,中国女人不驯服,都是中国男人的错,因为他们缺乏想象力,不懂恋爱的艺术,不愿为女人多费功夫。他们不想了解他们的异性伴侣,也不想研究她们的厌恶或爱好、感受力与善变。第四,中国男人必须知道,女人又如一支放在桌上的梵亚铃( violin),等着知音的人来调音弹奏奏。重要的问题不是梵亚铃的好坏,而是有没有一个艺术家可以拿它弹出真正的音乐来。乐器是否有反应,端看弹奏者的技巧与才能。第五,中国男人厌倦他们的妻子时,会娶才智不如原配的妾,又让她们同住在一个屋顶下,因此导致源源不绝的家庭问题。中国男人理应和西洋男人学习偷情。西洋男人偷偷摸摸到情妇那里寻找不一样的刺激,但是总会回到家里对妻子献殷勤说好话。这是“最高等的虚伪”,中国男人在这方面的艺术还有待加强。

0
《浪荡子美学与跨文化现代性》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