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精神状况 9.2分
读书笔记 当代关于人的实存的观念
Desperado

0.前言

当代人的勇气:

一个相信一切事物都井然有序,相信当前所是的世界的人,甚至不需要具备勇气。他跟随事变的进程,(他相信)这些事变没有他的参与也在向好的结果发展。他的所谓勇气,无非是相信人并没有滑向深渊而已。真正具有勇气的人是这样的人,他由一种关于可能性的焦虑感所激励,努力达到这样的认识:只有尽力去为不可为之事,才能达到可能性。惟有经验过充分实现之不可能性的人,才是有能力承担属于自己的任务的人。

当代哲学的新目标(实存哲学):

如果人想要帮助自己,他的哲学,在今天,就必须去研究当代关于实存的观念。古老的对立,即各种形成对比的观点,如个人主义与社会主义,自由与保守,革命与反动,进步与倒退,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等等,都不再是有效的了,虽然它们仍然被当做旗号或用做攻击性的词语。过去,似乎必须在不同的哲学之间作出选择,但现在,对种种哲学的接受已不再是达到真理的道路。人们的视野和认识已扩展到一切可能的事物上,而今天这种扩展已达到无限的程度。但是,在这种无限的扩展中仍然有一种不容回避的选择:一方是虚无,另一方是人自己的基础的绝对历史性。后者是同关于一种无可避免的界限的意识相一致的。

关于“人”:

人始终不仅仅是他关于他自身的知识。他现在如此,但并不永远如此。他是一个过程。他不仅仅是一种现存的生命,而是在生命中包含着这样的可能性,即通过他所拥有的自由,他要用他自己决定的行动从自身中创造他的将来。
人不是一种代代重复自身的完成了的生命,也不是一种向人明白地显示其自身的生命。人“打破”了恒久重复的、消极的同一循环。他依赖于他自身的主动性,由此,他的生命进程便走向一个未知的目标。
于是,在人的最内在的本性中有一种深刻的分裂。无论他怎样看待他自己,他都必须既反对自身又反对不是他自身的东西。他看见一切事物都在冲突或矛盾中。
人的观点的意义按照他如何分裂自身而有所不同。他把自身分裂成精神与肉体、理智与感觉、灵魂与躯体、责任与喜好、他也把自身分裂成存在与现象、行动与思想、他实际所做的事与他以为自己正在做的事。关键的一点在于他必须始终使自己与自己对立。不存在无分裂的人之实存。但人也不能安于这种分裂。他克服、超越分裂的方法就表现出他对自身所持的观念。

两种可能的对于人的“处置”:

1.使人成为被认识的对象:人之所是,即是他的意识(依赖于外界环境、社会);通过存在与意识的同一来克服人最内在的分裂

2.人的内在张力不可能被克服->超越存在(如果人不再被当做存在,便在认识上处于绝对可能性的悬挂,从而经验到自由的呼唤(由于这自由,他能够成为他之可能是者,不过,迄今为止他尚未如是))

单纯的生活本身是一个谬误。从这个观点来看,寻求完全摆脱张力的自由是一种幻想。有这种幻想的人们错误地以为自己已经摆脱了界限状况和克服了时间。世间的一切认识,包括人的认识,都是一种特定的视角,借助这种视角,人发现他的状况的范围。因此,认识是受人支配的,人能够超越它。但是人自身是不完善的,而且不可能达于完善,他被托付给在他自身之外的某种东西。他通过思想所能做到的事只是照亮自己的道路而已。
人尽其所有的认识而仍未发现自己是可以被彻底认识的,所以他就把他关于客体的知识结合到他的哲学过程中去,这样,他就再一次得到了表现,不过,这一次他是通过他自己而获得表现的。他在被迫整个儿地求诸自身时所失去的东西,现在可以以一种新的形式再次对他呈现出来。只有在他对粗陋的生活感到绝望的荒谬时刻,他才把自己作为认识者而看做是一切的根源。如果他进一步认真地思索他自身,他就再一次意识到在他自身以外的某种东西。在这个世界中,他重新把握住了客观性,这个客观性曾经由于人们的漠而面临僵死的危险或将要丧失于主观性之中;在超越存在那里,他则把握住了存在,这存在,在他自身的作为现象界生活的自由中,曾被他误认作自我实存。
实存哲学是关于人的实存的哲学,人的实存又一次超越了人。

0
《时代的精神状况》的全部笔记 5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