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哈佛岁月 8.2分
读书笔记 第39页
丛林宜歌
史师处处不忘提醒我们,所谓“西方”,这个名词只是为了方便才用的,在思想史上没有单一的西方,而只有几个不同但相关的文化传统,最重要的当然就是希伯来的基督教传统和希腊罗马的古典传统,而这两个传统和中国传统之间并无所谓“影响和反应”的关系,而是某种对等或对称,可以“照明”的关系。
0
《我的哈佛岁月》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