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哈佛岁月 8.3分
读书笔记 第28页
wen
史华慈是一位伟大的狐狸型的老师,因为“他从来不相信任何一个系统,或一种独一无二的思想标准。他非常怀疑,怀疑这种那种系统的可读性,或者某种系统放之四海而皆准”。所以他讲中国历史的时候,也从来不把中国的思想孤立成一个系统来看,而将之放在一个比较文化的框架中讲出来——也许不能用“框架”这个带约束性的字眼,而应该用“脉络”(context)这个意义更广的字眼,它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思想背后的历史和文化环境(包括思想家);一是某种思想和同一时空或不同时空中的其他思想之间所构成的关系。
0
《我的哈佛岁月》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