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的归来 9.1分
读书笔记 往昔的痕迹(①)
一字并肩摄政王

“1945年4月,那个从特兰西尼斯特里亚集中营归来的孩子9岁了,他开始认识食物、衣服、学校、家具、书本、游戏——欢乐。我,以极其厌恶的心情,驱走了对以往的恐惧——“犹太人区的染疾”!痊愈了,起码我这么自以为。我决定要与所有的同胞们分享现实的光辉。这份光辉,是祖国替大家带来的,并让人们平均拥有的。后来,写作迷住了我。到了20世纪80年代初,她的破衣烂衫再也无法遮盖那个马戏团世界的悲惨。新的恐惧不仅没有取代旧的恐惧,反而使之更加尖锐:两种恐惧互相勾结了。当我把自己的这些发现公布于众,我被扔进了杂耍圈的中心里。高音喇叭反复地吼道:外国的,外国的,异化了的,反动的,反这个,反那个的。对我来说,再一次,配不上拥有祖国,而我的祖先,也未被允许配有这个祖国。 1986年夏天,我开始与人事保持距离,我感到恐惧,对罗马尼亚共产党,也对民族主义者们感到恐惧。难道,我又重新患上了那个,我以为已经治愈了的“犹太人区的染疾”吗?”

怪不得现在很多人都是反对民族主义,如果民族主义过于猛烈,那么任何对国家的质疑都会变成“反”,他们会认为你配不上这个国家,极力要求删除你的国籍,同时也认为你的祖先也配不上。

0
《流氓的归来》的全部笔记 2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