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链:中国首例核辐射受害者与生命对话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二章 我从不敢把自己暴露在窗前
一锅脑浆粥
没有人可以给我心理上的治疗或帮助,我也无法正确面对自己的残疾,也就不可能有一个健康的心理。在过去的这么多年中,人们只注重治疗身体上的各种创伤,却忽略了病人在心理上所承受的创伤和鸭梨,往往是治好了身却治不好心,单单的只靠病人自己去自我解压、自我治疗是远远不够的。直到最近这几年,心理治疗才逐渐引起人们的重视,但它真正地走入人们的生活,被人们所接受,仍需一段漫长的时日。所以现在我是能完全理解那种情形下的那个“我”。

这一点,生过病,才感受的到。 https://www.douban.com/note/666993700/

0
《生死链:中国首例核辐射受害者与生命对话》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