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 8.9分
读书笔记 景凯旋《地下·代序》
布宜諾斯
对于现代政权制度下的人的精神现象,无论是弗罗姆的“逃避自由”,还是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似乎都不如前苏联学者雷达里赫所说的“积极的不自由”更为深刻,按照雷达里赫的说法,“积极的不自由”就是“一个人所有的思想、愿望、感情在任何个人行为中都不发挥任何作用的状态。”它正是康德所说“要有勇气运用你自己的理智”的反面。人都有盲目服从权威的秉性,一个人依赖国家太久,从心理上便会产生对自由的不适应,害怕自由,甚至反感自由。当这种情况是出于对平等的渴求时,这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命题;当它是出于对孤独的恐惧时,这是弗洛姆的命题。而在东欧国家,这两种情况都存在。在一个高度组织化的环境里,权力会极力生产出一种不喜欢自由的人。因此,丧失自我实际上是这一制度的必然显现。人们处于一种犬儒主义的心态,不相信世上还有什么东西是真的,对周围的善恶是非麻木不仁,甚至助纣为虐。

典型的中国良民,服从社会观念,甚至服从宗教,就是不知自我为何物。

0
《地下》的全部笔记 2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