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形的武器 8.1分
读书笔记 第145页
nikki
“承受痛苦的主体——‘我’的存在是问题所在。”医生回答。他继续解释道:“究竟从哪里开始可以算作是‘我’呢,这是个问题。”
“究竟大脑的多少部位,多少构成人格和意识的机能模块还残存,就可以毫不犹豫地称作有‘我’了呢?您母亲现在大脑的状态,我们没有办法去体会。她的大脑里是否还有‘我’的存在,痛苦这种感觉是否能从神经传输到大脑,并且大脑把这种感觉当作‘苦痛’来接收,我无从得知。”医生无比坦白地告诉我。
“不能有谁帮我决定一下吗?”我说。老实说,我都快哭出来了。我很恐惧。留着这么一个不明不白的灰色领域在那里,现在却逼我去做决断,医学到底是干什么的!
当然那不是医学的责任,那大概应该是哲学的工作。但可气的是,科技对于哲学来说并不是重要的要素。科技把人类分解到这个地步,哲学却佯装不知。
0
《无形的武器》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