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织万维网 9.2分
读书笔记 协议:巨大系统的简单规则
丽拉先生
1991年3月,我向 CERN 中有限的几个拥有 NeXT 计算机的人士发布了那个 WorldWideWeb 程序。这至少能让他们编写自己的超文本,并让他们能够访问贝恩特和我放在 info.cern.ch 服务器上的万维网信息。
消息在高能物理研究群体中传播,并通过旅行的交叉影响进一步扩散开来。1991年5月,保罗·孔兹从帕洛阿尔托的斯坦福线性加速器实验室(SLAC)来此访问。同我一样,他也是一位早期的 NeXT 计算机爱好者,他曾经来过CERN,从事开发某些通用的 NeXT 程序。由于他拥有合适的计算机,他就有条件直接使用万维网,而他非常喜爱它。
当保罗回到 SLAC 后,他将这个万维网程序与路易斯·阿迪斯一同分享,后者是负责管理 SLAC 所产生的所有资料的图书馆管理员。她把这个程序看作是给他们那个相当复杂但又受限于大型主机的图书馆系统的一种上天恩赐,以及让 SLAC 大量在线文档的内部目录向全世界物理学家开放的一种方法。路易斯说服一位为她开发工具的同事编写了合适的程序,而且在她的鼓动下,SLAC 建立了第一个 CERN 以外的万维网服务器。
看到 SLAC 的高能物理研究人员对万维网如此热情,我们对于在 CERN 内部推广它越来越有信心。5月,迈克·森德尔让我们在始终关注计算和通信领域的 C5 委员会露面,解释万维网可能有什么样的用处,这样管理层可以继续为这项工作提供理由。罗贝尔和我还发表了一篇题为“CERN的超文本”的论文,它试图向人们说明我们所做一切的重要性。
我们所期望的是,有人会说这样的话:“噢!这将会成为高能物理通信的基石!它将在未来十年里把整个研究团体结合到一起。这里有四个从事这一项目的程序员,这是你们与管理信息系统的联系人。你们还需要什么,只管告诉我们。”但是没有人这么说。

薪火相传

0
《编织万维网》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