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快与慢 8.2分
读书笔记 过度自信
小分子

知"道"的错觉

《人类简史》洋洋洒洒总结了人类从开天辟地到现代文明的“历史征程”:

它告诉我们,认知革命让人类从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

它告诉我们,历史之手虽稳步奋向前却往往事与愿违;

它告诉我们,三驾马车终将把我们拉为“世界一家”;

它还告诉我们,科学革命让我们越来越无所不能;

更有意思的是,消费主义让我们在“买买买”中迎来了又一个新年!

《黑天鹅》则大唱反调,与其说历史的“征程”,不如说历史的“漫步”!

我们喜欢为过去发生的事编造牵强的解释,梳理出清晰的逻辑链条。而事实上,很多影响重大历史事件绝非必然,只是一系列的“随机漫步”,运气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一个不小心,就能让世界大变模样!

我们喜欢故事,喜欢解释,喜欢简化,渴求规律和模式,却忽视运气。想必大家都听说过谷歌变身科技巨头的故事:

“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有两位极富创造力的研究生,他们想出了一个在互联网上搜索信息的好方法,于是便筹集资金创建了一家公司,此后又连续做出很多行之有效的决策。几年后,他们创建的公司成为了美国股市上最有价值的一家,这两位研究生也跻身全球顶级富豪之列。”

听起来是个极好的故事,深挖故事细节会让你瞬间觉得自己掌握了谷歌成功的奥秘。但不幸的是,这些大都是错觉!因为对于年轻人来说,极少有机会学习如何避开潜在风险,故事中对“因果”的强调埋没了运气的功劳。

我们满心相信这个世界是有规律的,但也不得不承认,能联想到一起的事物并不一定相关,相关并不一定代表因果。世间万物是否真的有规律呢?或许答案藏在远古先人耐人寻味的六字真言中:“道可道,非常道”。

后见之明的社会成本

后见之明,也是我们常说的“马后炮”。如果一个事件真的如预想一样发生了,很多人就会夸大自己此前作出的预测,比如听闻川普上台,不少人就会拍手叫道:我早料到了!说不定还能给你解释一堆因为所以。如果川普未能上台,他们也会一本正经地回忆说,自己当初一直都都觉得这事不太可能发生。

人们不仅会高估自己最初的预测,还会高估其他人作出的预测,根据事情的结果而改变自己的想法。

如果后见之明只是耍耍嘴皮,便也没什么,关键是它会不知不觉地增加社会成本。

一方面,为了让自己的决定能经受住后见之明者的考验,很多人采取过于保守的态度。比如为避免避免医患冲突,内科医生采用保守疗法而非最佳疗法。保守疗法真的对病人最有利吗?未必,但不得不说是医生保护自己最好的做法。

而另一方面,不负责任的冒险者却可能获得额外的回馈。比如某位企业家想进行一次疯狂的冒险,得到很多深思熟虑人的反对。结果他竟然成功了,社会便给他戴上耀眼的光环:真知灼见、英勇果敢!而那些曾经怀疑过他的人便会被扣上胆小懦弱的帽子。可谁能说这样的冒险是值得效仿的呢?

所谓“基业长青”,也可以看成是一种后见之明。总结大量成功公司的良好管理,就能保障企业百年不倒吗?其实公司非常成功还是不怎么成功,很大程度要看运气。即使总裁有绝佳的洞察力和超群的管理能力,还是不能决定这家公司将如何运转。

未来之不可预测

过往之道不可知,未来便也不可测。

在很多不确定性大的领域更是如此!例如,在股票投资中,我们常能听到这样的论断:

“很多投资者在交易过程中一直在赔钱,连会扔飞镖的黑猩猩都能比他们做得更好。”

“最积极的交易者往往会得到最糟糕的结果,而交易最少的投资者却赢得了最高的收益。”

众多研究都指向一个普遍的观点:几乎所有炒股的人,不管他们对股票是否了解(很少人了解股票),都在玩碰运气的游戏。交易者的主观经验只不过是他们在很不确定的情况下作出的看似明智的猜测而已。然而在高效率的市场中,明智的猜测比瞎猜也准不了多少。

不过,玩股票的人偏偏不信这个邪,他们总是自信满满!认为自己有高水平的技能能跑赢市场。他们查看财务报表,评估高层管理水平,还要对竞争对手进行评估。但他们却忽略了一个关键问题:这些信息是否已经包含在股价里了?

没有人敢承认,这其实是一种“技能错觉”。为什么呢?因为它背后有一种强大的专业文化支撑,金融领域中很大一部分人都相信自己能成为别人做不到的极少数。当身边的人都跟自己持有同样的想法时,不论这种想法有多么荒唐,人们都能保持一种不可动摇的信念。

听到这些,你心里可能有和我一样的疑问,“如果投资收益这么不确定,股神巴菲特又是怎么回事?”。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或许“能力圈模型”是一种很好的解释,巴菲特认清自己的能力边界,承认自己的无知,不作不确定的臆测。相反,那么多人前仆后继学习巴菲特的投资奥秘,却很难成为第二个巴菲特,可见消除过度自信是一种多么难以习得的技能。

0
《思考,快与慢》的全部笔记 94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