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快与慢 8.2分
读书笔记 无处不在的偏见
小分子

小数定律

系统1不单是个劳模,还很简单,容易轻信而不善于质疑。甚至会抑制不明确信息,不由自主地将信息处理得连贯通畅。

这个特点在多数情况下是好事,让我们掌握一些蛛丝马迹的后就能快速下结论。想想,单凭一句“第六感”或“女人的直觉”,能省去不少解释的麻烦。考古学家根据那少量的碎片残骸,也能在脑中大胆还原生动的历史情境。

不过,学过统计学的都知道,当样本数太小时,我们根据少量证据得出的结论往往和实际情况有偏差。比如说,某高校的男女比例为7:1。有一天,你走进校园,遇到的前20个学生中,居然有10个是女生!但这并不足以刷新你对该校男女比例的看法,因为你的样本太小了!

书中提到美国有一项研究,对3000多个县的肾癌发病率情况进行了统计,发现某些县的发病率特别高,而另一些县的发病率特别低。对于这种现象,你怎么看?

对于发病率很高的情况,”人们很容易作出推断,导致肾癌高发病率的直接原因是乡村生活贫困——医疗条件差、高脂肪饮食、酗酒、嗜烟等。” 而对于发病率很低的情况,他们也能给出解释,“乡村的生活方式很健康——没有空气污染和水污染,食品没有添加剂,保证新鲜。”

听起来这些解释都说得通,细想却又互相矛盾。事实上,肾癌的发病率很可能和这些乡村生活都没关系,只是这些县人口稀少,样本太小,容易出现极端的情况。

为什么我们会喜欢下这种判断呢?原因就是两个字:简单!比起考究信息的可信度,选择相信信息的内容,问题不就变得简单了。毕竟,“大胆假设”要比“小心求证”容易得多。因此,夸大对小样本的信任就成了一种典型的偏见。

锚定效应

在解释“锚定效应”之前,先问你一个问题:

北京每年的平均温度是高于20摄氏度还是低于20摄氏度,你觉得是多少摄氏度?

先别急着查资料,如果我换一种问法:

北京每年的平均温度是高于10摄氏度还是低于10摄氏度,你觉得是多少摄氏度?

除非你知道确切的数值,否则纯靠猜测,你很可能受到提问方式的影响,在第一个提问下猜出的温度比第二个提问猜出的温度高。提问中出现的“20摄氏度”或“10摄氏度”就是在你脑子中种下的锚定值,如果没有其他证据,你的猜测会不由自主地被限定在锚定值周围。这种效应被称为锚定效应

锚定效应生活中随处可见,比如你会根据商品的定价来估计商品的价值。又比如,看到“每人限购12瓶”的限量购买标识后,原本打算买3瓶的你鬼使神差买了6瓶!

为什么系统1会试图将锚定值联想为真实值呢?原因也是两个字:简单!既然对方都给了你暗示,就不用自己再费脑子想了。所以,你渴望得到什么样的答案,想想该怎么发问吧。

可得性偏见

想象这么一个面试场景,面试官让你列出12条你能胜任这项工作的理由。你想了想,说道:

第一、专业技术好

第二、沟通能力强

第三、应变能力强

第四、组织能力强

第五、工作效率高

第六、。。。

你脱口而出了好几条理由,可越到后面,就越想不出还能怎么描述自己了,要一口气说出12条还真是为难。更要命的是,由此产生的紧张感会让你怀疑自己不能胜任这份工作。

如果,面试官换个问法,只让你列出6条能胜任这项工作的理由。此时,是不是轻松很多?你也因此信心大增,觉得自己完全可以胜任这份工作。

你还是你,工作还是这份工作,但列出6条理由比列出12条理由要简单。虽然你最终列出的理由还是一样多,但回答第二个问题带来的轻松感和顺畅感会让你信心大增。

反过来,如果面试官让你列出12个工作中可能会遇到的麻烦。你又开始一条两条地说,越往后似乎就越想不出还能有什么麻烦了。这样,是不是又觉得自己能胜任这份工作呢?

这种受提取记忆难易程度影响的偏见称为“可得性偏见”。为什么会这样呢?

原因就是在第一篇所讲的,系统1喜欢舒适感。如果你“跟着感觉走”,那么提取记忆的难易程度不同就会让你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当然,如果你是一个善于开动大脑(系统2)的宝宝,就不那么容易受影响啦。

1媒体与焦虑

你说,龙卷风和哮喘,哪个更容易致死?

说到龙卷风,你脑中立马浮现出一股巨大的漩涡,拔了千年老树、掀了百年老屋,忽喇喇大厦毁于一旦,顷刻间人畜死伤一片。相比之下,哮喘稀松平常,要温和得多,不可能比龙卷风更要人命吧。

不单你会这么想,我也这么觉得。不过,统计数据告诉我们,哮喘的致死率竟是可怕的龙卷风的20倍!

是什么让我们产生了这种错觉呢?

首先,造成这种错觉,媒体难辞其咎。我们对死亡的感知深受媒体报道的影响。一旦发生类似龙卷风这样的自然灾害,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一方面,新鲜而尖锐的报道迎合了公众的口味;另一方面,大量画面鲜明的报道影响了公众的情绪,诱导我们带着偏见去做判断。

媒体可谓一把双刃剑:用得好,它让我们看到了更精彩的世界;用得不好,会让你误入焦虑和恐慌之中。

比如说,一场非常小型的恐怖袭击,会因为媒不断重复的可怕画面,让公众恐慌,让政府有所行动。而这些反应继续推动媒体跟进报道,继而产生更大的焦虑和恐慌,波及面也更广。如此滚雪球般造成的鼎沸之势,可不正中了恐怖分子的下怀!

然而,究其根本,还是人性使然。我们普通人多感性而非理性,我们对事件发生频率的估测,难免会受到接触这些信息的频率,以及个人情感强烈程度等因素的影响,而这些影响,往往不易察觉。可见,我们脑海中的世界并不是真实的世界!

2贝叶斯定理与直觉

我们再拿恐怖分子来举例,假设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信仰A宗教。现在抓着一个人,他信仰A宗教,你觉得他有多大概率是恐怖分子?

直觉告诉你,所有恐怖分子都信仰A宗教,他也信仰A宗教,他一定是恐怖分子!

理性告诉你,等等……会不会有其他不是恐怖分子的人也信仰A宗教?

贝叶斯定理告诉你,这个得算一算!假设全球有6万恐怖分子,也就相当于全人类的十万分之一,如果按全球1/3的人信仰A宗教来看,这个信仰A宗教的人是恐怖分子的概率只有十万分之三。

所谓贝叶斯定理,是关于两个随机事件条件概率的定理。正如上面的例子,一个信仰A宗教的人是恐怖分子的概率,不单取决于恐怖分子信仰A宗教的概率,还取决于一个人信仰A宗教的概率,和一个人是恐怖分子的概率。

可能你会说,贝叶斯定理我早学过了。不过,即使你能熟练推导贝叶斯公式,也会不知不觉掉入直觉的坑。

首先,如果你“跟着感觉走”,就可能忽略了基础比率。比如说,北京某高校元旦晚会上,一位清秀的姑娘表演了诗朗诵,赢来一片掌声。你会不会下意识地认为,这位姑娘来自中文系?虽然你知道这所学校中文系的学生不到7%,但“直觉”会直接跳过这个基础比率而下判断。

其次,我们太相信“眼见为实”,单个实例的作用往往被夸大。比如现在网络盛行的各路成功方法学,往往将个人逆袭经历大肆宣传。“诶,他怎么做到的?我也要学!” ,不少朋友争相购买。

然而,有多少人在购买之前,会问自己这些问题:他的成功真的是方法对了,还是仅凭运气?即使这个方法对他适用,对我也适用吗?即使这个方法对我们两个人都适用,是否适合推荐给其他人呢?

贝叶斯定理提醒我们,基础比率不能忘,质疑分析不可少!

3回归平均值效应

卡尼曼写过两个公式,甚是有趣!

成功 = 天赋 + 运气

巨大的成功 = 更多的天赋 + 更多的运气

普通人对于成功,往往想撇开天赋和运气,过分强调个人努力的重要性,是不是犯了“忽略基础比率”的错误?我无法考证这两个公式的正确性,但运气确实是不容忽视的因素。当天赋和努力相差不大时,单凭一个运气,也能让结果有天壤之别。

运气是个多么随机而无法控制的因素,但重复能让结果趋于平均值。

比如打保龄球,第一发你一击而中,赢得了20分,队友期待你下一发也能打出个高分。很遗憾,第二发偏偏一分也没得,仿佛每一次的表现很随机。其实,这样随机的表现也是有迹可循的。只要每一次击球互不影响,得分会朝平均值回归。所以,最准确的预测就是你连续20次打球的平均值,而不是基于前一发的表现。

又比如,在回归效应面前,“批评比赞扬有效”只是错觉。表现非常好的选手获得了表扬,下次表现就没那么好了。发挥失常的选手挨了批评,下次果然就表现好了。仿佛批评让人进取,赞扬让人自满,其实只是回归平均值罢了。

0
《思考,快与慢》的全部笔记 94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