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9.1分
读书笔记 历史从无正义
米花居士

感:记得某个傍晚,坐在车上,曾对着眼前那个忙碌且又繁华的城市内心涌动出一阵情绪,但当时的我不知这阵情绪的缘由,现在大概知道了。简单说来,就是维系着这个世界和平前行的东西是一根蛛丝般的存在,我从蛛丝的角度,看到了它几次历经风雨后重归安宁的坚韧,这是我感到敬畏的地方。而同时,我也知道,人类骨子里的狭隘,喜爱迫害,制造纷争的属性不会被改变,何日“风”起,崩塌只在一瞬。

正如作者所言,正是由于光靠研究生物学,我们没办法解释人类种种行为,因此历史学这一类学科才有了存在的必要。我第一次感知到,国家为了加强法律培养,重整司考政策,将参加司考的资格限制在真正经历过学校法学教育的人身上的必要性,是在发现坛子上部分无脑以“法”为信仰,无条件接受法律的正确性与其构划的那个理想世界的存在的时候。事实上,社科有价值的前提,即是接受这个社会呈现的一切从来不是毋庸置疑的,在了解到人类社会只是一个“想象的共同体”的基础上,才得以能去分析“想象”对社会中个体选择的影响,对整体命运的影响。

了解到人类社会是个想象的共同体后,陷入一阵“虚无主义”是难免的,但在“虚无”过后,也才方可敞开怀抱去面对一个更真实的世界,也知悉所谓存在的意义。

如老祖宗所言,“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摘:天生自然的生物学,可能性几乎无穷无尽。然而,文化却要求必须实现某些可能性,而又封闭了其他可能性。例如女性天生能生小孩,但在某些文化里,女性却是非生不可。生物学上,男人就是能从彼此身上得到性愉悦,但某些文化却极力阻止他们实现这种可能。

文化总会说,它只是禁止“不自然的事”。但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这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是不自然的。只要有可能发生的事,就是自然。真正完全“不自然”的事,是指违背了自然规律,但这种事情根本就不会存在,所以也没有禁止的必要。举例来说,没有任何一种文化会“禁止男性进行光合作用”,“禁止女性跑得比光速快”,或是“禁止带负电荷的电子互相吸引”,就是因为这讲了只是白讲,完全没有必要。

0
《人类简史》的全部笔记 272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