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主义和符号学 8.4分
读书笔记 文學的結構:托多羅夫
Emily Fang

占統治地位的正統的文學批評不是通過問本來探究文本以外的某些東西,他們還在文本圈起來的框架內思考——通過評論的過程來詳細的解釋文本,這種評論說到底不過是釋義,是一種循環。

托多羅夫為了取代這種文學評論從而提出建立散文的「詩學」,即體現在個別作品中的普遍原則。這種方法把對個別作品的密切關注與對作品「詩學」的較全面的認識結合起來,托多羅夫稱此為「閱讀」。

「寫作」與「閱讀」是兩種互補的行動。

「詩學」為批評提供手段,然而批評並不滿足於一味順從的方式使用這些手段,而是通過與新的材料接觸來改變它們。

0
《结构主义和符号学》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