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8.3分
读书笔记 第六章 名士成为军阀
流星飞绊

虽说两百年的思想无法在一篇文章里概括说明,但我们可以说“自然宗教”(natural religion)在汉代思想史里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尤其是以后汉更为明显。它的核心观念是天人合一。阴阳之交替替既及于人事,也见于自然现象。由于自然现象与人事变化都是根据相同的内在律动,所以两者是同一的。既然是天人合一,那么宗教与政治间便不再是对立,而神圣与世俗间也不再有所区别。照这样的逻辑推衍,则生与死便不再有明显界线。……

……

在汉代,尤其是后汉的国家祭典中包含以上种种复杂的成分,可见他们认为朝廷并不仅是人间的组织,如果再用它去维护某一社会阶层的利益与特权,更是不成体统。这并不是基于现世世界利害的考量,而是他们认为,天子务必对上苍负责,而使治下的亿万生灵满足愉快。……

……

……中国自秦汉以来的统一,可谓政治上之初期早熟,很多地方上的习惯,在其他国家可能造成法治之基础者,在中国则缺乏发育成长的机会。农户耕地既小,也无从聘请律师,觅取技术上解决争端制原则。凡是有关借债押当、失去取赎权(foreclosure)和强迫接收(dispossession)各种纠纷,很少能在中国通过法庭有秩序的解决。一般情形之下乃是当地富绅本人不出面,由地方上之流棍执行。……如果某一问题村民不能和平的解决,地方官更是无法合理解决。儒家教养使他们不能不顾及穷人的困难,可是在维持秩序的原则之下,他们又不能将富家的利益置之脑后。他们的出路只有两条,要不是勾结幕后有权势之人物以自保,便是反抗他们以博得不畏豪强的声名。下级官僚因司法上缺乏确切的规律而踌躇,其上级之处境也大概类是。以上简单所述,因着螺旋式发展,成为中国农村史内纷见沓至。……

……

……当地房官有心惩处当地恶棍之际,经常发现他们后面有本地富绅做主,后者又与朝官勾连,有时尚倚恃宫中宦官作后台。郡守县令不得不强制执行。他们以道德的名义审讯,仓促地执法,即判人死罪,对方也予以报复。这一来两方都走极端,有名分的官僚和他们家属受害的程度与豪强之被惩同样深刻。……

……

……法律与纪律不同,它是社会上之强制力。要是下层对之已然漠视,上端也不会更为认真。如果法律生效,立法必须以一般现行生活状态为蓝本。倘使反其道而行,其执行必极端的困难。

0
《中国大历史》的全部笔记 59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