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的理由 7.8分
读书笔记 25
FACT
一个国家不是单由政治人物领导的,而是由政治人物与文教精英共同领导的。欧洲很多国家的国政大厅两侧,一侧挂着该国历史上的政治人物,一侧挂着哲人与艺术家,大致反映了这一观念。
文教与政治各有相当的独立性,文教当然不能代替政治。王道派声称,只要施仁政干民,“可使制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这不仅欺人,而且错认了自己的工作性质。反过来,文教之业也断然不能委托给狭义政治。君王哲学家是最最可怕的君王。雍正不满足当皇帝,他们还有一套哲学,那些时代的文教于是格外凋敝。只要统治者把文教收入自己的管辖,就不用再谈论振兴文教了。政治人物总不免要把文教做成意识形态工具,即使客气一点儿的,也总是这样问:文教能为政治做什么?可怜我们的文化人也不脱此问,仿佛日夜在为统治者分忧。我们倒不如问:政治能为文教做点儿什么?
0
《价值的理由》的全部笔记 9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